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永乐大典 奋斗在洪武末年

    怛罗斯,曾经大唐饮恨之地。

    如今却是大明征服天下的.asxs.……

    天竺人虽然很烂,但有个好主子驱使,还是能爆发出一些战斗力的。

    更何况朱高炽的修路计划已经开始执行,从京师通往西域,一条铁路,一个经济带,所到之处,皆是大明天下。

    柳钊觉得自己对大师兄绝对够意思了。

    大明发展的任督二脉已经打通,至于会发展到哪一步,那是他们的事情,跟他没有多大的关系。

    柳钊只想去碎叶城,去瞧瞧诗仙出生的地方……

    “到底是少年心性,碎叶城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个小破村子吗!”朱棣冷哼,“还是在这怛罗斯,能听到铁马冰河,千乘万骑……俯视天下,皆我大明之疆土,痛快,痛快啊!”

    朱棣举起夜光杯,葡萄美酒入吼,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真是痛快!

    柳淳捏着酒杯,沉吟笑道:“太上皇,如今大明盛世可期,不如就请太上皇留在这里,见证铁路修通,岂不美哉?”

    朱棣下意识点头,他的确有心思。

    可很快他就明白了柳淳的用心。

    这丫的又想逃跑!

    你做梦去吧!

    “柳淳,咱们俩现在就是一对筷子,谁也离不开谁!我是一定要盯着你的!”

    柳淳对这个“筷子兄弟”彻底无语了。

    “既然这样,那就继续出发吧!”

    在交接了天竺的事情之后,船队果然沿着海岸线,进入了非洲地界。在进入非洲之前,柳淳还跑去海湾,圈了不少土地。

    朱棣看不成黄沙大漠,能有什么价值。或许野骆驼和野马很值钱吧!

    不过没关系!

    柳淳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柳淳圈地,朱棣圈了两倍!

    反正跟着柳淳干,不会吃亏的。

    柳淳能说什么,他为了不让自己被气死,决定找个人好好恶心一下朱棣……他们的船队进入了马岛外海,柳淳跟朱棣,只带着很少的人,登上了岛屿。

    当他们上岛之后,就发现了田连阡陌,竟然有很多人在这里耕种……朱棣走了一段,发现路边有个戴着草帽的人,也看不清岁数,似乎是监工,就随口问道:“你们这里谁说了算?”

    此人一扭头,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四叔!”

    一声四叔,让朱棣大吃一惊!

    他愕然好半晌,这才切齿道:“朱允炆!你还活着?”

    朱允炆笑呵呵爬了起来,他的确还活着,看起来精神头还很好。

    他笑嘻嘻道:“师父也来了!我这里也没什么好吃的,随便准备点,别见怪!”说完,他真的转身去张罗了。

    瞧着朱允炆佝偻的背影,朱棣切齿咬牙!

    “柳淳,他怎么还活着?高炽那孩子脑子坏了吗?是不是你,你包庇了朱允炆?”

    被朱棣疯狂质问,柳淳两手一摊,“太上皇,当初可是你答应让高炽处理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

    “我,我是让他……”朱棣在脖子上狠狠划了一下,含义也很简单,四个字,杀人灭口!

    柳淳轻笑,“太上皇,若是您老有这个意思,现在动手就是了。我又没拦着!”

    朱棣切齿咬牙,思索着该如何是好……差不多半个时辰,朱允炆笑呵呵来了。

    他拿来的真就是一些简单的饭食……有果酒,有水煮青菜,最吸引人的就是一盆炖海鱼……朱允炆笑道:“四叔,本来想请你吃生鱼片的,可是担心有寄生虫,就给炖熟了,来尝尝,很鲜的!”

    朱棣黑着脸,根本懒得吃。

    柳淳却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塞进嘴里。

    “味道还成,你的手艺不错啊!”

    听到了师父的赞美,朱允炆欣然笑了,“师父,有这句夸奖,弟子就心满意足了。”

    柳淳又夹了一筷子,边吃边问,“你这些年,除了研究厨艺,就没有研究点别的东西?”

    朱允炆想了想,忍不住道:“师父,前些时候,我整理海图,发现这个非洲啊,和南美洲,有一部分海岸线就像是被撕开的纸一样。”

    说话之间,朱允炆真的抱来了一堆海图,其中还有他亲手剪下来的两块陆地,放在一起,还真像一整块似的。

    “师父,弟子真是百思不解,莫非这就是巧合吗?”

    柳淳哑然,“这可不一定是巧合,没准这两块陆地原本就在一起的!”

    朱允炆大惊,“怎么会?这两块陆地面积多大啊?就算是天神下凡,也没有这个力气啊?”

    柳淳轻笑,“天神固然没有,可你别忘了,还有火山和地震!来自地下的力量,可远比神明更可怕!”

    朱允炆吸了口气,思忖半晌,惊道:“师父,莫非是火山喷发,把原本一整块的陆地给撕开了?那也太可怕了!真的是天崩地裂了……师父,你说那时候的人该怎么样?会不会学流成河?”

    柳淳微微摇头,“你怎么会觉得,那时候会有人呢?”

    “这个……”朱允炆沉吟了,没有人?

    这个说法很奇怪啊!

    不是开天辟地之后,女娲造人吗?

    难道在人出现之前,还有许多故事?

    朱允炆突然摇头了,“师父,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假如没有人,又如何有记录?没有古人亲见,没有文字记录。光凭师父所言。未必让人信服啊!”

    “哈哈哈!虽然没有古人记录,却有天书!”

    天书!

    这俩字把朱棣都惊到了……他老早就知道柳淳这个人邪!少年老成不说,还一肚子稀奇古怪的学问。

    他说自己有一大堆师父,可是大明的足迹已经遍布全球,根本没有找到柳淳的师父们!

    莫非说这小子真能看懂天书?

    柳淳闭口不语,瞧了瞧四周,突然指了指头上的房梁。

    “在房梁上面有一层什么东西?”

    “灰尘!”朱允炆笑道:“这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

    柳淳道:“灰尘会越来越厚,只要足够时间,就会积累很多很多,甚至变成我们脚下的大地!”

    朱允炆傻了,“师父,那要多少时间啊?”

    “自然是很长很长……我们只要向下挖,寻找到相应的地层沉积……我们就能找到当时的动物,当时的植物……就能知道和现在有多少区别,这些生物是怎么生存繁衍,又是如何消失不见的……我们脚下的大地,就是一卷天书。我们头上的星空,也是一卷天书。”

    朱允炆突然眼睛冒光,忍不住道:“没错,这还是两本永远都读不完的书!”

    他兴奋站起,朗声狂笑,“只要读懂了这些东西,什么帝王将相,什么王朝更迭……根本不值一提!满天神佛,也不过是匆匆过客!师父……你怎么没有早点教弟子这门学问啊?”

    柳淳无奈苦笑,谁知道你对这个感兴趣啊!

    “只要想学,现在也不晚啊!”

    柳淳跟朱允炆聊了好几天,朱棣就听了好几天。

    最后朱允炆拿出了一本观察的笔记,里面记载了他在马岛发现的特殊动植物,还有许许多多有趣的猜想。

    “师父,弟子想求师父,帮着我刊印这本书。”朱允炆满怀期待。

    柳淳含笑。“放心,不但会刊印,还要放在《永乐大典》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