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舍得下本的刘淳 奋斗在洪武末年

    为了弄军粮,刘淳在王府住了几天。这几天里,小胖墩时时刻刻围着,刘淳抽空,弄了一整张羊皮,切成细条,编了个跳绳给小胖墩。

    朱高炽除了练习广播体操扭屁股之外,还多了一样活动,每天跳绳一千下。

    未必变瘦了,但小胖墩天天笑呵呵的,玩得可开心了。

    刘淳还跟他讲,等军粮的事情忙完,就有空弄更好玩的东西。朱高炽还挺好学的,嚷嚷着要学郭守敬的学问。

    刘淳欣然同意,小胖墩欢天喜地,这几天里,他还干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二弟朱高煦换牙了,一颗门牙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顽固地长着,就是不掉下来,而且还疼得要命,熊孩子眼泪都下来了,又是哭,又是闹,谁也不让碰。

    朱高炽想起刘淳的聊天时提到的办法,就偷偷给徐氏说了。

    徐氏检查了牙齿之后,就跟熊孩子讲,外祖父徐达有一个妙法,只要贴一道符在箭上,一下子射出去,只要正中靶心,就不疼了。

    朱高煦傻愣愣站着,徐氏拿起弓箭,又检查了一遍牙齿,然后念念有词,一箭射出。

    啪!

    脱靶了!

    朱高煦跳着脚的哭,完了,完了,母妃不是百发百中么,怎么射偏了,要疼死他啊!

    熊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打滚儿,两条小短腿不停踢蹬,弄得满身尘土,成了实打实的土包子。

    在后面的朱高炽实在是忍不住了,捂着圆滚滚的肚皮大笑。

    “二弟摸摸,牙哪去了?”

    朱高煦这才惊觉,原来徐氏借着检查牙齿的时候,把丝线套在了牙上,他傻呵呵看着母妃射箭,牙都没了,愣是没察觉!

    向来绷着脸酷酷的熊孩子这下子可丢人丢大了。

    该死的大肉球,就是跟那个小和尚学的,越来越坏了!母妃也是的,怎么能听他的?朱高煦气得躲在屋里不出来。

    经此一役,朱高煦开始有那么一点害怕大哥了,而小胖墩也找回了一点当兄长的威严。

    朱高炽很欢快,可他爹就不那么舒服了。

    给朱棣气受的人正是永昌侯蓝玉!

    这一次北伐,朱元璋让宋国公冯胜领兵,傅友德和蓝玉作为副手,蓝玉年轻气盛,动作神速,提前赶到了北平。

    来到之后,就给朱棣一个下马威。

    蓝玉统领大军,在校场跟北平的人马比试。

    俗话说,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

    这一溜不打紧,朱棣的老脸几乎都丢光了。

    蓝玉是常遇春的小舅子,而常遇春的女儿嫁给了太子朱标,也就是说,蓝玉是朱标媳妇的舅舅,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

    当然了,蓝玉成名可不是靠着关系,他是实打实打出来的!

    尤其是他跟傅友德沐英一起,领兵三十万,平定云南,根据战后论功,蓝玉的功劳甚至在沐英之上。

    众所周知,著名的三段击就是沐英发明,而且还就是在平定云南的途中。

    事实上,蓝玉也参与其中,他跟沐英谁是原创之功,还真是说不清。

    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蓝玉善于练兵!

    他手下的兵,队列整齐,严整有序,进如烽火,不动如山,巍峨雄壮,不同凡响!

    有人甚至拿岳家军跟蓝玉的人马相提并论。

    朱棣的部下虽然精壮,但是有不少鞑子。

    这并不奇怪,朱元璋征战天下,就招降了许多鞑子士兵,只要能投降过来,朱元璋不但不杀,还给予优待,正是如此,明军才获得了宝贵的骑兵,也瓦解了元兵的士气。

    朱棣驻扎北平,手下有许多鞑子,这帮人堪称忠勇。

    遗憾的是,他们不太习惯齐整的军阵,一上场,乱七八糟,让蓝玉的部下给比下去了。

    这个蓝玉在校场上赢了朱棣不说,还大言不惭,告诫朱棣,要把功夫用在练兵上面,不要掺和有的没的,这一次大军出塞,若是贻误军机,不管是谁,都要严惩不贷!

    朱棣又不傻,能听不明白吗!

    蓝玉这是再替朱标敲打他!

    自从常遇春死后,蓝玉渐渐崭露头角,不但有自己的班底儿,还接收了常遇春的部下。在满朝勋贵武将当中,他是数一数二的实力派。

    而且还跟太子关系亲密,俨然以太子的守护者自居!

    这次朱棣递上军情,不但挽救了锦衣卫,也打了太子的耳光。

    尤其重要的是,那个王堂被办了!

    前面提到,朱棣派人拿了王堂,准备给朱湖报仇。

    结果让锦衣卫给接了过去。

    朱棣定罪的时候,是诬告,冲撞衙署……咱们这位燕王陛下还算客气,等到了锦衣卫手里,那可就不一样了。

    他们找出王堂收的礼物,包括山参、狐裘、笔墨纸砚等等,给折了三百两的价钱。

    老朱规定了,六十两就能扒皮。

    王堂贪的钱够扒五次皮了,另外锦衣卫还给王堂安了个罪名,就是假传圣旨!

    其实说起来,朱元璋的圣旨本就含混,奈何锦衣卫要杀人,王堂想跑也跑不了。

    最终定罪,王堂被夷灭三族,腰斩弃市,惨烈收场!

    蓝玉在赶往北平的路上,就听到了这个案子,他半点不心疼王堂,死就死了,问题是太子的脸往哪里放?

    这个该死的朱棣,真是越来越胆大了。

    别以为你被封为燕王就了不起了,你的母亲就是个卑贱的妃子,你既不是长子,也不是嫡子,诸皇子之中,你也不是最贤明的。除了能打仗之外,几乎一无是处!

    告诉你,论起打仗,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这位永昌侯还真是胆子够大,直接抽朱棣的脸。

    试问朱棣能咽得下去吗?

    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

    说再多都没用,战场上见真章,这一次俺朱老四要让所有人目瞪口呆,惊掉下巴!

    朱棣暗暗下决心,他迫不及待把手下的两个千户,朱能和张玉都给叫了过来。

    张玉脸上通红,校场比试,就是他的部下输了,给燕王丢了人!张玉单膝跪地,“王爷,末将愿意充当前锋,豁出命去,也要替王爷把脸面争回来,不然就让末将死在辽东!”

    朱棣深吸口气,把张玉拉起来,“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本王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只是这次出战,你们准备如何?”

    “没问题,都准备妥当,就是王爷提到的军粮还没有到位。”

    朱棣看向了朱能,“柳家父子那边怎么样了?”

    还没说话,朱能就先伸出个大拇指!

    “王爷,您可真选对人了!这柳家父子够这份的!”

    朱棣没好气道:“那小子给你灌了什么迷汤,你怎么总替他说好话?”

    朱能摇头,正色道:“王爷,末将敢说,能像他们那么做事,全天下都少见。”

    朱棣道:“说有用的,他们怎么干的?”

    “启禀王爷,是这样的,柳淳把王爷赐给他的田产都拿了出来,以田产来雇佣劳力。”

    朱棣也是一惊,“怎么,他把田产拿出来了?”

    “没错!”朱能激昂道:“他说了,干满三个月,如数供应军粮,每个劳力可领一亩好田!据末将所知,白羊口正在日夜赶工,为了王爷,制作军粮!”

    “好!”

    朱棣脸涨得通红,狠狠一锤桌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就连在蓝玉那里受的气都不翼而飞。

    “能以田产激励人心,真是好大气魄,是我小瞧了那小子!”朱棣对着两个部下道:“瞧着吧,等我们得胜回来,一定不能亏待了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