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郭氏传人 奋斗在洪武末年

    “父王,能不能替我带点礼物?”朱高炽小朋友提出了要求,他都拿了刘淳好大一摞体操画稿了,还没给人家回礼,可不是燕王长子该有的作风。

    放在前几天,小胖墩还没有这个胆子,可经过刘淳和朱棣争吵,很显然,燕王的脸不那么冷了,朱高炽的胆子也大了起来,竟敢提出“非分之想”了!

    朱棣哼了一声,“不行!”

    小胖墩顿时吓得低下了头,人就是不能得意忘形……突然,朱棣又道:“本王才不会当你的信差,要送东西你自己去!”

    小胖墩都傻了,徐妙云掩口轻笑,拍了儿子的屁股。

    “傻小子,快带着礼物,跟父王一起去!”

    朱高炽瞪大了眼睛,惊喜交加!

    一扭头,直冲厨房。

    片刻之后,他拎着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食盒,吭吭唧唧出来,里面装的都是好吃的!

    朱棣伸手接过食盒,随手递给了朱能,然后一把将小胖墩抱在了怀里,同乘一匹大黑马!

    “父王教你骑马!”

    ……

    燕王带着大公子出城,护卫环绕着,像是一阵风,到了城门口。

    凑巧,迎面来了辆牛车。

    “是道衍大师!”

    朱棣连忙下马,把小胖墩放在一边,主动过去施礼。

    形如病虎的老僧道衍笑着下车。

    “王爷,这又是打猎去?”

    朱棣老脸微红,这话说的,好像他多不务正业似的。

    “大师,你瞧瞧这个。”

    朱棣把刘淳画的东西交给了道衍。老僧接过来,仔细看了半晌,突然大惊失色!

    “王爷,这,这是炼体之法,从,哪里得来的?”道衍声音都变了,他惊讶道:“王爷,自古以来,名将练兵,无不有其高妙独特之法。如魏武卒,如秦锐士,如虎豹骑,皆是如此训练出来的。只可惜这些练兵之法流传甚少,反倒是用兵之道,汗牛充栋。可须知道,没有精兵,如何堪用啊!”

    老僧道衍是真有两下子,朱棣频频点头。谁说不是,像什么孙子兵法啊,三十六计啊,讲用兵之道,讲阴谋阳谋的书从来不缺,唯独如何让一个普通人变成优秀的士兵的方法,却是少之又少!

    这就好比一大堆的财富故事,创业经历,讲的是天花乱坠,却鲜有人提及,最宝贵的第一斗金从哪里来!

    没启动资本,你发个屁的财!

    没有足够的背景,大三辍学,躲在地下车库,三两个人就能弄出个世界首富来?

    这不是骗鬼吗!

    朱棣也算是摸爬滚打多年,当然清楚,没有精兵,一切都是空谈!

    “大师,你说这些东西,能练出精兵?”

    老僧哑然一笑,“哪有那么容易!王爷,老衲觉得此法只是基础,不知道还有没有更进一步的内容!倘若是有,没准真能给殿下练出一支能战的精兵来!”

    道衍是在洪武十五年,从京师千里迢迢,赶到北平的。

    那一年,朱元璋心爱的马皇后死了,伤心欲绝的洪武皇帝给每个儿子派了一名高僧,让他们替马皇后祈福念经。

    道衍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来到了北平,说起来姚广孝只比朱元璋小了七岁,他们几乎同时出家为僧。

    可这俩人的人生轨迹,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朱元璋参加红巾起义,从一个大头兵,变成一方霸主,进而扫清六合,席卷八荒,当上了皇帝!

    道衍呢,他先是出家为僧,后来跑去学道家的阴阳术数,什么天文地理,算卦占卜,旁门左道,权谋机断,他是无一不精。

    只不过等道衍出师,想要一展身手的时候,乱世已经结束了,朱元璋稳坐江山,铁腕治国……道衍傻了,他学了这么多本事,全都没了用武之地,眼看着即将老去,一事无成!

    同样是两个小和尚,差别咋就那么大捏?

    短暂悲痛之后,道衍把希望放在了朱棣身上,或许这位尚武的燕王殿下,能实现他名垂青史的愿望吧!

    当看到能增加朱棣实力的东西,道衍简直比谁都高兴。

    他欣欣然,陪着朱棣,一起到了军营,就这样,未来叱咤风云的“靖难铁三角”碰到了一起。

    只不过这仨人没有半点惺惺相惜的感觉,相反,还是各怀心腹事。

    首先就是道衍,他仔细瞧了瞧刘淳,光秃秃的脑壳已经冒出了一层浓密的头发茬,五官清秀,身形挺拔,人样子是不错。

    可问题是年纪太小了,最多十三岁!

    他怎么能有高明的强身健体之法?这东西不像文章诗词,可以靠着天赋,任何一种拳脚功夫,锻炼之法,哪怕是最简单的靠树,都有技巧。

    需要很多人,很长时间,才能打磨出来,绝不是一拍脑门就有的。

    因此道衍第一时间就断定,刘淳背后有人,而且还是个高人!

    不管是敌是友,道衍都觉得是个威胁!

    老僧提前进入了作战模式,吊着三角眼,不停在刘淳身上逡巡扫视。

    至于朱棣,他何尝没有疑惑,自己抓了刘淳,这小子不但不记恨,还给了儿子炼体减肥的方法,这小子会有这么好的心肠?

    别是有什么图谋吧?

    相比两个大人的疑神疑鬼,年轻人就简单多了,小胖墩献宝似的,给刘淳拿出一样一样的美食……酱肘子、红烧鲤鱼、白切鸡、狮子头、叫花鸡……全都是肥得流油的菜,很符合小胖墩的爱好!

    刘淳瞧瞧,都是大路货色,不由得迟疑,“公子,王府就吃这个?”

    小胖墩摇头,“当然不是,这是过年过节才有的,平时只有一两道荤菜。”

    “哦。”刘淳不由得惊叹,“王爷真是节俭啊!”

    小胖墩托着肥嘟嘟的下巴,憨笑道:“是皇祖父,他老人家每顿只吃四个小菜,米还是亲自种的哩!”

    朱高炽没撒谎朱元璋收到地方进贡的小米,十分可口,但朱皇帝害怕扰民,就告诉地方,他只要种子,在宫里自己耕种自己吃,不许地方再进贡了。

    论起爱民,古往今来的皇帝,朱元璋称第二,没人称第一!

    “原来陛下也不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刘淳嚼着鸡腿,含混道。

    突然,道衍探头,凑到了刘淳的面前。

    “年轻人,这些菜肴尚且看不到眼里?你吃过更好的?”老僧笑得让人发毛。

    刘淳连忙警惕道:“没,没吃过,只是听过!”

    “你听谁说过?”老僧又追问了一句。

    这时候朱棣也走了过来,冷冷道:“本王也很想知道,据说你只是山民之子,从小生活在深山,连外面是哪一年都不知道!莫非是有天授吗?”

    刘淳总算是明白过来,朱棣这是来逼宫问案了!

    丫的警惕心还真强!

    一套广播体操就引来了他的怀疑,朱老四,你活得够小心的!

    刘淳把啃光的鸡腿骨扔在了一边,抹了抹手上的油脂,坦然道:“我本不想说的,可王爷问了,只能如实相告,我是郭氏传人!”

    “郭氏?什么郭氏?”朱棣还迟愣中。

    道衍却惊呼起来,“郭守敬?他是你什么人?”

    刘淳脸不红,心不跳,“算起来应该是师爷,或者祖师爷!”

    “哎呦!”道衍的眼睛冒光,惊喜交加,“找到了,居然真的有郭氏传人活着!”

    朱棣头一次见到道衍如此失态,这老和尚别是中邪了吧?

    在这一刻,道衍居然忘了燕王的存在,急忙蹲在地上,虚心请教,近乎谦卑,“小友,能否给老,呃不,是小僧,给小僧指点《授时历》当中的招差法,小僧感激不尽!”

    青史尽成灰说

    研究了好半天郭守敬的数学成就……奈何小的真的把数学都还给体育老师了,如果实在是弄不清楚,就只能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