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够意思的朱棣 奋斗在洪武末年

    刘淳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招人稀罕,柳三想收自己,那是他没儿子,蓝玉堂堂永昌侯,炙手可热的大红人,难道也准备把侯爷的位置留给他?

    世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蓝玉不但有儿子,还有一大堆的亲朋好友,怎么也轮不到刘淳啊!

    实际上蓝玉有收干儿子的习惯,当下他就有一百多个干儿子。

    这些干儿子,有的是别人塞给他的,有的是袍泽弟兄的遗孤,还有收留的孤儿,以及有些才能本事的年轻人。

    蓝玉统统都收入麾下,名义上是干儿子,其实就是私兵部曲,还是绝对一条心的那种!

    “你读过书?会写字吗?”

    刘淳点头,他上辈子练过一段时间书法,经过这些日子的适应,已经完全能驾驭繁体字了。

    其实真正简化的繁体字十分有限,多数的简体字早就存在,有的是书写简便,有的是源自草书,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繁简体并存的。所以觉得繁体比简体高雅的,那一定是脑筋不清楚,文字有演化的规律,追求复古,干嘛不去写甲骨文!

    刘淳以郭氏门人自诩,写字读书,当然是小菜一碟。

    蓝玉抓着胡须,上下打量刘淳,突然眯缝起眼睛,赞道:“小子,长得不错嘛!”

    刘淳吓得小脸变色,什么意思?别是这个姓蓝的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吧?

    你要是敢打歪脑筋,我先灭了你九族!!

    刘淳在心里疯狂呐喊,好在蓝玉还不是摧残少年的畜生,他笑道:“你给本侯当儿子,本侯送你进东宫,如何?”

    “啥!”

    刘淳脸都绿了!

    这个姓蓝的太畜生了,本少爷才不进宫呢!

    见刘淳下意识捂关键的部位,弄得蓝玉仰天大笑。

    “傻小子,你想什么呢,我是说让你给太子当伴当,这可是多少人求之不来的美事!”

    的确,能搭上太子的线,等于一步登天,唯独刘淳半点没有兴趣,朱标再好,也是个短命鬼。更何况身边围着一大堆像蓝玉一样的人。

    咱大好男儿,干嘛去锦上添花,捧这帮人的臭脚?

    短短的接触,刘淳已经看出了蓝玉的不靠谱。

    难怪朱元璋要砍了他,纯粹是咎由自取!

    刘淳定了定神,想好了应对之法,不慌不忙道:“侯爷,进东宫,是太子的意思,还是您的意思?”

    蓝玉不悦道:“小兔崽子,你算什么东西,太子殿下怎么可能知道你?”

    “那,那我如何能进东宫?”

    “哈哈哈,这么点小事,还难得住本侯爷吗?”蓝玉傲然道,他可是把握十足,姐夫死了,他就是太子的长辈,东宫的事情,还不是他一句话!

    别说安插一个人,就算更大的事情,他也能替朱标做主!

    什么叫骄兵悍将,说的就是蓝玉这样的。

    刘淳轻笑道:“看起来侯爷当真不凡,连东宫的事情都能管,了不起啊!”

    蓝玉越发恼怒,他阴沉着脸,“小崽子,本侯爷难得一片好心,看你懂得兵法,长得也不错,是块材料,你别给脸不要脸!”

    “多谢侯爷给我的一张脸!”刘淳道:“都说太子是半君,普天之下,除了皇帝陛下,就是太子最尊贵,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能做太子的主!永昌侯,你是这份的!”

    刘淳伸出了大拇指。

    蓝玉气得笑了,他再迟钝,也能听出嘲讽之意。蓝玉面露杀机,他这些年,收了那么多干儿子,就没有一个敢拒绝的,刘淳算是头一份!

    “小畜生!”蓝玉近乎咆哮道:“你想挑拨离间吗?告诉你,太子妃是我的外甥女,太子就是我的外甥女婿!我们是一家人,你这是找死!”

    “哈哈哈!”这回轮到刘淳发笑了,“永昌侯,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跟太子隔着那么远,算什么一家人?太子和燕王殿下,是骨肉兄弟,那才是真正的一家人!我是替燕王运送军粮,你敢扣押我,这事情传出去,只怕对侯爷不好!”

    “不好?”蓝玉怒极反笑,“燕王算什么?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你想那他吓唬本侯,还差得远呢!”

    蓝玉的话音未落,突然有人厉声喝道:“永昌侯,本王来了!”

    说话之间,朱棣骑着一匹大黑马,像是箭似的,越过外圈人群,直接冲了过来。蓝玉手下都是精兵悍将,只是他们想不到,堂堂燕王,居然会直接闯营,不提防,让朱棣得手。

    敢情蓝玉的兵,也只是徒有其表!

    朱棣转眼到了近前,冲着蓝玉抱拳。

    “永昌侯,本王特来取粮,还要多谢侯爷替我保存!”

    蓝玉老脸铁青,他进来越发以太子的人自居,对手握重兵的藩王,向来不假辞色。尤其是越发头角峥嵘的燕王,更是如此!

    “朱棣,你敢擅闯军营,可知道军中法度?”

    朱棣抬手,亮出了一块腰牌。

    “我有宋国公冯老将军的手谕,来此取走军粮,永昌侯,莫非你连宋国公的命令,都视若罔闻吗?”

    蓝玉被问住了,他是副将而已,真正的主帅是老将军冯胜。朱棣这家伙,真是做事滴水不漏!

    蓝玉突然笑了,“燕王,你是圣人四子,堂堂燕王殿下,就为了这么一个小崽子,闯我的大营,值得吗?”

    朱棣从马上跳下,伸手把刘淳拉过来,放到自己的身边。

    “永昌侯,此子是吾儿朱高炽的朋友,他就是我朱棣的子侄!前些时候,我让他赶制军粮,结果他散尽家财,把田亩银两都拿出来,给我置办军需。将心比心,凡是真心对俺的,朱棣向来不会亏待!”

    燕王朱棣又道:“永昌侯,今天的事情,我会写一封信,原原本本告诉太子哥哥。俺朱棣无意和任何人作对,可若是有人把朱棣当成了土鸡瓦狗,呵呵,这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

    此话说完,朱棣转身,提起刘淳,上了战马,绝尘而去,等从人群冲出,跟张玉和朱能碰面,朱棣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运粮!”

    “遵命!”

    这俩人可太解气了,王爷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狠抽姓蓝的嘴巴!

    活该!

    让你小瞧我们燕王府,知道什么是强龙不压地头蛇,想跟我们斗,你还不够格!

    这俩人带着王府兵马,大摇大摆,把军粮悉数运出,只留下一个暴跳如雷的蓝玉。

    “王爷,没看出来,你还真够意思!”

    刘淳坐在马背上,想到蓝玉吃人的样子,就手舞足蹈,嘴上没了把门的。

    朱棣哼了一声,“你先别往自己脸上贴金,蓝玉不把我放在眼里,给他点教训,也是应该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本王可是救了你,就没有什么表示?”

    还真是现实啊!

    刘淳刚刚升起的那点感激之情,一下子消失大半。

    “王爷想要答谢,我也没有什么更好的东西,只是做了点火药,不知道王爷有没有兴趣。”

    朱棣半真半假,没想到诈了刘淳两句,还真掏出好东西了!

    “你小子懂得火药?”

    “那是自然,我们郭氏门下,都会用火药开山取石,修桥铺路。”

    能炸开山石,自然能炸死鞑子。

    朱棣沉吟道:“本王刚刚得到了一批从应天运来的火药,你的火药,比之如何?”

    “至少一倍以上!”刘淳信心满满,他接手白羊口,弄到了几条火铳,也装模作样,打了几次。不得不说,明朝的黑火药还不算成熟,比例不合适,打过之后,残留的渣滓太多。

    刘淳按照完美的比例,配置了五十斤火药,老爹柳三亲自验证过,威力大了至少两倍!刘淳还是个谦虚的好孩子。

    “嗯,本王请宋国公,颖国公,还有……永昌侯,一起来开开眼界!”朱棣很想看到蓝玉吃苍蝇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