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北迁 隋末之大夏龙雀

    离保笑呵呵的并没有说话,他和夷男还是有区别的,自己已经封了爵位,只是自己索要的更多,夷男更是想分裂草原,这是和大夏皇帝对着干,离保暂时还没有这个胆子。

    “夷男可汗,不知道你可知道,契丹部落耶律涅虎已经被封为将军了,领军一万人。”离保忽然说道,言语之中多了一些嫉妒。大夏王朝的将军可不是容易得到的,耶律涅虎领军五千人,纵横辽水两岸,才有这样的成绩。再看看离保,一战之后,封了一个爵位,但并没有封将军。

    “怎么,你想劝我真正的归顺大夏?”夷男站起身来,冷笑道:“大夏皇帝是不会相信我的,也不会相信你的,包括遥辇昭古也是一样。现在那个姓耶律的起来了,你认为遥辇部还会和大夏一条心吗?他们是不会的,你奚人在中间,到时候,休要怪我等无礼了。”

    “哼,那就看你的本事了。”离保听了之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呵呵的看着夷男,这个愚蠢的家伙,还想着挑拨离间,哪里知道耶律涅虎被封为将军,对契丹部落的影响,也不知道有多少勇士想要加入大夏阵营中,遥辇昭古虽然是族长,可这件事情也不是他能阻止的,甚至离保还期盼着夷男和遥辇昭古造反,草原上需要一个新的首领,这个人应该是离保。

    夷男离开了离保的小院子,现在大多数的部落首领都聚集在卢龙塞外,他也要精心选一些人,帮助自己对付阿史那家族,对付李煜那是以后的事情,收拾这些部落也是以后的事情,阿史那家族还是很重要,这是压在众人头顶上的一座大山。

    颉利可汗已经退回龙城,统叶护可汗兵马向西,听说是去对付西域的汉人了,自己只需要对付龙城的颉利可汗就可以了。

    “陛下,夷男可汗向陛下辞行,想要回草原了。”第二天一早,李煜在金德曼的服侍下,穿上衣服,就见裴世矩在外面禀报道。

    “哦,先生和他谈好了?贸易、通行汉语?”李煜好奇的询问道,他走了出来了,一身劲装,年轻强壮,英姿勃发。

    “谈倒是谈好了,但老臣不相信他,因为贸易中,对方只有牛羊和皮毛,并没有战马。”裴世矩不屑的说道:“此人猖狂,悖逆之心差点都显在脸上了。”

    “他知道朕是不会杀他的,毕竟杀了他之后,薛延陀部肯定会倒向阿史那家族。”李煜忽然笑道:“他走就走了,朕也没有想过要用这个家伙,他们最好是将整个草原都给打烂了最好。”

    “昨天晚上,他还见了离保。”裴世矩又说道。

    “离保这个人是有野心的,但绝对不会跟着后面造反的。”李煜摇摇头,他很了解离保的为人,分明就是想趁机占便宜而已,等待着李煜出兵,等到草原上的各个部落都解决了,然后开始蚕食草原。甚至李煜还可以利用一番。

    “陛下,若是让夷男这样离开了,是不是太随便了?”裴世矩有些不甘。

    “若是没有他,朕如何能再入草原,一个颉利可汗并不算什么,杀了他,朕再想征战草原,就难了,毕竟,此战我们损失了数万人之多,也该修养生息一段时间了,看看高句丽,草原上的事情,先让夷男玩一阵子吧!”李煜摇摇头。

    一场大战下来,大夏损失了不少了,现在的草原就想是一炉火一样,稍微有点动作,就会燃烧,看看那些部落,现在见到大夏,就好像是见到了豺狼一样,若是大夏的军队再进入草原,夷男从中挑唆,这些人会再次聚集在一起,对大夏形成威胁,还不如让夷男在草原上多杀一阵,让草原上的实力多消耗一些,最后才是大夏出手的时候。

    “陛下圣明。”裴世矩想到草原上的各大部落,眉宇之间也多了一些担心,一个部落并不算什么,关键是数百部落,让这些人联合起来,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陛下,大将军求见。”外面传来内侍的声音。

    “哦,大将军来了,快请进来。”李煜听了忍不住说道:“大将军多日不来走动,今日怎么来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迎了上去。

    裴世矩看的分明,心中也是一阵感叹,能让李煜亲自出迎的人几乎没有,也只有李靖这个当朝的大将军,才有这样的荣耀。

    “大将军。”李煜刚出房门就看见李靖身披盔甲大踏步走了过来,也不待李靖行礼,就将李靖拉了过来,说道:“这几日,你都在军中,朕还要应付那些部落首领,也没有去看你。”

    “陛下严重了,老臣能吃能睡,平日里练练兵,快活的很。”李靖微微有些激动。

    “大将军,能得陛下亲迎,这满朝文武之中,恐怕也只有大将军一人了。”裴世矩言语之中有些吃味。

    “阁老说笑了,陛下仁慈,才是我们人臣的福分啊!”李靖笑呵呵的说道:“陛下,臣这次来,是想问问大军下一步有什么动作,十几万大军虽然需要休整,可是这个时候,不宜深入草原,夷男这厮恐怕就等着我们,利用我们逼迫其他的部落联合在一起,但我大军也不能在这里无所事事啊。”

    “大将军所言甚是,朕也是在考虑这个问题,不入草原,要么向西,找李勣去,要么就向东,找高句丽去,不知道大将军怎么看?”三人进了房间,就见墙壁上悬挂着一个硕大的地图。

    “现在李勣在西北搞的倒是有声有色的,大量的异族都被他打退了,李勣也是一个狠人,谁不服,就杀谁,在西域可是一个杀神啊!”李煜看着西北方向,几乎都是一片白色的。

    “不过是为王前驱而已。”裴世矩不在意的说道:“他这个时候杀的正好,等到我们去的时候,只要击败了他,西域就稳了。”李煜到现在都没有动西北,裴世矩知道原因就是在这里,李煜需要的是一战而定西北,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李勣,不然的话,大夏收拾了李勣,还要对付其他的西域小国。

    “大将军来,应该不是为了夷男而来的吧!说说吧!大将军有什么考虑?”李煜看着李靖,这个时候李靖前来,肯定是有要是的。

    “陛下,十几万大军在这里,一方面夷男不会在草原上动手的,他们只是会提防我们。只有我们的兵马离开了卢龙塞了,草原才能乱起来。”李靖又说道:“臣想的是高句丽,既然尉迟将军已经在那边行动了,我们是不是也要行动一番了。”李靖看上了高句丽,想用高句丽来练兵。

    李煜听了顿时露出一丝苦笑,说道:“也不瞒两位,上次让尉迟恭出兵是为了援救新罗,逼迫渊盖苏文退兵的,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盖苏文前脚撤兵,后脚,新罗内部就发生叛乱了,金白净被乱军所杀,现在新罗王是金伯饭。这个金伯饭让使者带着他们的公主前来和亲了。”

    “真是好大的胆子。”裴世矩和李靖两人顿时明白这里面的含义了,分明是高句丽将大夏当了冤大头,这是一件十分耻辱的事情。

    “所以朕才迟疑,战争是不是要继续打下去,这样打下去,是不是帮了新罗了。”李煜双目中寒光闪闪,从来都是自己耍别人的,现在却轮到别人来耍自己了,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陛下,老臣认为,应该和突厥人一样,坐观新罗三国厮杀,等到他们厮杀结束的时候,我们再行出兵就是了。”裴世矩建议道。

    “陛下,裴阁老的话老成谋国,不过,臣认为,我们的最终目标一个是练兵,一个是击溃高句丽,不管是因为什么缘故,只要击败高句丽就可以了。臣认为这个时候大军还是应该出击,而且以小部队进行袭扰。”李靖却出言反对。

    李煜点点头,现在进攻高句丽,主要就是练兵,不断的削弱高句丽的经济实力,至于新罗很重要的吗?只要灭了高句丽,到时候灭其宗庙就可以了,现在大军不能北进和西进,唯一的选择就是东进。

    “陛下,对付草原人需要的骑兵,现在我们已经占领了草原一部分,正好用来培养我们的骑兵,这骑兵不仅仅需要战马,更是需要熟练的骑手,培养一个骑兵也是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我们可以利用高句丽来训练和磨砺我们的骑兵。”显然李靖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功课,说出来的话,让人无话可说。

    “大将军所言甚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需要的是骑兵,现在东北广袤的土地,正是我们培养骑兵的最佳时候,不仅仅是对付草原部落,日后进攻西北也是如此。”李煜表示赞成。

    “既然如此,老臣认为,朝廷的主要精力也应该放在北面,朝廷的部分官员应该迁移到北方来了。”裴世矩眼珠转动建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