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雷连长的小建议 谍海尖刀

    “我的话讲完了,解散。”雷远说完,飞一般跑向远处。

    邵飞舟呆呆望着他的背影,好半天才回过神。

    忽然间,他觉得这位上铺的兄弟好陌生。

    “你妹的,该不会那个哈欠也是装出来的吧?为的就是铺垫他的惊人记忆力?”

    再说,一名军事主官在未入列之前,人员名单怎么可能外泄?

    邵飞舟越想越觉得可能性极大。

    他雷远什么时候在公众场合——尤其在众目睽睽之下发言的时候,会是这副尿性?

    可是,如果连那个开场之前的哈欠都是他雷远演的一出戏,那么,抛弃高超的演技不说,这需要何等缜密的心思?

    直到雷连长走了很久,三连的全体官兵还是久久不愿离去,他们三五一群,围聚在一起议论纷纷,一排的三十多人干脆将薛文柏围在中间,问题一个接一个砸了过去。

    “排长,新连长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记忆力?”

    “排长,你刚来的时候,我们排的名单你能一下子全记住吗?”

    “排长,邵副连长来取花名册,你拿话呛他的时候,没想到会有这一出吧?这不,打脸了吧?疼吗?”

    ……

    薛文柏不堪其扰,干脆跑出人群,径直来到邵飞舟面前,眼睛翻了翻,小心翼翼问道:“邵副连长……该不会新连长有什么作弊器吧?”

    “扯蛋!”邵飞舟斩钉截铁地怼了一句,顿时舒坦很多,跟着,回味起薛文柏的这句话,内心深处忽然不自信起来——

    “是啊,他作弊了?”

    “他雷远平时看起来是要比常人聪明很多,可也不至于如此不可思议……”

    “难道……是把名单写在手心上?”

    ……

    教导总队采用三三建制,下辖三个旅,每旅三个团,每团三个营,每营三个连,每连三个排,每排三个班。

    目前来看,它是全南京卫戍部队中建制最全的独立成军的作战单元,结合每连120人左右的兵员,整个总队官兵数量在一万五上下,相当于一个军的编制。

    总队长桂涌青,授中将军衔,参谋长邱卿全,少将军衔,两人私交甚好,心也很齐,堪称铁板一块,坊间有传闻,民国十九年,桂涌青升任少将旅长,点名要邱担任副旅长,蒋校长未允,派去了另一名副旅长,结果桂爱理不理,态度倨傲,校长闻听后勃然大怒,为此很长一段时间被冷落,直至后来桂有了上佳的表现,才让校长对他冰释前嫌,且愈加信任。

    军情通报会设在这所中学的图书馆里,全总队一百五十名左右的连级以上军官济济一堂,一幅巨大的作战地图此刻就挂在正东的一面墙上。下午一点整,会议准时召开。

    参谋长邱卿全走上前台,手里拿着一根杆子,来到巨幅地图下,由他首先作战情分析。他曾在德国工兵学校和陆军大学深造过,军事理论知识渊博,加上思维敏捷,口才也佳,只花了半个小时时间,他已将敌我态势分析得相当透彻。

    接下来是总司令桂涌青讲话。

    他也是个曾在德国高等军事院校锻造过的高级将领,民国二十年春,桂因得罪校长成了闲棋冷子,来到了德国柏林,进入了德国步兵学院学习,因此还结识了巴德、戈林等德国高级将领。

    桂涌青的发言很短,却激昂澎湃,让在座的所有人不禁为之热血沸腾,十分钟后,桂中将宣布军情通报会结束。

    不苟言笑的脸上涌上一丝微笑,桂将军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说道:“诸位,还有补充吗?”

    可以容纳数百人的会议大厅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三位旅长均先后发言,就战略战术以及后勤补给诸多方面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桂、邱两位将军轮流作答。

    第四名发言的是一旅二团的团长谢奇志,从他的表情来看,他似乎鼓足了勇气:

    “总司令,从参谋长的战情分析来看,最早在明天,最迟在5日,扼守句容的我83军和66军将会与正面的日第十八师团和第九师团遭遇,在同等军力配置下,句容的失守只是时间问题,之后日军一路西进,在突破南京卫戍部队的外围阵地后,南京城的复廓阵地将是最后一道防线,我教导总队正是被布置在南京城东南两个方向的复廓阵地的主力部队,压力可想而知,我想知道,万一战败,我们何去何从?”

    这个问题其实是所有高级指战员普遍想知道的问题,但由于问题的敏感,加上桂将军平时为人冷峻,治军又严,没有人敢当众提出罢了。

    果然,桂将军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突然一拍桌子,怒斥道:“荒唐,仗还没开打,就先想着退路,如果每个人都是你这般想法,这仗还怎么打?上校,你是怎么带兵的?”

    所有人噤若寒蝉,偌大的大厅鸦雀无声,连一根针掉地的声音都能听到。

    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喊道:“报告!”

    桂将军循声觅去,见是一名上尉,心中很是不快,但碍于场合,还是平抑了一下心情,稳稳说道:“上尉,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报告总司令,我叫雷远,是一旅二团的一名连长!”

    “你有话说?”

    “是的总司令!”雷远笔直地站在人群中,不假思索说道:“我个人觉得谢团长所表达的只是一种担忧,属下以为,他的担忧不无道理,我是昨天刚从中央军校军官短训班毕业,今天中午归建,开会之前,我和我们全连所有的官兵做了一次短暂的见面,发现了一个普遍的现象……”

    雷远故意停顿一下,显得很犹豫的样子。

    “什么现象?”桂将军坐正了身子。

    “悲观、畏战、恐惧等诸多情绪正在肆意蔓延,整个部队涣散、纪律松垮、军心不稳也一眼得知……”

    桂将军一脸不信,转头问邱卿全:“邱将军,我的部队是这样吗?”

    邱卿全并没有马上作答,先是以异样的目光看了雷远一眼,接着把脑袋凑近桂涌青,轻语道:“还不至于那么严重,不过有这方面的苗头……”

    邱卿全说完,面朝雷远开口道:“雷连长,先不要跟我谈现象,就算这些是真的,你作为一连之长,你有应对措施吗?”

    “报告参谋长!士气是一支队伍的灵魂,狭路相逢勇者胜,如果没了必胜的决心,和小日本的这一仗,毫无疑问,我们没有优势!属下以为,当务之急是解决全军斗志问题,我建议,利用小鬼子还没逼近,我们还有时间来一次全军的大比武,可以选择比如格斗、射击、体能等单项或多项,视时间而定,以此恢复一个部队应有的精神面貌,提高凝聚力和战斗力……”

    “这主意好!”桂将军一脸喜色,笑吟吟对邱卿全说道,“卿全啊,这件事你就来组织一下,花个一到两天的时间,丰富丰富战士的日常,顺便把战士们注意力转移一下……嗯,依我看不能是太耗体力的项目……要不,就选射击好伐?”

    “好的,总司令!”

    桂清泉想了想又补充道:“比赛规则你们来设计,设冠亚季军三名……至于人选……就让各团推荐两到三人吧,这样也可省去不少环节……记住哦,奖由我亲自来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