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大战在即 谍海尖刀

    一众人一走,岳巍武便是一拳擂过来,笑着说道:“你小子行啊,是个当特工的料!”

    雷远不好意思笑道:“我也就是瞎猫碰到了死老鼠,或是叫做无心插柳柳成荫!”

    岳巍武一本正经起来:“雷远,实在不行就别加入教导总队了,正好明天跟我回重庆,你放心,只要我跟处坐汇报一下,他也就是一个电话,接下来的事你就不用烦了,再说,战这场战争根本不缺你这样的人……”说完,急切地看着雷远。

    雷远沉吟道:“岳教官,谢谢你的好意,我知道即便我的加入,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我还是想亲手杀死几个鬼子,很不好意思,这个念头太强烈了,像是心魔一样日夜折磨着我……”

    岳巍武脸上的不快昙花一现,庄重道:“雷远,你的经历我理解,也尊重你的意见……”

    “谢谢教官能够理解,我铭记你的那句话——想尽一切办法活下来!我会静候您的指示!”

    岳巍武颔首,沉思片刻道:“雷远,刚才这件事,你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日谍已经在我军方高层渗透,他们的行径已经到了变本加厉令人发指的境地……不行,我得注定给南京站站长打个电话……”

    “那……我回避一下。”

    “不用。”

    岳巍武拉开抽屉,取出一小本子,翻出一页,抓起桌上的电话。

    “总机,给我接55238。”

    足足一分钟,电话才接通,岳巍武提高声音道:“曹站长吗?”

    话筒的隔音效果很差,可以清晰听到话筒里乱糟糟的,一个男子的声音答道:“曹站长公干外出,你等会儿再打过来吧……”

    “他什么时候回来?”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到时打来电话就是了……”

    “什么态度?”岳巍武很是不满。

    “老子就这态度,怎么滴吧?”说完就撂下电话。

    岳巍武盯着话筒愣了一会儿,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瞎眼的狗东西!”说着盯着雷远,呐呐道,“堂堂的中国第一大情报机构,现在是怎么啦?”

    “是不是大战在即,他们的心思已不在上面了?”

    接下来两人均不吱声,半晌,雷远问道:“那只大黄狗是被人下毒了吗?”

    岳巍武像是忽然被人点醒,急切道:“从狗的胃中检测出了砒霜的成分,对了,这件事你怎么看?”

    “这件事极其蹊跷,按理说如果是日谍使坏,不至于为难一只大黄狗,完全可以在厨房里下毒……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是大黄狗阻拦了他们的行动,他们先是拔掉一只拦路虎,接下来或许有什么阴谋。”

    “你分析得有道理,我让校务处赶紧下发通知,同时加强整个校区的保卫!大战在即,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啊!”

    雷远把雪佛兰轿车停在操练场,步行走向宿舍,一路上,一个念头老是挥之不去:

    “果然是三氧化二砷,郭东来为什么要对我下此毒手?”

    ……

    充满着战争阴霾的黎明姗姗而来。

    第二天一早,雷远早早起了床,在盥洗间刷牙洗脸后,然后独自来到操练场跑了十来圈。

    这是雷远来到中央军校第一个没有早操的日子。

    校园里很安静。

    跑完步,雷远在那面“宁做战死鬼不当亡国奴”的墙边蹲下,点起一根烟,静静地看着操练场上的一切。

    陆续有人来到操练场,主动开始晨练。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嬉闹,即便有些人彼此熟识,他们也只是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这是一个看似稀松平常的日子,但从每个人不苟言笑的神情还是可以看出,战争的阴云已经笼罩在他们的心头。

    吃完早餐,雷远决定驾车到城里转转,他想看看大街上有没有“意外”的惊喜。

    来到校园南门,门卫拦住了他。

    雷远摇下车窗,一名警卫给他敬了个礼,以平缓的语气说道:“同学,刚接到通知,教导总队接受兵员的车辆将会提前到上午十点前后抵达,如果你被编入了教导总队,最好速去速回。”

    雷远点了点头,把车开出南门,左拐上了黄浦路,接着右拐上了中山东路,一路向西朝着新街口方向驶去。

    这条中山东路向东两公里的样子,连接着中山门,中山门是南京城东西方向的一座主城门,出了中山门,便是此次南京保卫战他们教导总队一旅的主阵地——紫金山阻击阵地。

    这也是他的主战场。

    雷远猜测,要不了多久,他们二团将会很快进驻紫金山阵地的南廓地带,到时他将带领他的全连兄弟在此浴血厮杀,拒敌于城门之外。

    一轮血红的朝阳缓缓爬上了树梢。

    大街上很安静,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要在平时,这条迎接三民主义伟大先驱孙中山灵柩而得名的南京城的主干道,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晨起的市民学党,早就充斥了街道的两侧,这个时候,已经看不到一丝往昔的熙攘,街两边的商铺全部歇业,店主早就不知所踪。

    偶尔也会看到一两个人影,不过无一例外,他们格外显得行色匆匆。

    不时有一两辆军车向中山门外方向呼啸驶过。

    那些涂着军绿色的六轮卡车,装载的都是清一色荷枪实弹的士兵,他们怀抱着步枪,神情都是无比的肃穆。

    来到中山南路,雷远放慢了车速。

    这条中山南路,向南几公里,连接的是南京城另一座主城门——中华门。

    雷远知道,中华门也是此次南京保卫战鬼子主攻的方向。

    他还知道,中华门外的雨花台,所有的阻击阵地为了抗击鬼子的进攻,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雪佛兰轿车缓缓驶到中山南路的大华电影院门口,有五六人围聚着,雷远眼睛突然一亮。

    影讯广告橱窗上,赫然张贴了一张很大的海报——《告南京市民书》。

    雷远赶紧停车,把急切的目光投了过去。

    告南京市民书:

    大战在即,阴云笼罩,敌我力量悬殊,闻听日本人性残手辣,为避免重蹈沪市城池不保之覆辙,为避免南京城陷入人间地狱,为避免无辜市民卷入万劫不复之地,特规劝如下:凡有能力者早做打算,尽早脱离此处是非之地,独行也好,拖家带口也罢,远离危城,切切不可产生留恋之心,此告示望市民相互转告。国民政府南京市长办公室。

    告示虽然是以国民政府南京市府的名义,但没有加盖公章,明眼人一看便知真伪。

    雷远心中一阵窃喜,这帮日谍果然采用了地鼠的指令,且不折不扣执行了。

    在惊叹日谍组织的高效后,雷远驾车一路向北,果然在接下来的很多路口和人流聚集地,都张贴着同样内容的海报。

    “关于这场即将发生旷古罕见的大屠杀,我也只能做到这儿了!”

    雷远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