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给老爹说媒 奋斗在洪武末年

    老冯胜也没有料到,还能见到柳三,几十年的征战,死了太多的袍泽兄弟,还有很多人被分派到各处,屯田戍边,相距几千里,想要再见,怕是要到阴曹地府了。

    因此冯胜立刻让人,把柳三叫到军营。

    三爷风尘仆仆赶来,他也算是见过大世面,伺候过朱元璋,面对再大的人物,也不会失态,可见到了冯胜,却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三儿见过国公爷!祝国公爷福寿安康,长命百岁!”

    冯胜哈哈大笑,主动过来,把柳三给拉了起来。

    敲了他半天,然后感叹道:“你都胡子一大把了,也当爹了,真不容易啊!”

    柳三脸色微红,不好意思道:“国公爷,那小子是我收的义子,俺,俺还是光棍一个哩!”

    “哦?”冯胜好奇道:“你小子傻了,咋不知道娶媳妇哩?”

    柳三无奈挠头,只好把经过说了一遍……冯胜这才知道,敢情在大都之战后,柳三被调入了拱卫司。

    拱卫司是锦衣卫的前身,有一项使命就是监督朝中文武,冯胜也在其中,而且当时他还在外面领兵征战,没见过柳三,是情理之中,柳三也不敢往冯胜身边凑合。

    后来冯胜回京,柳三却主动请令,到了北平,一晃就是二十年的时间!

    想起当初,柳三是朱元璋收养的众多孤儿之一,他长大从军之后,最先在冯胜手下当兵,后来足足干了两年多的亲卫。

    直到攻击大都前,柳三才被调到徐达手下。

    要说起来,跟这帮开国功臣,最熟悉的就是冯胜。

    “国公爷,请恕三儿的罪过,这么多年,都没去给国公爷问安。”

    冯胜倒是很大度,笑道:“你也有自己的职责,当年跟着老夫的那些亲卫,活下来的十不存一,等有空了,你去见见老朋友吧。”

    “哎!”柳三痛快答应。

    他们又说了几句,冯胜身为宋国公,三军统帅,也不便在柳三身上多浪费时间。他这是来勘察朱棣的兵马,老国公亲自去查看了那些净水的木桶,勉力几句,就想要离开。

    刘淳眼见得人要走了,可还有大事没说呢!

    “那个……国公爷,您提到,要,要让我爹当侄女婿,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柳三不知道冯胜讲了什么,他狠狠一瞪刘淳,“小崽子,你别胡说八道,冯家姑娘,何等尊贵,也是你能编排的,还不赶快闭嘴!”

    他转头要替刘淳请罪,冯胜却长叹一声。

    “三儿啊,若是当初,我能坚持,兴许那丫头就不会这么苦命了!”

    冯胜终于把事情说了出来……原来冯胜还有个哥哥,叫冯国用,当初两兄弟一起投靠朱元璋,冯国用的本事可比弟弟大多了。

    冯国用文武全才,他对朱元璋有多重要呢?

    仅仅举一个例子就知道了,攻击金陵,作为争霸天下的根本,就是冯国用提出的。攻下金陵之后,招降了三万多俘虏,当时人心不定,老朱从俘虏中挑选五百人,担任自己的亲卫,以示信任。

    而冯国用,就是唯一跟在朱元璋身边的旧人,等于是老朱把一条命托付给了冯国用!

    这份信任,那叫恐怖如斯啊!

    假如老冯能活着,至少是跟李善长一个级别的,搞不好能跟徐达和常遇春一较长短。

    可惜的是冯国用英年早逝,三十六岁就在军中暴毙。

    即便如此,等老朱登基之后,还是追封冯国用为郢国公。

    冯胜提到的侄女,正是冯国用的女儿。

    “大哥生前就跟我讲过,我们兄弟两个。已经十分显赫,切不可以姻亲的方式,结党营私,因此他主张在军中找个老实可靠的人当女婿。不要官职多高,关口是人品方正!

    “当时你小子人长得好看,虽然粗鲁一点,但老实正直,老夫就想着把侄女许配给你。”冯胜道:“我那侄女也是同意的,奈何啊,老夫晚了一步,我那老嫂子提前做主,找了一个国子监生当女婿。”

    难怪冯胜不愿多谈,这里面还涉及到他们冯家的密辛。

    冯国用的妻子认为大将难免阵前亡,丈夫在军中暴卒,她不想女儿再受苦,就急急忙忙,找了个监生,指望着女儿能安安稳稳,过太平日子。

    可等成亲之后,老夫人才发现她错了,错得离谱!

    那小子没装多久,就原形毕露,参加文会,花天酒地,结交朋友,到处吹嘘,尤其过分,还跑去秦淮河,逛花船,狎名妓。

    他公然跟狐朋狗友讲,一看到妻子的那双大脚,就恶心呕吐!

    一个女人,不懂女红,不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整天舞刀弄枪,简直是个母夜叉!娶了她,人生大不幸!

    说的次数多了,岂能不传到冯家的耳朵里。

    这下子可热闹了,先是每天争吵,发展到后来,就是全武行。足足闹了好几年,活活把老太太给气死了。

    后来,那小子也因为在画舫喝酒过量,掉到了秦淮河,给淹死了。

    从那之后,冯姑娘一气之下,挽起头发,在应天的一处尼姑庵里带发修行,算起来都有十多年了。

    冯胜粗略讲了一下经过,刘淳似有所悟。敢情又是个“河东狮”的翻版,冯小姐一个将门虎女,跟国子监生之间,完全没什么共同语言,也没有感情基础。

    遇上了好人,还能磨合,白头偕老。

    遇人不淑,就难免如此。

    河东狮后来不就是被丈夫休了吗!人家还是柳氏千金呢!可比冯家的女人尊贵多了!

    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冯胜贵为宋国公,也没法替侄女做主。

    现在想想,假如他能强硬一点,尽早成全侄女跟柳三,兴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当然了,这也是老天跟柳三开了个玩笑。

    同为朱元璋收养的孤儿,沐英镇守云南,是一方的土皇帝,他才是区区百户。而且柳三的机会也不止如此,假如他能娶了冯姑娘,有冯胜的提携庇护,二十年,足够混个将军当当,搞不好还能封个伯爵,侯爵……只能说造化弄人。

    ……

    回到了住处,只剩下父子俩人,刘淳就发现柳三黑口黑脸,不停握拳头,十分可怕!

    “怎么,你后悔了吧?”

    “我是后悔,我后悔没宰了那个孙子!”柳三挥拳,狠狠一锤桌面,咬着牙,瞪着眼,怒冲冲道:“冯姑娘多好的人,那小子怎么就不知道珍惜!”

    刘淳眼前一亮,“你见过冯姑娘?”

    “当然,她当年才十几岁,经常穿着男装,跑去军营见叔叔,那,那时候我都,都不敢抬头看她……”

    三爷说到这里,眼前就浮现出一个俏丽活泼的身影,哪怕过去了多年,依旧清晰无比!

    其实扪心自问,二十年没有娶亲,不是没有机会,未尝不是和冯姑娘有关系……只是三爷清楚自己的地位,二十年前,他还是个小伙子,别的不成,至少长得还可以,不比刘淳差!

    可二十年过去了,满脸的大胡子,半老不老的,哪还敢奢望什么?

    只是想不到,冯姑娘居然会过得这么苦?

    唉!

    三爷辗转反侧,睡不着了。

    而刘淳呢,他同样睡不着,第二天,他早早爬起来,跑去燕王府,先找到了小胖墩,然后让他带着,去求见徐氏。

    “唉,冯姐姐这些年,着实过得太苦了。”徐氏叹道:“可我也没有把握,能帮上什么忙!对了,倒是我三妹,她从小喜欢佛道,跟冯姐姐说得上话,我给她写封信,让她探探口风,成与不成,就看天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