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李勣空城退兵 隋末之大夏龙雀

    河内城,郭孝恪站在城墙上,看着城下的军队,这是阚棱所率领的大军,大军并没有多少,但大军队列齐整,煞气冲天。

    “郭孝恪,大将军亲领十万大军攻入河内,你已经被我大军围困,现在若是投降,大将军还可以饶了你的性命。”阚棱看着城墙上的郭孝恪,大声劝降道:“李唐已经败亡在即,将军也是聪明人,难道就想着为李世民卖命吗?”

    “李世民虽然对我没有什么恩惠,但大将军却不一样,将军,你若是让我在这里守上三天,三天之后,我就归顺大夏,将军以为如何?”郭孝恪想了想,才大声说道:“将军,还请将军成全末将。”

    “传闻,当初李勣就曾经用这种计策骗了窦建德,怎么,你认为某家和窦建德一样的愚蠢吗?”阚棱哈哈大笑,手中的长槊指着郭孝恪,冷哼道:“要么投降,要么就是一个死字。”

    “那就战吧!”郭孝恪终于撕开了自己的面目,一箭射出,朝阚棱射去。忠诚自然是不可能的,天下的局势是什么样子的,郭孝恪是知道的,李唐迟早是要失败的,归顺大夏是唯一的选择,可是既然是要归顺,还需要展示一下自己神勇,让大夏知道自己的作用。

    “进攻。”阚棱也不生气,大夏雄踞天下,兵强马壮,兵马无数,夺取河内也是迟早的事情,他现在担心的是,李靖能不能及时的追击到李勣。

    王屋,李勣刚刚睡下,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阵喊杀声,他猛然之间就变了颜色,他身边的兵马并没有多少,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离开这里,河东兵马距离自己还有一段时间,只是依靠自己手中的这点兵马能行吗?对面的是什么人?李勣最担心的是李靖。李靖的大名早就名扬天下,李勣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抵挡住李靖的进攻。

    “应该是敌人的先头部队,否则的话,不会如此快速的追上来的。”城墙上,李勣看见远处有一队骑兵杀来,火把笼罩夜空,好像是一条长龙,朝王屋县杀来,李勣想了想,认为能够这么快就能追上自己,一定不是大夏的主力,不过是先头部队而已。

    “大将军,现在该如何是好?”身边的亲卫有些担心道:“不如让小人护卫将军离去,我们的马快,一定可以逃走,只要翻过了王屋山,敌人想追也追不上。”

    “敌人有可能是一人双骑,所以才会这么快追上我们。”李勣将逃跑的念头打消,自己离开河阳都这么长时间了,刚刚在王屋休息了片刻,敌人就已经杀来了,唯一的可能,就是敌人一人双骑,专门来追击自己的。

    “打开城门,城门后,点燃火把。”李勣忽然轻笑道:“让城中的弓弩手都集结起来,埋伏在城门四周,只要本将军一声令下,就万箭齐发。”

    “将军准备布下空城计?”身边的亲卫忍不住说道:“我们这周围不过百人,就算是加上衙役,也不过两百人,一通箭雨之后,敌人肯定会发现。”

    “放心,今夜他们是不会进军的。”李勣摆了摆手,让身边的亲卫下去准备不提,他自己站在城墙垛子后面,双手靠着后背,静静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好像根本就没有将敌人放在眼中一样。城门下,城门大开,城门之后,就见无数火盆被点燃,将城门口的点燃,好像是在白昼一样。

    很快,就有一队骑兵杀来,约有千人的模样,果然是一人双骑,为首之人面色俊朗,手执长枪,他是江左闵氏子弟闵浩,自幼好武,加入大夏军队之后,屡立战功,甚至还在江左武学中学习过,前途无量。这次奉了李靖之命,前来追击李勣。

    “校尉,敌人的城门大开,冲进去吧!”闵浩身边的亲兵,看见了王屋县城门大开,忍不住说道:“不会是因为敌人看见我们大军前来,给吓跑了吧!”

    “敌人用的是空城计,这样的小伎俩居然还想瞒过本校尉?”闵浩看着对面的王屋县,想到自己在武学中学到的东西,笑呵呵的说道:“都说李勣阴谋诡计甚多,甚至可以与大将军相提并论,现在看来,这大概是李唐内部的人帮助他四处宣扬的结果吧!”

    “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只要冲进去,就能将敌人解决,还有可能将李勣生擒活捉。”身边的亲卫脸上露出兴奋之色,若是能将李勣生擒活捉,那该是何等的功劳。

    闵浩听了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他正待挥手,让身后的骑兵发起进攻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什么,面色微微一变,赶紧从一边亲卫手中接过千里镜,借着一点月光望了过去,顿时面色大变,只见城中火盆旁边,寒光闪闪,分明是有无数兵器在附近,联想起来,闵浩哪里不知道,在这城中恐怕早就布下埋伏了。

    “是了,这个李勣肯定是知道了我的出身,稍微有点常识的人,肯定认为这是空城计,城中也没有埋伏,肯定会一口气冲进去,那个时候,城中肯定是万箭齐发,想不死都难。这个该死的李勣,的确是阴险狡诈,连陛下都忌惮此人。”闵浩想到这一点,赶紧举起手中的长槊,大声吼道。

    “且慢,城中有埋伏。”

    身后正准备冲锋的大夏士兵听了之后,赶紧勒住了战马,战马发出一阵阵嘶鸣之声,众人纷纷望着闵浩,难道这城中真的有埋伏不成,众人有些迟疑了。

    若是在野外,这点埋伏根本不算什么,千余骑兵足以逃出生天,但是在城中就不一样,有的时候,一把火就能将自己等人烧死,在暗处射出的利箭,弄不好就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闵浩扫了周围一眼,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之色,最后挥了挥手,大声说道:“前队变后队,撤军二十里。等明日再来进攻。”闵浩终于决定撤军,在这种情况不明的情况下,撤军是最好的选择。

    城墙上,李勣看着骑兵缓缓后撤,顿时松了一口气,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若是一般人,或许早就杀进来了。但大夏的领军者不一样,这些人都是从江都武学中出来的,想的东西比别人多一些,加上自己的名声,或许能够成功。

    李勣这是在赌,最后他成功了,敌人真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坚信在城中有埋伏,所以撤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