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上当 隋末之大夏龙雀

    马蹄声在晋阳天街上响起,骑兵飞奔,街道两边的人纷纷躲闪,大家都知道这是紧急公文,否则的话,骑兵也是不可能在中间御道上狂奔的。只是有见识的人看着飞奔而来的士卒,脸上都露出担忧之色。

    “恐怕不大太平了。”陈叔达看着远处飞奔而来的骑兵,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你认为这个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裴寂看着骑兵,紧了紧衣服,不在意的说道:“壶关、井径口、飞狐径都已经封锁起来了,河东有黄河天险,听说李勣在黄河那边布下了烽火台,一旦大夏入侵,大军很快就能杀过去,将敌人赶到黄河中去。”

    “听上去好像天下无事,但实际上,四处都是充满着危险。”陈叔达摇摇头。他不相信裴寂不知道这一点,突厥人撤退了,但很快大夏军队除掉一部分大军礼送颉利可汗出境之外,井径口、飞狐径都已经出现了大夏的兵马,大军蜂拥而来,堵住了大唐士兵东进冀州的途径,也同样彻底的将大唐封锁在并州。

    “危险又能如何?现在朝廷可不会用我们了。”裴寂冷哼了一声,说道:“现在是太子当政,看见没有,刚才那支骑兵是到东宫去的。现在所有的军政大事都已经交给了太子处理,有你我什么事情呢?陈兄,你也是江南世家之一,这些年难道就没有想过回去看看吗?”裴寂开始为大事拉拢人手了,出身江左世家吴郡陈氏的陈叔达就是自己拉拢的目标。

    “江左?还有机会回去吗?”陈叔达闻言脸上露出一丝萧瑟来,淡淡的说道:“裴大人,你这次来找我,恐怕是有其他的事情吧!”陈叔达望着裴寂,目光中充斥着一丝审视,大家以前虽然是同一个阵营的,但对待李世民的态度不一样。

    “老夫能有什么事情,只不过请你来吃酒而已。”裴寂摇摇头,在心中,瞬间就不想继续谈下去,这个陈叔达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他陈氏在江左还是有些名声的,就算是大夏攻入并州,也不会将他怎么样的,现在找他商谈此事,弄不好还会有危险。

    陈叔达看了裴寂一眼,忽然低声说道:“听说东门最近出现了不少带江东口音的人,不知道裴大人可知道此事?”

    裴寂听了面色一白,装作惊讶的说道:“还有此事,这个时候怎么会有操江东口音的人呢?陈大人,你不会弄错吧!”

    “太子是一个厉害人物,他手下的玄甲卫、天策卫都是不简单,还有,我昨天在东门附近看见了武士彟了。”陈叔达淡淡的说道:“裴大人,太子这个人就算是明知道失败,也想挣扎一二,这个时候,老夫认为裴大人还是谨慎一二为好,要知道,就是陛下,在这个时候,也未必能保住你我啊!”

    裴寂心中骇然,连连点头,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敢辩解,眼前的陈叔达分明早就知道这里面的事情了,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背叛大唐,投奔李煜的可能性或许没有,但两边都不得罪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裴大人,下官先告辞了。”陈叔达拱了拱手,走了两步,忽然又说道:“裴大人今日请我,改日下官再请裴大人光临寒舍。前段时间有个老乡送来一坛桂花酒,是下官老宅前的桂花树上摘下来的,裴大人若是愿意,可以来我府上。”

    裴寂听了喜出望外,连连点头。真是时来运转,没想到在这背后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陈叔达居然也和江南陈氏对接上了。

    “当,当!”他正待说话,忽然远处有钟声响起,钟声急促,裴寂和陈叔达两人相互望了一眼,赶紧朝酒楼外冲了出去,这是晋阳太极宫中景阳钟声,是用来召集群臣的,一般的非大事不会敲钟,这个时候景阳钟声响起,说明有大事发生了。

    “恐怕有大事发生了。”陈叔达忍不住说道:“莫非大夏入侵了?”这个时候能有这种事情发生,唯一的可能就是大夏在这个时候进攻,联想到刚才飞奔而过的传信兵,两人就知道事情已经接近真相了,大夏真的在突厥人离开之后,迫不及待的对大唐发起了进攻。

    等到两人赶到太极宫的时候,发现多日不曾上朝的李渊也上朝了,而且是面色铁青,站在下面的李世民脸色也不好看。

    “大夏已经发起了进攻,大将军李靖亲自率领十万大军,夜间渡过黄河,攻入河内,河内失守,李勣派人送来书信,请朝廷出兵绛郡,护住壶关,免得被李靖从将军进攻壶关。”裴寂旁边,王珪低声说道,这才让裴寂知道事情的真相。

    “好一个李靖。”裴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没想到事情发展的如此之快,李靖不仅仅发起了进攻,而且攻取了河内,让大唐失去了天险。

    “众卿,李靖已经占据了河内,朝廷决定派兵增援。以淮安王李神通领晋阳兵马五万人,前往绛郡,抵挡李靖的进攻。”李渊扫了众人一眼,面色平静。

    “陛下,晋阳虽然有些兵马,但五万大军一旦离开晋阳,晋阳空虚,还请陛下明察。”裴寂眼珠转动,赶紧出言说道:“不如在绛郡征召一些兵马。”

    “裴卿,这个时候征召兵马已经来不及了,晋阳的守军必须南下,否则的话,就不能抵挡李靖的进攻。”李渊摇摇头,环视众人,说道:“以前防御李贼,就是依靠太行山和黄河天险,现在没想到李贼如此胆大,居然在晚上渡过了黄河天险,现在失去了天险就等于失去了地利。晋阳出兵五万,就意味着晋阳空虚,所以,朕要征召诸位的私兵,还要需要诸位捐出钱财,帮助朝廷渡过难关。”

    “众卿放心,只要渡过难关,我大唐与诸位共天下。”李世民也出言说道。

    “陛下,臣愿意献出家中的私兵,并且献金十万贯。”裴寂眼珠转动,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