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就是这么想的 隋末之大夏龙雀

    书房内,李煜靠在椅子上,身后的金德曼却是小心翼翼的给李煜按着太阳穴,李煜呼吸也变的缓慢起来,在这方面,新罗女似乎都有天分。

    内侍走了进来,看见如此模样,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但还是壮着胆子喊了一声。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李煜微微有些不满。

    “回陛下的话,向将军有紧急情况前来报道。”内侍哭丧着脸说道。

    “向伯玉?快,让他进来。”李煜一下子从躺椅上坐了起来,能让向伯玉前来,必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果然,向伯玉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正待说话,却见金德曼在一边,行礼之后赶紧站在一边。

    “你先回去休息,等下朕过去看你。”李煜见状,轻笑道:“这个时候,你需要多休息。南边进贡的燕窝已经到了,朕已经吩咐御厨弄一碗给你。”

    “谢陛下圣恩。”金德曼心中虽然好奇,但还是退了下去,在这里,她只是李煜的嫔妃,而不是新罗的公主,李煜高兴的时候,可以过来听听,但大多数,她还是退在一边的。

    “说吧,什么事情这么着急?”等金德曼走了之后,李煜才询问道:“莫非新罗出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慌乱?”

    “陛下神机妙算,新罗出事情了,凤卫传来紧急消息,新罗王被人围杀,新罗国葛文王金伯饭已经即位为新的新罗王了。”向伯玉苦笑道:“是金伯饭、金正天造反的,金白净死了,他们的大上等,哦,也就是宰相死了,礼部尚书也死了。”

    “嘿嘿,真是有意思,平时不造反,偏偏在这个时候造反,金白净执掌新罗这么多年了,难道没有一个忠心的人物吗?好歹他也是有功劳的吧!下面的人就这么死了?”李煜很惊讶。一个做了十几年皇帝的人,就这样被人造反了?是敌人厉害,还是金白净愚蠢了。

    “这个,说起来,还是跟陛下有关系,金妃娘娘侍奉陛下的事情,已经传到了新罗,新罗国的年轻人顿时就不满了,金白净身边的亲兵都是花郎组成的,而且,新罗国的贵族们认为,一旦金妃娘娘诞下皇子,必定是新罗国的国王,出身大夏的新罗国国王,或许不会承认骨品制度,而且会重用大夏人,进而剥夺新罗贵族的权势,这大概是金伯饭造反能够成功的原因。”

    李煜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贵族反对,军中青壮势力反对,金白净不死,这个王位恐怕也做不长了。只是新罗国这么做,难道就没有考虑过我大夏的反应吗?”

    “这个,陛下,金伯饭已经派出大臣伊宿,护卫新罗郡主前来觐见天子,请求得到陛下的敕封。”向伯玉赶紧说道。

    “呵呵,想来和亲?”李煜轻笑了一声,说道:“好啊,有点意思。”

    向伯玉心中一冷,李煜的笑声中充斥着冰冷,还有一丝杀机。他心中为新罗一阵默哀,大皇帝陛下的心思岂是一般人能够猜出来的,可以想象的到,新罗要倒霉了。

    “陛下,新罗胆大妄为,着实可恶。”向伯玉赶紧说道。

    “呵呵,女色,新罗居然想以美色来魅惑朕,有些意思。”李煜一愣,顿时哈哈大笑,所谓的觐见是假的,不过是以金胜曼的美色来迷惑自己,好让自己承认新罗的事情而已。

    “陛下,新罗贼子可恶,臣认为不如斩之。”向伯玉赶紧表了自己的意思,与新罗金伯饭相比,眼前的金德曼已经怀了大夏皇帝的血脉,一个小小的新罗自然是不用放在心上。

    “哼,这些新罗人还真是聪明,朕就是这么想的,用朕的儿子统治新罗,潜移默化之下,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夺取新罗,现在被他们发现了,那又能如何?朕想要的东西没有人敢拒绝,既然他们拒绝了,那就是选择了战争。”李煜站起身来,冷笑道。

    “陛下,那这些人。”向伯玉额头上流出冷汗。

    “使者杀了,金胜曼留下来,给金妃作伴。”李煜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金妃知道了,她怀有身孕,不能听见这些消息。”

    “臣明白了。”向伯玉赶紧退了下去。新罗王金白净被杀,若是被金德曼知道了,肯定很伤心。向伯玉只是可惜了金德曼的心思,原本是想着借助大夏的旗号,为新罗求来护身符,没想到,却让新罗境内的贵族们心生不满,毫不犹豫的刺杀了金白净。

    “小小新罗,居然也和朕耍心眼了。”李煜哑然失笑。

    李煜心中不知道的是,不仅仅是新罗,就是草原上的各大部落也是如此,自己和裴世矩两人的演戏,在有些人眼中并没有看出来,但在夷男、离保等人心中,却知道,这一切都是李煜故意为之。也能看的出来,大夏皇帝实际上并没有相信自己等人。

    “离保族长莫非还有其他的心思?”夷男看着面前的离保,说道:“你我一东一西,平分草原不是更好吗?大夏皇帝陛下今日和我们做买卖,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分明就是想我们互相厮杀,最后大夏得了好处。”

    “不如此,又能如何?难道将军能改变眼下的局面不成?”离保自然看出了这里面的问题,只是他没有办法改变这里的一切,大夏皇帝抽调族中精锐,加入征讨大军中,这些部落勇士都得到了好处,真正归属离保的并没有多少。

    “陛下想要的是乱中取胜,草原越乱,我们消耗的力量就越多,最后只能便宜了皇帝陛下。”夷男忍不住说道:“我们想办法避免相互厮杀就可以了。最起码短期内如此。”

    归根结底,他想和离保两人联手,平分草原。

    “你我联手?皇帝陛下能答应吗?必要的时候,大夏骑兵会不会进入其中?”离保有些担心。

    “暂时绝对不会,因为大夏军队这个时候加入其中,势必会引起草原各部的不满,必定会群起而攻之。否则的话,你认为大夏会和我们交易兵器吗?”夷男不屑的说道。他似乎已经知道李煜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