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心不在焉的雷上尉 谍海尖刀

    “嘎——吱——”

    一辆快速驶近的军用吉普忽然一个急刹,还没停稳,两名军官从车上跳了下来。

    一名少将军官,一名少校军官。

    少将环视一圈,发现了人群中的雷远,布满阴霾的脸上马上有了生气,正了正衣襟,笑吟吟在原地站定。

    “大哥!”雷远如小孩一般发出欢快的叫声,飞奔而去。

    身体还在呈运动状,两人就要接触之际,少将挥起一拳,雷远也不躲闪,结结实实挨了一拳。

    “你小子又壮实了!”少将笑容满面,张开了双臂。

    身子微微趔趄了一下,雷远一把抱住他。

    “大哥,想死弟弟了!”

    宽厚的肩膀下,雷远莫名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这种感觉自从父母离世后,就已经成了稀世之珍,现在,上帝又给了他一份馈赠,怎能不让他心荡起伏?

    “走,进茶馆边吃边说!”

    围观的人群正在逐渐散去,茶馆内的食客们也纷纷返回,莫熙翰带着那位惊魂未定的女孩先行进了茶馆。

    一行四人也向茶馆走去。

    雷远走在最后,扭头看了一眼停车场,发现那辆雪佛兰轿车还在,心中稍安。

    一进茶馆,雷远看到那位精瘦的男子正气定神闲地吃着糕点喝着茶。

    四人在原先的卡座上坐下,朱旅长把含有笑意的目光停在游青曼脸上片刻,又扫了一眼雷远,不慌不忙说道:“忘了介绍,这位是我的特务连连长萧大海。”

    少校军官马上站起,刚要开口,朱旅长忙把他拽坐下,戏谑道:“大海,这两位都不是外人,再说,军阶还没你高,不用客气!”

    “军阶”二字,说得特别高,并伴着逼射而至的一缕凌厉的目光。

    雷远霍地起身,一个漂亮标准的军礼,目视少校响亮喊道:“长官好!”

    游青曼一愣,还没来得及想通个中缘由,雷远拉了拉她的手臂,面无表情说道:“游少尉,你的教官没教你见到长官要敬礼吗?”

    游青曼吐了个舌头,赶紧起身敬礼:“长官好!”

    萧大海脸一红,慌忙抬起屁股挺直身板,结结巴巴说道:“二位……太客气了……”

    几人重新坐定,朱旅长指着游青曼对萧大海介绍道:“这位是游青曼,中央军校的学员,学的是报务专业,据说各科还很优秀,理论测试曾拿过全班第一……”

    “朱旅长怎么这么了解我?”游青曼已是笑靥如花,转头含情脉脉看着雷远,“雷远,一定是你告诉你大哥的吧?”

    “切!”雷远斜了她一眼,“我跟我大哥一年才见几次面?今年统共才见了三次面,再说,你居然拿过全班第一?你有那么优秀吗?”

    “那是!”游青曼一脸得色,“你雷远这么优秀,本小姐不努力的话,还不给你看扁了……”

    “打住,别光顾你一人说了,赶紧的,听听朱旅长有什么指示。”

    朱赤一直在笑意盎然看着两人斗嘴,听雷远这么一说,面色渐渐凝重起来。

    “雷远,上周你在电话中跟我说了你的决定,现在我郑重问你,不改了吗?”

    雷远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如果你想改变决定的话,现在还来得及,有人承诺,会给你一个好的去处!”

    雷远再次摇头。

    “那好……”朱旅长端正身子,面对游青曼说道,“游小姐,雷远的过往你应该知道,五年前他父母双亡,死于鬼子的大轰炸,我把他留在了身边,虽然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彼此都把对方当成了家人……实话跟你说,你父亲曾托我的上司找到我,让我做做我这位小弟的工作,如此看来,我知道,你的确喜欢我这位小弟,也的确是出于一片好意替我小弟着想,这里我对你表示真诚的谢意!此外,我也知道,你的父亲对你的爱超过一切,否则也不会为这种事情去找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朱旅长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干涩的喉咙:

    “我和我小弟都是军人,军人就该有军人的使命和担当,现在小日本大兵压境,叫嚣三个月吞并全中国,事实上,这句话尽管狂妄,但有一定的依据,早在五年前我在上海第一次淞沪会战期间,与他们面对面血战过,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单兵素质,乃至于战略战术,小鬼子都要高我们一筹,时至今日,战局态势已对我越来越不利,我泱泱大中华已到了濒临危亡的时刻,如果在这个时候,作为中国军人,还在考虑个人安危,弃国家利益于不顾,那实在是我民族之不幸!

    游小姐,我相信你们之间是有真感情的,但请你站在民族大义的高度,把这份情感暂时先埋藏心间,如果这一战下来,我们还都能活着,且彼此双方依旧怀有牵挂,则将是你们二人真挚感情最有力的见证!

    我的讲话完了!”

    游青曼听到这儿,一直牙关紧咬,沉默片刻,抬头间已是目光灼灼,有力说道:“朱大哥,我懂你的意思了,都怪小妹年少不谙世事,实在惭愧!我支持你们的决定,同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游青曼也会用朱大哥的这一席话时刻来鞭笞自己,是的,我一定也要做一个对国家、对民族有用的人!”

    朱赤对游青曼的回答很满意,整个人顿时愉悦起来,对雷远不满说道:“雷上尉,怎么还不点吃的,都饿死老子了!”

    目光掠过,却突然感觉到整个谈话中,他的这位小弟总是心不在焉。

    似乎一直在有意无意看着前排某一个人。

    朱旅长是个藏不住疑问的人,刚要相询,雷远忽然做了个“嘘”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