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挣钱娶媳妇 奋斗在洪武末年

    “王爷,妾身跟你说件奇事。”徐妙云掩口轻笑,就把刘淳请她帮忙说亲的事情讲了一遍。

    朱棣听后哑然,“这个小兔崽子,倒替他爹保媒,传出去,也是一桩奇闻!”

    徐妙云笑道:“柳小郎还是有良心的,别看他认了干爹不久,可处处都替他干爹想,什么好事,也不忘了他。”

    朱棣不客气道:“可好事也不能总围着他们家转!柳三区区一个百户,就算冯胜有意点头,冯姑娘那边也未必答应,更何况冯家大房还有人呢!你这事管得多余!”

    徐妙云道:“王爷,非是妾身多事,还不都是我那个三妹,她小时候多病体弱,父亲为了能让她平安长大,就把她放到了尼姑庵住了三年。谁知道这下子不打紧,这个妮子反而喜好上了佛法,有事没事,总往冯姐姐那边跑。她年少不更事,冯姐姐又心灰意冷,我是真怕她受了冯姐姐的影响,这要是成了尼姑,一辈子岂不是完蛋了!”

    徐达有三个女儿,最小的,也最受全家宠爱的就是老三徐妙锦,朱棣没来北平之前,还去过几次,小妮子古灵精怪的,可招人喜欢了。

    “夫人,你这是用心良苦啊!把冯姑娘的亲事解决了。咱三妹就没了去处,可以老实在家里待着了。”朱棣恍然大悟。

    徐妙云哼了一声,“那小妮子才不会老实呢,妾身琢磨着让她先来北平散散心,要不去二妹那里也行,玩个三年五载的,找个合适的人家嫁了。我爹走了,我这个当姐姐的不能让她受委屈不是!”

    ……

    刘淳不知道徐妙云的想法,他只是觉得事情无比顺利,王妃居然这么好说话,不会是把我当成了心腹看待吧?

    刘淳臭屁了一会儿,就赶快来见柳三。

    三爷还郁闷着呢,他还想帮帮冯姑娘,可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人家叔父都没有法子,他一个外人,又能如何?

    “不用着急了。”

    刘淳笑呵呵把经过讲了一遍,“爹,你很快就能成亲了。”

    话说出来,貌似有点别扭,不管了,就是这么回事!

    “我一定想办法,让你跟冯姑娘凑成一对,阴差阳错,隔了二十年的鸳鸯,该凑到一起了。你们快点成亲,估计不会耽误正事,很快柳家就后继有人了,怎么样,高兴不?”

    三爷听得都傻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好嘛,他的事情让刘淳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小兔崽子,你狗胆包天!”三爷举起巴掌,怒吼道:“这事情你也敢替我做主?”

    刘淳正色道:“我现在也是你的儿子,所以小兔崽子啊,狗胆啊,这类的词儿少说,对你不好,我是真心!”

    三爷气得笑了,“好啊,我不说,我特娘的打死你!”

    这爷俩在屋子里你追我赶,弄得鸡飞狗跳,折腾了足足一刻钟,三爷停下来,喘着粗气,老脸涨得通红。

    “你,你小子简直可恶!你想我把老脸都丢光吗?”

    刘淳同样大口喘气,“这叫什么话,能娶到郢国公的千金,哪怕二婚,也不亏待你!”

    “你放屁!”三爷老脸发烧,拧眉瞪眼,“你,你有脑子吗?人家,人家能看得上我吗?”

    三爷终于说了实话。

    冯姑娘可是他年轻时候的女神,怎么能不想着娶回家!

    可问题是也要高攀得上才行!

    双方实在是太悬殊了,根本是两个世界,怎么能凑到一起?

    柳三是想都不敢想。

    刘淳却不这么看,他喘息道:“爹,你先别妄自菲薄,我觉得你至少有两点优势!”

    “什么两点?”

    “第一呢,你人品不差,宋国公,燕王妃都清楚,会替你美言的。”

    三爷哼了一声,“光是美言就有用了?我一没钱,二没势,区区百户,上得了台面吗?”

    刘淳笑道:“这就要看第二点优势了。”

    “什么?”

    刘淳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你还有我啊!”

    刘淳凑到了三爷近前,按着他的肩头,父子俩并排坐下,刘淳耐心道:“爹,咱们把话挑明了,冯姑娘也上了年纪,她爹死的早,你们的差距并不是那么大。我们大明的公主都能嫁给平民百姓,更何况是国公之女了。”

    三爷挺精明个人,遇到了情之一字,脑袋也不够用了,愣是被刘淳忽悠得团团转。

    “其实事情没有那么麻烦,只要你展示了实力,宋国公就会点头的。”

    “实力,什么实力?”

    “当然是经济实力了,要保证冯姑娘嫁过来能过得上好日子。”刘淳也真是敢想,人家国公的贵女,放着好好的京城不待,干嘛跑北平来吹西北风,这不是痴心妄想吗?

    不管什么时候,结婚都是件花钱的事情!

    柳三傻乎乎附和道:“是应该多挣钱,北平风沙大,冬天太冷,要给她修个大宅子,最好有暖泉的,还有请百十个丫鬟伺候,山珍海味,绫罗绸缎,什么都最好的……”三爷脑袋都大了。

    这要多少钱啊?

    眼下的家底儿可不够!

    挣钱,必须挣钱!

    不挣钱,哪来的媳妇!

    “臭小子,你现在就跟我回白羊口。”

    三爷简直疯了,刘淳几乎被拖着,离开了军营,骑着马狂奔,返回白羊口。

    ……

    前后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发生在白羊口的变化,比过去二十年都来得剧烈!

    刘淳从朱棣那里弄来了订单,立刻就把白羊口的百姓聚集起来。

    柳三是百户,战时动员民夫,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每户一丁,百姓都有了准备。

    可谁知道,这一次的情况不同了。

    不光是壮丁,要所有人都参与,哪怕女人也不例外!

    百姓们都傻了,过去征用民夫,也没有这么干的,上面这是想逼死大家伙啊?可很快就没人这么想了。

    不是白干活,给工钱,还给田产!

    就是原来吕家的田,都是上等的好地!

    再也不用废话了,整个白羊口都动了起来,甚至周围的几个村子也有人前来。

    刘淳针对所有人,进行了详细的分工。

    青壮的男丁,负责炒熟米豆,放在磨盘碾碎。

    女人则是赶制粮袋和荷包。

    另外,刘淳又挑选了几十个机灵的,有人去收购旧衣服,有人去采买所需的调料针线,有人去北平的粮仓运回军粮。

    最后,刘淳找到了邻近的工匠,又从北平借来了二十名匠户,赶制了风车磨盘和水车磨盘。

    因此离着老远,就能看到高大的风车,还有不停转动的水车,就像是巨灵神降世似的,给这个小村子增加了几分工业的气息!

    刘淳这小子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田是要给的,可工钱吗?呵呵……别误会,他不是要克扣,而是想换个方式。

    现金有,但也可以领粮食。

    就是从北平运来的军粮!

    老百姓还没有从饥饿当中走出来,在他们看来,粮食可比钱实在多了,而且刘淳给得又多,谁还能拒绝!

    百姓领得高兴,而刘淳也发得开心!

    运输军粮是有耗损的,他从北平的粮仓,可以多领一些出来……多出来的这点,足够支付工钱!

    换句话说,多少钱都是这小子净赚!什么叫黑心资本家啊!

    “那个……乡亲们,又有了一大笔订单,宋国公需要三万人的军粮,另外呢,还要一万斤火药!”刘淳笑呵呵的宣布,“大家伙放心,只要跟着我干,年底家家户户有肉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