第五章 让你猜猜我是谁 谍海尖刀

    “解散!”随着岳巍武一声令下,中央军校高等教育班第五期军官培训班正式结业。

    和以往不一样的是,这一期的学员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们的脸上多了一层忧郁,这让岳巍武大感欣慰。

    岳巍武知道,卢沟桥事变的爆发,意味着中日战事已开,淞沪防线的失守,小日本已亮出了獠牙,不管这些学员平时看上去有多漫不经心,但在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在他们肩上,还是愿意扛上一份作为一名血性中国军人应有的担当!

    按照老规矩,还差一张全班合影。

    所有的学员安静地来到操练场东侧的雪松下,簇拥着岳教官合了一张影。

    每个人的面前,都摆着一条道路,这里,成了他们新的始发地,从这里出发,每个人的命运,只能是紧攥在他们自己的手心。

    未来,到底能走多远,没人说得清。

    结业的最后程序走完,有人开始返回宿舍,除了留下参加南京保卫战的十九名学员,其他人将简单收拾一下,在接下来的几天,陆续奔赴各自的战场。

    雷远正准备返回宿舍,岳教官叫住了他,微笑着对他说道:“雷上尉,吃完早餐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话要对你说!”

    雷远点头。

    回去的路上,邵飞舟从后边一把抱住他,哈哈笑道:“连长,刚才真玄,那瓶子我都觉得晃眼,更别提瞄准了,你这一枪不但让岳教官心悦诚服,就连平时老跟你较着劲的郭东来,今后恐怕也得给我闭嘴!”

    雷远一怔:“郭东来平时对我不服?”

    “雷哥,你装什么傻?你这么明白的一个人,会看不出来?”

    雷远原地站住,努力想了一会儿平素和郭东来的交往,或许因为刚刚穿越的缘故,能记起的事例的确不太多,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此人不善。

    “为什么呀?”雷远试图从邵飞舟的嘴里多获得一些信息。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邵飞舟对雷远翻了个白眼,“再说,咱们五十八位学员中,除了你,就数他最优秀了,他这是嫉妒呗……”

    “哦?”

    “当然,这只是部分原因……至于……不说了,你是个聪明人,别揣着明白装糊涂!”说完,邵飞舟不再理雷远,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没有什么比话说到一半更让人可恨的了,雷远追上邵飞舟,一把拽住他,进一步问道:“至于什么,飞舟你把话说清楚!”

    “雷哥是拿我开涮?”邵飞舟不满地回头看了雷远一眼,停下了脚步。

    雷远的真性情逐渐流露,抬手擂了邵飞舟一拳,半喜半嗔道:“我的个亲弟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咱们谁跟谁啊,我这是考考你,你就说来听听,看你看问题准不准!”

    “切!”邵飞舟不上当,把雷远的激将法挡了回去。

    雷远并不灰心,眼睛转了转,当即决定采用迂回战术。

    “我看郭东来对我挺好的呀,昨晚还请我喝酒了……”

    邵飞舟哼哼一声:“没被他少灌酒吧……”

    “呵呵,喝得的确有点大。”

    “岂止有点大,你回寝室的时候,我看你是醉得不省人事,人家倒好,清醒得很,一个人把你扛了回来……”邵飞舟说到这儿,话锋一转,“不过,通过昨天这件事,我到看出郭东来本心却也不算坏,要不然这大冷天的,夜里也不会给你倒茶递水……”

    雷远不动声色道:“夜间我喝水了吗?”

    “那是!半夜我模模糊糊醒来,正好看到郭东来把一杯水端到你的床前……你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吧?”

    雷远不置是否。

    回到宿舍,雷远一眼看到桌上的搪瓷杯,从杯沿掉下的一块锯齿状的烤漆判断,正是自己的杯子。

    杯子里还残留着少量的水。

    雷远趁人不注意,悄悄将杯子放进自己的行李箱中。

    去盥洗间洗刷完毕,雷远来到食堂,草草吃完早餐,独自一人先行回到宿舍。

    此时宿舍空无一人,雷远从棉衣口袋掏出一只用纸包好的肉包,放进茶缸中,直到包子将残留的水吸干,才小心翼翼取出,再用纸包好,又向食堂走去。

    他绕到食堂的后门,偷偷向厨房间门口走去。

    记忆里,这里系着一只大黄狗。

    果然,当他从一排墙后刚拐了个弯,忽然传来一阵狗吠。

    系着铁链的大黄狗看到有陌生人闯入,拼命扑咬。

    雷远早有准备,见四下无人,连忙将肉包子扔了过去。

    大黄狗一口叼住肉包,脖子抻了几下,便囫囵吞下。

    雷远这才放心退出,来到食堂门前的小树林,在一张长椅上坐下,不慌不忙点了一根烟。

    烟抽到一半,雷远突然感到身后有动静,刚想回头,有人从身后快速把他眼睛捂住。

    雷远先是感到蒙在他脸上的手掌温润光滑,接着,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雪花膏的幽香,诧异间,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呢喃道:“雷远同学,猜猜我是谁?”

    这声音尽管刻意压低变声了,但雷远还是一下子听出对方是个年轻的女子。

    雷远呆了呆,整个人都酥了。他试图挣脱,但那双手捂得更紧了,脸几乎紧贴着雷远的后脑……

    这一次,女子恢复了原声,吹气如兰道:“快猜猜我今天涂的什么颜色的口红?”

    雷远彻底蒙圈了,只能一个劲摇头。

    女子不甘心,又道:“给你降低难度,二选一,是……酒红色还是浅粉色?”

    “浅粉色!”雷远不假思索。

    “你是蒙的吧……不容易啊雷远,终于给你蒙对了一回!那行,那你再猜猜我今天有没有梳辫子?”

    “别闹!”雷远沉下声音,他想尽快结束这无聊的游戏。

    他此时最想做的,就是目睹背后这尊声音的真容。

    没什么比这个念头更迫切的了!

    这其间,雷远的确认真思考了一会儿,他知道这身后的女子肯定和宿主关系不是一般的熟稔,但奇怪的是,有关这方面的记忆似乎被冻结了,他怎么也想不起对方是谁,但从女子暧昧而亲昵的态度可以判断,此人在宿主的生命中,绝对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

    一句“别闹”恰如其分,不咸不淡刚刚好,女子果然就此放手。

    雷远急不可耐转身。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张笑盈盈的白皙而秀美的脸庞。

    一个瘦高的女孩在他的面前亭亭玉立。

    两人目光刚刚相撞,女孩没羞没躁一把抱住雷远,以极快的速度扭头看了一眼四周,见四下无人,连忙将双唇印向雷远的唇间……

    这是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电光火石间,一个名字跳脱进了雷远的脑海。

    游青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