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六章 详细的供词 谍海尖刀

    自始至终,古屋不时面露笑靥,神情完全不似在审讯一个犯人,而是面对一个昔日旧友,尤其当雷远提及密码本被对方偷偷复制后,她竟然呵呵轻笑起来,显得异常的欢愉,但这欢愉也只是昙花一现,转而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仿佛是在用过来人的口气警告他千万要擦亮眼睛,不要被女人善良的表象迷惑,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她的态度使得雷远不再拘谨。

    雷远不知不觉把身子斜靠在椅子上,如果不是负有脚镣,他恨不得翘起二郎腿。

    这一通说教,雷远看上去既诚恳又谦恭,古屋受用无穷,忽然就风轻云淡起来,干脆挺直胸脯,双手抱在胸前,开始和雷远侃侃而谈。

    “你的直接上司叫什么?”

    “回形针,这是他的代号。”

    “你说说他的具体身份,比如年龄、姓名什么的。”

    “先说年龄,此人大约四十五六岁,至于姓名我并不知道,他的背景更无从所知,我们有纪律,不可以互问对方情况,更不可以主动透露!正如他只知道我的代号新年,并不知晓我的来历一样!但此人性格沉稳、行事缜密,骨子里透着一股刚毅,我猜他一定是行伍出身。”

    “这样,我满足你的请求,不再逐一向你提问,请你系统地说说你的情况。”

    雷远一怔,把身体从椅背上前移,试探问道:“尽可能详细吗?”

    “当然!”

    雷远略微思索了片刻,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倒出他心中所想表达的一切。

    “我由一个懵懂的少年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国军上尉,完全靠我大哥朱赤的帮助,他在我父母被炸死后,就毅然收养了我。第一次淞沪会战结束后,他把我带回了南京,并倾其所有、动用了一切关系把我送到法国里昂炮兵大学,四年后,也就是1936年年初,我从炮兵大学学成归来,回到南京加入了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特训班继续深造,这个特训班是专门为基层军官量身打造的。一年后南京保卫战爆发,我们没毕业就被编入了教导总队,我被任命为一旅三营三连连长,在汤山集结后,随一旅全部驻防中山门外廓阵地阻击日军,战斗随即打响并持续了数天,我们一旅除了少数人收缩到城内撤退外,其余大部分全部阵亡。这次战斗,我有幸存活,完全得益于我的机灵,在战斗临近尾声,我看局势不可逆转,便随着突围的队伍撤回了城内,不幸的是,在撤退的时候,我被一颗流弹击中……”

    古屋听到此处,忍不住打断道:“我注意到你的左胸上有一处新愈合的疤痕,从形态上看不像是旧伤,难道……”

    “对,就是那次枪伤,好在子弹没有击中要害,离心脏还有几公分,伤口也不深,我回到城后,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剔除了子弹并包扎了伤口,然后随着溃兵向下关方向涌进,原先想跟随溃退大军从下关码头上船,可是在挹江门被宪兵拦截,断了我们的去路,不得已再次返回南京城里,最后逃到了南京国际安全区……”

    “后来呢?”古屋急切问道。

    “这时候整个南京城已被你们占领,当时的整个南京城已陷入人间地狱,日军在到处抓人,并对一切疑似士兵模样的青壮年男子进行行刑式屠杀,不得已我换了衣服混在难民队伍中……后来我看到日军在安全区疯狂杀人,我东躲西藏,无意看到一名国军军官在逃跑时被枪杀,当时他就倒在我身前不远处,我看到他手里有一支勃朗宁手枪,就乘人不备取了他的手枪并躲了起来……再后来,我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安全区西门上张贴的一张寻人启事,启事内容正是我前面所写的,便知道了我的组织在召唤我,当夜便找到了月息路二十一号,果然在这里我见到了军统的留守人员——回形针和两名报务员……”

    古屋把自己面前的一杯水递给雷远,示意他喝口水,嘴里问道:“军统迫切找你,一定有什么重大任务吧?”

    “有,让我担负组建军统南京站的重任……我和回形针联系上后,才发现他其实是个光杆司令,手下已无兵可用。我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收拢南京城里的散兵游勇,迅速组建行动队!接着回形针给了我第二个任务,让我潜回安全区,找到一家‘便民烟卷店’,设法和店里的老板接头,取回密码本。我权衡了一下,觉得当务之急是获取密码本和重庆方面建立联系,于是我再次回到了安全区……”

    雷远终于喝了口水,接着道:“回到安全区,碰巧遇上你们的‘亡灵祭’,就是这次仪式现场,我邂逅了林雪宜,起初我们并未注意到对方,直到一名日本士兵因由一名小女孩的哭叫而恼羞成怒,当他准备砸打呵护小女孩的奶奶时,我用奋力护住了她们,就这样我遭到了那名士兵的没头没脑的暴打,浑身是血,最后是她把我扶到她们医院,并给我处理伤口……”

    “这一次见面,你就喜欢上了她?”

    “我承认这次谋面后,我不但对她心存感激,而且还产生了好感。”

    “雷先生请继续。”

    “在医院疗伤期间,林雪宜把我安排在她一个男同事的宿舍里,他叫冯毅。一天早晨起床,我站在窗前无意发现西南角的美国大使馆北侧有一家小店,这家小店就是我要前往接头的便民烟卷店,我心中暗喜,在对它进行了细致的观察后,立即下楼前往烟卷店。我冒充一个购烟的顾客来到店前的柜台,却突然发现墙上的黑漆板上已经张贴了一张‘二舅父病重,急需一剂拔疴处方’的告示,心中一惊,大觉不妙,因为按约定这张告示必须是我和店老板接上头后他才可以张贴的,这张告示本意是激活‘二舅父’——密码本的持有者,可事实上我被绕过去了,那一刻我便知,这家店出问题了……我利用买烟和老板闲聊的时机,得出了老板已经受伤叛敌的结论,并进一步推断店内埋伏有敌人,就毫不犹豫地偷偷撕掉告示上的‘二舅父’字样,以阻止‘二舅父’的出现。”

    古屋仿佛在谛听一个有趣的故事,听得津津有味。

    “我急需得到回形针的帮忙,当下就潜回了月息路,让他给我增派人手,他很为难,称无人可派,后来禁不住我一再请求,答应安排两人,其中一名狙击手按我制定好的计划埋伏在医院宿舍楼上天台待命,另一名和我一道配合行动……”

    “我带着一名帮手潜伏在医院一楼,暗中观察烟卷店,等待着‘二舅父’的出现……”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名持有密码本的‘二舅父’,居然就是冯毅。他在午后时刻出现在烟卷店,或许是在他透露了自己的身份后,马上遭到了埋伏在店内的你方人员的抓捕,他拼命挣脱,可收效甚微!我和另一名队员见状即刻冲出医院,想拯救冯毅,可遇到了你们的狙击手,最终失败!”

    “冯毅死后,我迅速脱离现场快速跑回宿舍,果然在他的床底下发现了密码本……这时候整个医院已经被你们的人围得水泄不通……情急之下我把藏在身上的密码本交给了林医生,让她给我藏起来……再后来发生的事,古屋少佐大概也知道一些……”

    古屋立即接口道:“那天晚上我打你其实并没有冤枉你?”

    “我承认,我身上的嫌疑不少。”

    “如果不是森川将军刚刚接手鹰机关,如果不是陶嘉渠在场,森川宽容仁厚,你一定被我揪出来了!当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你必定涉案!”

    “古屋少佐不愧天生是干特工的料!”

    “你这是在挖苦我?最终结果还不是让你逃脱了?又为非作歹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倒没有刻意恭维古屋少佐,难道不是你第二天又派吴诚假冒‘回形针’,提着一篮水果来看我?难道不是古屋少佐一直安排人手偷偷监视我?”

    “这可不是我的主意,这可是原宪兵特高课川本君的主意,现在想来,这应该是最大的败笔,如果是我断不会如此性急!”古屋顿了顿,似乎在撇清她的愚蠢,“吴诚桑是他策反的,他迫切想用这颗棋子给他建功立业,川本君还是没沉住气。”

    “关键是吴诚不是一个好演员。”

    “这么说雷先生的演技更出色?”

    “和吴诚相比,最大的优点是我比他更沉稳。”

    “你离开医院后,拿回密码本了吗?”

    “我的伤还没完全好,就带着密码本离开了医院,因为回形针迫切需要我手中的密码本和重庆方面建立联系。”

    “然后呢?”

    “那天讯问现场,我认识了陶若歌,她把我介绍给了她的爷爷——南京龙盟会会长陶嘉渠。”

    “那位陶老先生知道你的身份吗?”

    “我对天发誓,他并不知晓我的身份!他只是看我还有些血性,就给了我一份差事,让我筹备照相馆,当然,这其中一定是陶小姐说了不少好话……”

    “你倒是有艳福不浅,处处有女人的相助!”

    看到雷远词穷,古屋不知何故叹了口气,又道:“我看你也不善言辞,怎能骗得女孩围着你团团转?”

    雷远依旧不语。

    “好了,我不打断你了,你再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