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大敌来犯 谍海尖刀

    桂涌青已经彻底喜欢上眼前的这名上尉,一看到雷远步履蹒跚出现在自己的视线,立即像个孩子一样一个腾跳,越过看台的台阶,深一脚浅一脚向雷远跑去。

    似乎是带着某种默契,四面八方的人群纷纷涌向雷远。

    雷远浑身沾满了灰尘和草屑,尤其是脸上,黑乎乎的只剩下一双扑闪扑闪的眼睛,此时的这双眼睛里也满是兴奋,有一种被压抑了很久突然得到释放的酣畅快乐。

    桂涌青一把握住雷远的手,上下迅速觅看一番,迫不及待问道:“雷上尉你受伤了吗?”

    “挂了点小彩,无大碍,总司令,您馈赠的这支毛瑟98K非常给力,那名小鬼子飞行员到死都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死法去见他的老祖宗!”

    所有人这才知道,上尉手中的步枪居然来自总司令的赠予,一时间肃然起敬!

    人群中的蔡浩本来还把雷远当成自己追学赶超的目标,雷远的话一出,顿时像是泄气的皮球一样已没了心气。

    枪法不如人家,又傍上了一条肥粗的大腿,就冲这两条,雷远已甩开他几条街。

    桂涌青笑靥如花,乐呵呵接过雷远的话:“如此高难度的移动靶,恐怕也不是一支普通的毛瑟98K所能解决的,雷上尉能一枪命中靶心,这在全军中前无古人,一定也后无来者了!”

    雷远扭捏一笑,傲娇的表情溢于言表。

    桂涌青惜才之心顿起,连忙道:“雷上尉,你赶紧先去军部临时医院包扎一下,至于你的连长之位,我重新物色人选,这些天你先安心养伤,等你的伤痊愈后,就留在我的身边!”

    “总司令别介!”雷远跳了起来,“您不能因为我打下一架飞机,就把我的连长之位撸了……”

    “我哪是撤你的职,是想……”桂涌青不想明说。

    “总司令的好意我领了,不过我雷远就想和鬼子面对面打一仗,为了这一天,我等了足足五年!”

    说完雷远用乞求的神色看着桂涌青。

    桂涌青看雷远说得情真意切,绝非矫揉造作,心情一阵激荡后,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等这场仗打完再说!”

    “谢谢总司令!”

    “来人,带雷上尉去医院治伤!”

    ……

    军部的临时医院设在一栋三层的教学楼一楼,一名女护士正在给雷远清洗伤口,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雷远还没来得及回头,一个焦急而脆亮的声音进入雷远的耳畔:

    “雷远,听说你受伤了,伤得重吗?”

    游青曼风一阵闯了进来。

    “青曼,怎么是你?”

    游青曼一脸关切,没有马上应答,先是急切地看了一眼雷远大腿上方的伤口,马上夸张叫了起来:“我的乖乖,就差那么一点……”

    话一出口,她忽然一脸绯红。

    女护士虽然年纪不大,可是个见过世面的人,笑盈盈道:“姑娘多虑了,那个目标可不是说打就能那中的……雷连长,你是个神枪手,你说是吗?”

    “我呸!”游青曼羞怒,“你这女子还真是不正经!”

    女护士不怒反笑:“姑娘误解我了,如果我不正经的话,为了工作的便利,我会让雷连长把这条裤腿脱下,而不是用剪刀直接把这块布剪掉,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我想雷连长是不会拒绝的,再说,雷连长风华正茂,又是刚刚用步枪打下敌机的大英雄,关于这一点,我的好奇心比谁都强!”

    “这一点”三字,女护士用了很重的语气。

    雷远面红耳赤,不想让两名女子再把这个无聊的话题进行下去,当即打断道:“青曼,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游青曼得意道:“雷远,你现在可是全总队谈论的焦点,所有人都把你奉为神话,我们电讯科的那帮小女生都炸锅了,争相嚷着要看你一眼,当我一说你是我的男朋友时,瞧她们的一个个的眼神,都嫉妒坏了……”

    说到这儿,她怯怯地看了一眼女护士。

    女护士果然适时插进了话:“别说她们,我也嫉妒坏了!”

    游青曼心中在咬牙切齿:“怎么哪儿都有你?”

    雷远赶紧咳嗽一声:“咳咳,青曼,这里的工作还习惯吗?”

    他这是没话找话,游青曼根本听不进去,她还沉浸在与女护士的角斗中走不出来,所答之话竟风马牛不相及:“雷远,别以为你现在是大英雄了,不许你胡思乱想!”

    女护士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不经意间把一只手伸到雷远面前,不慌不忙道:“雷连长,我叫林娜娜,很高兴认识你!”

    “噗——”游青曼倒吸了一口凉气。

    女护士偷偷瞟了一眼眼前漂亮的女少尉,见她鼓着腮似乎在生着闷气,心中高兴极了。

    ……

    桂涌青和一众军官回到司令部,心绪难平,叫来电讯科长,一字一顿说道:“马上给南京卫戍司令部发电——半小时前,我教导总队在汤山驻地用步枪击落袭扰敌机一架!”

    电讯科长一走,桂涌青对邱卿全意味深长说道:“这件事是个很好的契机,如果筹划得当,你我以及咱们的教导总队,在校长心目中的权重,有望再大上一个台阶!”

    邱卿全似乎受到某种启发,急忙道:“要不要我给中央日报社我的好友打个电话?”

    “要得!”桂涌青颔首赞许,“不仅仅是通过外部手段,最后的几天,我要在全总队乃至于全军,掀起一股宣讲学习雷上尉的高潮,让大家都知道,小鬼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没有必胜的信心!”

    没多久,电讯科长去而复返。

    “报告总司令,卫戍司令部传来两份急电。第一份是唐司令的问询电,第二份是作战命令!”

    “念!”

    “步枪打飞机,桂老弟该不会和我开玩笑?”电讯科长顿了顿。

    桂涌青笑容满面:“是啊,连我到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第二份——”

    “敌第六师团已逼近南京南部外围阵地,另考虑敌第十八师团将会沿沪宁一线奔袭南京城,即日起命你部火速调派第二旅进入中华门外雨花台预设阵地,第一旅进入中山门外紫金山预设阵地,迅速构筑工事,准备迎敌。南京卫戍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