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老奸巨猾 隋末之大夏龙雀

    裴世矩回到自己的府邸,整个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定动,庶子裴符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忍不住说道:“父亲,可是朝中议事疲惫?”

    “青竹,我裴氏在燕京可营造了府邸?”裴世矩这才反应过来,看了裴符一眼。

    “自然是建造了,而且是陛下特批的,是按照二等公的规格建造的,在燕京城可是少的很。”裴符忍不住有些得意,天子恩典,这府邸也不是想建就能建的,在哪里建,建多大,是什么样的规格,都是有定数的,有些府邸大没有用,有些东西你是不能建的。

    “店铺酒楼呢?是什么情况,是买的,还是随意建造的?”裴世矩面色凝重,他的府邸,除掉维持体面之外,就是裴氏的象征,这一点相信皇帝陛下不会说什么的,但这酒楼店铺不一样。

    “父亲,这燕京原本是一个荒芜之地,只是做了京师之后,地方才变的如此紧要,以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商铺、酒楼之类的,若非我们世家前往,想要形成气候,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呢?这官府应该求这么进入其中才是。”裴符忍不住得意洋洋的说道。

    “愚蠢。”裴世矩一听顿时知道不妙了,这裴氏上下肯定是自己建造的,甚至连报备都没有报备,忍不住训斥道:“那燕京是什么地方?那是天子脚下,寸土寸金,以前是荒芜,可现在一样吗?敢在天子脚下跑马圈地,你是想找死吗?那些地都是朝廷的,都是天子的。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不花钱就占据地方,自己营造商铺酒楼的?”

    “可是其他人都是这么干的。”裴符忍不住说道。

    “其他几家是其他几家,好处都让你们占了,让世人怎么活?这些贪婪的东西,真是该死。”裴世矩面色阴沉,都说杨广如何如何,但世人却不知道,眼前的这位紫微皇帝比杨广更加难伺候,李煜是很英明,对臣子很好,但在有些方面,却十分较真。

    “陛下要查了?”裴符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我裴氏名下,酒楼三处,店铺十处就可以了,然后,这些地方一定要买,当年长安洛阳是什么价格,燕京就是什么价格,一定要用最高价买下来,不能买多,也不能买少。世人都在做,我们若是不做,就会被世人说话,但我们不能占便宜,否则的话,就是和朝廷作对,你立刻去燕京,一定要办好这件事情,和马周搞好关系。”裴世矩叹息道:“这个时候圣旨还没有发出去,你应该能赶到,否则的话,就是老夫这里,也不好向陛下交代。陛下允许我们抢占先机,但最讨厌的就是世家的贪婪。”

    “是,孩儿这就去办。”裴符知道自家老子的厉害,能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是非常不容易的,那些世家大族都是在跑马圈地,恨不得,将燕京城内的商铺都给拿走了,而裴世矩还是如此的清醒,也能看的出来,大夏皇帝的手段,弄不好一场风波又要来了。

    燕京城,马周一大早就出现在工地上,远处的皇宫庄严肃穆,宫城的城墙十分高大,和前朝不一样的是,大夏的皇城显得十分古朴,继承的是秦汉时期皇宫的模样。

    马周的官袍已经比较破旧,上面还沾染了泥巴和灰尘,若不是腰间的佩剑,谁也不认识他就是大夏的高级官员,这是大夏皇帝亲手所赐的仁义宝剑,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

    “马大人。”马周刚刚在工棚中坐了下来,就见一个神情倨傲的中年人,领着几个下人走了进来,看见马周,只是淡淡的拱了拱手,显得十分无礼,他笑呵呵的说道:“马大人,今日又来叨扰了。”

    “萧总管,今日又想干什么?”马周眉宇皱了皱眉头,说道:“萧府已经营造完毕,你萧府不远处的商铺,也让人建好了,整整一条街都是你萧府的,怎么,今日来干什么?”

    “马大人这话说的,我们萧娘娘也是为了帮助马大人建设京城吗?看看有我们萧氏出面,这一条街都不用朝廷出面的,就已经建好了,那些为我们建房子的苦力们,我们都是给钱了,砖瓦木材也都是我们自己出钱的。”萧总管笑呵呵的说道。

    “说吧!你这次又看上了哪个地方?”马周冷笑道:“还有不要打着萧娘娘的旗号,这些事情萧娘娘知道吗?恐怕都是萧氏自己弄的吧!京师土地寸土寸金,你们萧氏占着先机,一条街都是你们萧氏的,还想得到更多,你不觉得太贪婪了吗?”

    “马大人,这燕京虽然是京师,但以前都是荒芜之地,有了我们的存在,燕京才会变的繁华起来。”萧总管不屑的说道:“若不是怕坏了大夏的龙脉,我们也不会来你这里,随便找个地方就建起来了。”

    “这么说,我大夏还要感谢你了?”马周面色阴沉,冷哼道:“所有的房屋都必须按照规矩建造,还有,你们建造的这些商铺,可是要给钱的,到现在你们一文钱都没有给,怎么,你还以为,这里真的是荒郊野外吗?没有本官出具的文书,这些店铺是你们萧氏的吗?”

    “马大人,难道这朝野上下,还有人能够将这些商铺给推倒吗?”萧总管不屑的说道:“马大人,这虽然是我萧氏的产业,但你也知道,我萧氏是为宫中的娘娘效力的,这些钱财也都是给了宫里的娘娘。至于买地的钱财吗?你见过那荒郊野外搭一个酒肆还要给朝廷钱吗?马大人,你真是天真。这是我萧氏即将建造商铺所在的位置,马大人,可以自己看看。告辞了。”

    说着也不理睬马周阴沉的面容,径自领着身后的下人告辞而去,马周看着面前的图纸,只见面前地图上,被圈出了一个硕大的空间来,虽然不是靠近皇城边,但位置也是很不错的。、

    “这些该死的世家大族,真是该杀!”马周捏紧了拳头,双目中喷出怒火。面对这些人,他心中生出一丝无力来,这些人的背后哪个不是和宫中的嫔妃有关系。

    “马大人在吗?”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进来。”马周声音低沉。

    这个时候,只见一个锦衣中年人走了进来,看见马周,脸上顿时一丝惊讶之色,很快就堆满了笑容,拱手说道:“裴氏裴符奉家父之命前来拜见马大人。”

    “令尊?可是裴阁老?”马周看着对方的模样,面色大变,忍不住站起身来,说道:“下官马周,不知道阁老有什么吩咐?”

    “吩咐不敢,主要是因为我裴氏在燕京建了不少的商铺之类,按照家父的吩咐,有些商铺我们要献给朝廷的,而且建商铺的土地,也是需要用钱财来买的,不能占朝廷的便宜,就按照大业初年长安、洛阳的价格来购买,马大人认为可以吗?”裴符脸上堆满了笑容。

    “什么?果真如此?”马周先是一愣,很快就露出惊讶之色,他不可置信的望着裴符,没想到裴氏来人,会因为此事,更是不可思议。

    “当然,我裴氏世受皇恩,岂会做出不利朝廷的事来呢?”裴符毫不犹豫的说道。

    “若是朝中多如裴阁老,下官办事也方便许多了。”马周激动之后,很快就想清楚这里面的问题,心中顿时高兴了许多,裴世矩是一个老狐狸,让他主动放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裴符亲自前来,唯一的可能就是皇帝陛下已经下旨了,作为陪侍左右的裴世矩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迫不及待的让儿子前来解决麻烦。

    “马大人,收钱吧!”裴符脸上露出笑容,从怀里摸出一叠金票来,递给马周说道:“马大人,你且点点,然后开具一份文书给下官,一方面登记在册,那些商铺、府邸以后就是我裴氏的了,除掉天子的圣旨或者我裴氏自己买卖之外,不得有任何人占据我裴氏产业。”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马周赶紧让下面的户曹开始盘算裴氏应该交多少钱,自己在一边出具文书,一边写,一边询问道:“裴世兄,陛下在卢龙塞一切安好?”

    “圣躬安,前段时间大会草原各部族,那些部族无不对陛下心悦诚服。”裴符朝西北方向行礼说道。

    “最近行在中,可有力士东来?”马周忽然抬头望着裴符说道。

    裴符一愣,忽然轻笑道:“难怪家父对马大人十分推崇,现在看来,家父还真是看对了人,马大人不愧是陛下看中的人。”

    “不敢当,不敢当,下官得陛下信任,只能忠于王事而已。阁老日夜辛苦,勤于王事,好记得这些小事,才是下官敬佩的。”

    马周点点头,心中顿时知道裴氏来燕京的原因,肯定是李煜已经知道了燕京的情况,不久之后,就会有圣旨前来。裴氏不过是提前得到消息,解决自己留下来的尾巴。

    马周并没有说什么,既然对方已经做出了改变,自己也不用为难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