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朱棣的追求 奋斗在洪武末年

    朱棣觉得柳淳在恶心他,而且还有确凿的证据!

    “朱允炆必须死!”

    柳淳无奈苦笑,“太上皇,你觉得他还能掀起什么风浪?说到底,你们都是朱家的人。如果您执意要杀人,我可就不管了。”

    柳淳带来了三艘船,这上面的将士没有一个是朱棣能调动的!

    换句话说,他们都是柳淳的人!

    “你眼里简直没有我这个太上皇!”朱棣厉声怒吼。

    柳淳耸了耸肩,“随您怎么说,咱们要去下一站了。”

    离开了马岛,下一站就是南非地界……又有一个老朋友,等在了这里。

    正是定国公徐增寿!

    虽然他只是受封公国,但是他掌握的这块土地,比好多王国都要强许多……遍地都是宝贝。

    黄金、珠宝、钻石、矿产,要什么有什么。

    徐增寿给柳淳和朱棣展示了他的府邸。

    门框是金的,门把手是金的,两边的狮子是金的,走进去,架子是金的,桌椅板凳,也都是镶金的,一张大床,竟然是象牙包金,还挂了一串钻石,闪闪发光……柳淳对徐增寿的品味已经无语了。

    要不要弄个金马桶,然后镶一圈钻石?

    咱有点格调好不好?虽然你很有钱,但也没必要这么嘚瑟啊!

    柳淳满脸鄙夷,可朱棣却是眼睛冒光,奢华,壮观简直是人间奇迹啊!

    “你这是又发财了?”朱棣冷笑道:“拿出来点,怎么样?”

    “好啊!”徐增寿几乎没有迟疑,一口答应了。

    朱棣竟有些不适应了。

    “你可知道,欺骗我是什么下场?”

    徐增寿拍着胸膛道:“姐夫,你要什么,小弟都是双手奉送的,只不过……”问题就在只不过上面,徐增寿嘿嘿道:“只不过这些产业可不光是我的,还有一半的股份,在……”他的目光落到了柳淳身上。

    朱棣顿时立起眉头,“你把股份给了柳淳?你竟然没给我?”

    这一次当真是把朱棣气坏了,竟然把朕这个太上皇放在了柳淳后面,实在是欺人太甚!

    徐增寿,你丫的真是嫌自己命长了,信不信现在就掐死你!

    面对朱棣吹胡子瞪眼,徐增寿淡然一笑。

    他居然不怕了!

    真的,有什么好怕的!

    你都不是皇帝了,还能把我怎么样?

    此刻的徐增寿就想发自肺腑告诉朱棣四个字……人走茶凉!

    你的时代结束了,别的不说,朱高炽已经降旨改元,永乐朝结束了,现在是洪熙天子。作为抱大腿的高手,徐增寿早就替自家想好了下一步。

    “姐夫,这股份有一半,我是交给了柳芸那丫头,俗话说爹亲叔大,娘亲舅大,她不就要靠着我这个舅舅吗!给孩子一份嫁妆,以后也能体面一些……你说是不?”

    “不是!”

    朱棣顿时气炸了,他点着徐增寿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丫的少给我装蒜,你给柳芸送东西!你是给于谦了!徐增寿,你还要脸不,一个堂堂的定国公,你居然去巴结一个小崽子,你太让我失望了!”

    徐增寿啥也没说,只是弄出了一大堆的报纸,递到了朱棣面前。

    “姐夫,你在天竺盘桓了好几个月,又是练兵,又是打仗,咱大明有什么变化,你没关心吧?你现在就看看!”

    朱棣还真没留意,他也不觉得国内能闹出什么动静来,毕竟朱高炽刚刚登基,还有什么可说的……但是当朱棣拿起报纸,才看了几眼之后,顿时就炸了!

    “窃主上威福,这个于谦真是该死!”

    朱棣切齿咬牙,恨不得把于谦给宰了。

    要说起来,小小的于谦,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原来他提出了一个建议,针对吏治,必须严格约束……一些重要的位置,比如地方的布政使,朝廷的各部尚书,还有都察院派出的巡抚,由于分管一方,责任至重。每一个人选,都要慎之又慎。

    首先,要通过吏部铨选,接下来,要交给京城三品以上官员共议,当多数人通过之后,才能上奏内阁……内阁拿到名单之后,进行筛选,然后挑选一二人员,公布出名单,接受各方监督意见。

    等到最后,再把确定的人选交给天子。

    这套规矩非常严密,虽然不敢说选出来的官员,都是德才兼备。

    但是有吏部和内阁的同意,又有京官的点头,再加上各方意见……最后选出来的这个人,几乎无懈可击。

    皇帝虽然有最终否定的权力,可一旦否定了,就等于是和所有人做对。

    哪怕是朱棣,都要掂量一下,更何况朱高炽了!

    “其心可诛,其人该杀!”

    朱棣怒火中烧,“柳淳,这就是你选出来的好女婿!这就是你的徒弟!你给我说清楚!”

    柳淳把两手一摊,“太上皇,这事我没什么可说啊!这不是挺好的规矩吗?”

    “好个屁!”

    朱棣冷哼道:“真要是这么干了,就等于将人事之权,悉数交给了百官!这些官吏什么德行,朕岂会不知?”

    柳淳没说话,徐增寿却又翻出了一份报纸,递给了朱棣。

    “姐夫,你再看看这个。”

    朱棣接了过来,忍着肚子疼,才看了一点,就又炸了。

    内阁居然提议,改革国子监。

    从今往后,国子监负责教导已经入仕的官员。

    也就是说,人才的培养,悉数交给了学校。

    大明的科举在柳淳任上已经名存实亡了。

    现在更是进一步改革,每年招募的人数几十倍增加,这些人被选派到各个衙门,充当书吏,接受历练,只有表现比较好的,才会得到机会,进入国子监学习深造。

    如果能进入国子监,基本上就进入了升官的快车道,前程似锦。

    这也没什么,可国子监教学的内容,让朱棣抓狂。

    里面竟然以科学为主,除了自然科学,还有社会科学……其中的经济学,法学,如何治国,如何治理百姓……竟然都是柳淳的那一套。

    也就是说,柳淳的学说,成了百官要共同学习的课程。

    柳太师,名副其实!

    朱棣能不着急吗?

    他如何看不出来?这帮文官根本是打着柳淳的旗号,窃取天子权柄,换句话说,朱皇帝又被架空的危险。

    柳淳在朝的时候,他们君臣勉强和睦相处。

    现在可好,于谦竟然直接下手!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朱高炽,你就是头猪,你怎么不杀了于谦!”

    柳淳气得翻白眼,我好不容易挑选的弟子兼女婿,怎么可能给杀了?他随手拿起一份报纸,翻了翻,有一个小豆腐块儿,柳淳指给了朱棣。

    “皇帝也不是没有反制啊?”

    朱棣扫了一眼,的确,朱高炽出手了。

    前些时候,朱棣不是整顿过内廷吗?还让蹇义教导内廷诸珰。

    这一次朱高炽就把内廷放出来了……他让司礼监协助天子,整理公文。

    有太监盯着,总算不用孤军奋战。

    朱大胖的平衡之道,的确让人伸大拇指!

    可朱棣很快看出来毛病所在。

    “愚蠢!现在到处兴学,不停鼓吹科学,太监这一路东西,根本存在不了多长时间!早晚有一天,那个于谦会废了太监!到了那时候,朕倒要看看,他还怎么办?”

    真不愧是永乐皇帝,看得就是那么长远。

    可又有什么关系呢!

    徐增寿嘿嘿笑道:“姐夫啊,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马牛,我劝你还是别浪费精神头了。”

    朱棣咬牙切齿,真是老了!没权了!竟然敢瞧不起朕!

    “徐增寿,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徐增寿耸了耸肩,把两手一摊,冲着柳淳笑道:“瞧瞧……但凡能找到一个愿意当刽子手的,哪里还用自己动手啊?”

    完了,这是彻彻底底完了!

    朱棣很受伤,竟然连徐增寿也吓唬不住了,他这个太上皇哪有半点威严啊?

    “那个……都在酒里吧!咱……一醉方休!”

    柳淳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徐增寿很欣慰,直接搬来了两坛子四十年的女儿红!

    “什么国事,什么天下!都不如喝酒!治国不如喝酒……咱痛痛快快喝,有句诗怎么说来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啊!”

    朱棣抓起酒碗,猛灌了一大口,而后狠狠盯着徐增寿,怒冲冲警告道:“不许提几何!我算学不好!”

    ……

    三个老男人凑在了一起,每天喝酒,骑马,打猎……朱棣年纪最大,但是每次战果却最丰厚,光是狮子就猎到了五头。

    拿人没办法了,只能靠欺负动物,才能找回尊严。

    为了避免咱永乐大帝郁闷,柳淳决定北上。

    “咱瞧瞧郑国公吧!他也一把年纪了,不知道他的老腰还能不能承受得住!”

    提到了常茂,朱棣终于笑了,“柳淳,他现在怎么样了?把欧洲摆平没有?”

    “没有!”

    柳淳果断回答道:“哪有那么快啊!欧洲可是一大堆国家呢!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朱棣搓着手,眼睛里都是光,“好,太好了!越多越好!快,船队北上!一刻也不要停留!”

    拿下怛罗斯,超越了盛唐!

    再把欧洲摆平,就连成吉思汗也不是对手了……朕要这大明,盛世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