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共赴国难 谍海尖刀

    出了教官办公室,雷远想起了大哥朱赤的那个电话,稍作犹豫,还是来到了校区西北侧的一排营房前。

    这是中央军校的女生住宿营区。

    既然大哥点名要见游青曼,不管介于什么原因,雷远都没有理由拒绝。

    此时的雷远自带对朱赤的敬意和感激,他和宿主素味平生,却倾其所有给了宿主一个美好的人生,这些,无不说明他是一个极其正直和厚道的人。

    女宿舍区不让男性进,看到一个女生正要进宿舍区,雷远叫住了她,报了游青曼的名字和宿舍号,让她捎个话。

    不一会儿,游青曼一阵风跑出,看到是雷远,马上笑靥如花。

    “雷上尉,找本小姐有何贵干?”

    “青曼,我大哥中午在鼓楼的蓝湾茶馆请吃饭,让我叫上你,你方便吗?”

    “好啊!”游青曼主动靠近雷远,补充道,“我正好想见朱大哥,我得劝他好好开导开导你这个傻瓜!”

    “我的决定与我大哥无关,这样的话你还是别说,他是一个血性军人,知道孰轻孰重,免得伤了你的自尊。”

    两人又短暂交流一会,雷远告别游青曼,看了看手表,才九点过几分,时间尚早,雷远便漫无目的在校区里散着步。

    不知不觉来到一栋三层小楼前,看到门口站着两位哨兵,雷远突然想起这所建筑还有个名字。

    憩庐。

    这是校长专门设在中央军校的府邸。

    瞟了一眼,小楼大门紧闭,加上布置的警卫太少,雷远推测校长今天不在此处。

    雷远就要离去,不远处响起几声急促的汽车喇叭声,一辆黑色的福特轿车电挚而来,雷远赶紧避到路的一侧。

    轿车在憩庐门口减速,哨兵似乎认识这辆轿车,连忙打开铁门,轿车缓缓驶进,在楼前的院子中停下,从车里下来一位上校军官,夹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掏出钥匙开门进了小楼。

    雷远没有滞留,继续向校区东侧走去。

    这里是中央军校的教学区。

    此时,没有一间教室开放着,放眼望去,所有的教室门都是闭合的,要在平时,这里生气勃勃,到处是箐箐学子穿梭的身影,而此刻显得了无生气,一片萧然。

    坐在一间教室台阶上的雷远,于是想起了几天后的南京保卫战,心中顿时一片怅然。

    尽管前世的雷远对历史知识通晓不深,但由于兴趣使然,他对抗战的这段历史还是知之甚多,他知道,自上月的12日日本攻占上海后,东京的大本营,已通过了对中国的作战计划预案。

    诚如岳教官所说,日本的大本营将在今日下达“大陆第八号令”,命令日本华中方面军开始全面进击南京。

    这一天,江阴要塞会被日军攻陷。

    然后敌第10军会部署114师团沿溧阳、溧水公路向南京南部展开攻击;第六师团尾随其后也向南京南部方向攻击前进;国崎支队沿广德、郎溪公路进占太平,渡江迂回到南京江北的浦口,切断南京守军的北退之路;而第十八师团经宣城向芜湖进击,切断中国守军的西退之路。

    接下来的12月3日至6日,日军正面方向的第十八师团第九师团将突破中国守军83军和66军的警戒,占领句容。第114师团将突破中国72、74军的警戒,占领溧水,并进击到溧水以北的秣陵关、江宁镇一带,而右翼的天谷支队和第十三师团也在向镇江和靖江进攻中……

    到了12月7日,日军已逼近南京城外围第一线防御阵地,真正意义的南京保卫战正式打响……

    双方鏖战至12月13日,南京沦陷,意味着南京保卫战划上了句号……

    整个南京保卫战,中国军人将会付出伤亡五万人的惨重代价……而平民……

    思绪及此,雷远突然打了个寒颤。

    他想起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沦陷后南京,整个南京城将会遭到小鬼子的血洗,30万以上的平民化成了冤魂……

    雷远的心中涌起了涛涛巨浪。

    他再也坐不住了。

    一个念头在脑中浮起——

    我是不是需要做点什么?

    一想起那是三十多万活生生的性命,雷远怎么也跨越不了心中的坎,如果连这样的现实都要漠视,他和冷血的禽兽又有何区别?

    可是,他雷远只是一名上尉连长,即使有心,可又能做什么呢?

    在军事方面,日本军队的进攻态势以及兵力部署等等方面,中国军队的情报部门想必已掌握不少,双方的决战剑已出鞘,已为既定事实,他雷远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

    然而,鬼子进城后将会疯狂屠杀中国军民,目前就这一点,种种迹象表明并未引起中国高层足够的重视。

    做?

    还是不做?

    如果做了,会不会因此改变历史的走向?

    良心告诉雷远,总要做点什么。

    可又如何做呢?

    雷远无心闲逛下去,赶紧向宿舍走去。

    留给他的时间已然不多。

    结合宿主的记忆,他记得几天前校方已下达通知,现时驻扎在南京东郊汤泉一带的教导总队,将在明天下午派军用卡车,将中央军校所有入列的学员全部接到部队驻地,迅速编入作战部队。

    回到宿舍,所有人都在整理行李,雷远也加入其中,把一些不用的衣服叠好。

    拉出自己的行李箱,雷远在角落的布包中,翻出八块银元,以及三百多元法币,这是他全部的财产。

    雷远悄悄把这些钱放进口袋。

    雷远的随身物品很少,很快收拾妥当,便将行李箱锁上,推到床底下,在桌前坐了下来。这才发现宿舍里唯独郭东来不在。

    雷远并不在意,起身打了一圈香烟,自己也点了一根烟,优哉游哉抽了起来。

    随着众人纷纷开始吞云吐雾,宿舍的气氛一下子活络起来。

    “雷远,多保重!”

    “程维,你也是!”

    率先说话的是程维,来自川军,也是一名上尉,今天下午他将第一个离开军校,先是坐船到汉口,然后辗转数天回到自己的部队。

    “李浩宇,你什么时候回云南?”雷远把目光转向另一人。

    “我的长官两天后路过南京,我和他一道走!”

    李浩宇是由滇军保送,整个宿舍中,他的回程路途最远。

    一个宿舍七个人围在一起,互诉离别之情,时间过得很快,已是中午时分,有一名学员敲门给雷远带话,说外面有个女孩找。

    “游青曼吧?”邵飞舟含笑问雷远。

    雷远不置是否,伸手握住程维的手,径直说道:“程兄,中午我有点事需要外出,下午就不送你了,祝你一路顺风!”

    程维也道:“雷兄,你也保重,衷心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还有相逢的一天!”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不禁黯然。

    其实大家都知道,在这个国难当头的紧急关头,作为中国军人,每个人都是命运多舛,而雷远只是先行一步奔赴前线罢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没有人是可以独善其身的,他们将在各自的天空中,前赴后继,共赴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