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威慑与拉拢 隋末之大夏龙雀

    战鼓声响起,无数骑兵在草原上飞奔,利箭在空中飞舞,笼罩在战场之上,靶子已经被射成刺猬了,又有骑兵飞奔而来,纷纷从手中飞出一个黑漆漆的东西,阵地上发出一阵阵惊天巨响,一个刺鼻的气息随风而来,等到大风吹走的时候,阵地上一片狼藉,那些稻草人已经被炸的粉碎。最后仍然是一支骑兵杀入阵地中,战刀上寒光闪闪,斩杀着残敌。

    卢龙塞上,大皇帝陛下高坐在宝座之上,旁边坐着的是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微微隆起的小腹,说明此女已经得到天子的恩宠。

    在大夏文武官员之后,就是来自草原上的大大小小的部落,这些部落首领身上都是穿金戴银,一副暴发户的模样,但此刻,嘴巴都张的老大,死死的望着城下的一幕。

    原本认为大皇帝陛下的演武不过是展示大夏骑兵的雄壮来的,这些平日里他们也曾经见过大夏骑兵的厉害,但没有想到的是,大夏皇帝不仅仅展示了骑兵的威风,更是展示了新式的武器,就好像是巨雷一样,随军而行,一阵呼啸,面前的千余稻草人瞬间被炸飞。这若是在战场上,一各千人队,多长时间可以歼灭。这些部落贵族们想到这里,心中一阵发冷。

    “这是恐吓,这是恐吓。”坐在李煜不远处的夷男,手中的糕点跌落盘子上都不知道,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大夏的厉害,有这样的武器,莫说是颉利可汗,就算是十个颉利可汗也不是他的对手。夷男这个时候感到十分庆幸,庆幸自己帮助了李煜,否则的话,这个时候,自己也是和颉利、统叶户两人一个命运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种手榴弹制作起来十分麻烦,李煜自己都没有多少,别看下面爆炸声连连,看上去气势雄浑,但实际上,差点将李煜的一点库存消耗一空。再炸下去,还真的会露馅的。

    李煜坐在龙椅上,看着四周的模样,脸上顿时露出得意之色。这些土鳖,果然是没有见识过神器。再说上几句,就不相信没有大夏的忠臣。

    “大夏神威,大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一阵山呼声传了出来,城墙上无论大夏臣子还是草原部落贵族,纷纷跪在地上,连带着城下的士兵也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金德曼双目中闪烁着火热的光芒,宛若秋水一般,这才是大皇帝陛下,远不是新罗国国王可以比拟的。新罗国的国王在国内有的时候自称皇帝,有的时候称王,但又能如何,哪里有大皇帝陛下如此威风。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起来吧!”李煜哈哈大笑,这只是基操,没事看看后世的阅兵演习,那才是规模宏大,眼前的这样一切,只是小儿科而已,不过在某些方面,不是阅兵演习可以比拟的。

    “你们都是草原上的霸主,是草原上的雄鹰,有些人朕见过,有些人朕没有见过,有的人朕听过你们部落的名字,有些朕没有听过,不过这没有关系,既然来到卢龙塞,那就说明,你们心中有我大夏,朕心甚慰。”李煜笑眯眯的扫了众人。

    “陛下宛若太阳一样,光辉永照草原,我等是迷途的羔羊,只能追随陛下的脚步。”夷男可汗双目中闪烁着光芒,他看上了手榴弹,试想在进攻的时候,若是有这么多的手榴弹进攻,所向披靡,还有谁能够抵挡自己的进攻,统治草原也就变的十分简单了。

    “日月所照,铁蹄所踏,皆为夏土,臣等愿意匍匐在陛下的脚下,跟随陛下的战靴,征讨四方。”离保拜倒在地,山呼万岁。

    “该死的奚人,真是可恶。”夷男望着跪在地上的离保,这个阿谀谄媚之徒,居然将自己心里面的话说了出来,让他十分厌恶。

    “陛下,臣愿意做陛下手中的战刀,陛下指向哪里,臣就打向哪里。”夷男也大声说道。跟随大夏的脚步,难道不香吗?你离保可以,我夷男同样可以,看看这几日,利用大夏的名义,夷男身边已经聚集了不少的部落了,若是这次能得到大夏的资助,自己成为大夏在草原上的代理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你们的心思,朕都知道,实际上,朕希望草原是和平的,大家在各自的地方放牧不是很好吗?为什么打打杀杀的呢?”李煜轻笑道:“你们看看这卢龙塞,是不是比你们的大帐更加奢华,这只是我大夏的北疆,若是进入中原,你们发现中原更加的繁华,朕正在兴建燕京,那里将会是大夏最繁华的地方,朕会给你们每个人都留下奢华府邸,以后每年你们来觐见的时候,就住在那里,当然,若是一直住下去,也是可以的,朕欢迎你们的到来。”

    夷男等人还没有说话,其他的小部落却不一样,听了旁边翻译的话后,各个嘴巴张的老大,这段时间,卢龙塞的模样,他们是见过了,比自己的部落肯定是繁华的很,更不用想燕京了。若是在燕京有一个豪华的府邸,那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陛下,我们都可以在中原安家吗?”一个小部落的首领脸上露出激动之色。中原是多么让人向往的地方。

    “自然可以。”李煜笑呵呵的说道:“只是有一点很困难,你说的话,朕听不懂,朕说的话,你听不懂,还要找人翻译,这可不行,你要在中原生活,享受荣华富贵,就需要会说中原话。现在许多地方都在说中原话,这将是世人说话的通用语言,不光是你,还有你的部下,都要学。”

    “学一定学。”这些部落首领听了之后,纷纷点头。想要享受荣华富贵,就需要学汉语,不然的话,怎么跟汉人打交道呢?

    夷男一颗心都跌入谷底了,作为一个有野心的人,知道相比较刀剑,文字更具有杀伤力。十数年后,或许下一代的时候,无人说草原语言了,大夏的汉语成为世上仅有的语言。偏偏自己还不敢拒绝。

    他看着周围那些欣喜若狂的部落首领们,心中一阵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