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杨玄感 隋末之大夏龙雀

    在战马上的李煜只是感觉到浑身一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骑着战马冲锋果然很不错,一声怒吼声传来,于是在乱军从中,一名穿着皮甲的骑兵,手执战刀横冲直闯,在他手下几乎没有一合之敌,面前一切敌人好像都是被他一刀所杀。

    “杀上去。”杨玄挺哈哈大笑,神情欢喜,看着前方的李煜冲锋陷阵,所向披靡,顿时反应过来,赶紧率领大军压了上去。

    他手中的长槊飞舞,或刺或砸或挑,等等招数纷纷使了出来,这个出身弘农杨氏的家伙,武勇丝毫不在杨玄感之下,加上前方的李煜冲锋陷阵,所向披靡,叛军士气高昂,面对重甲骑兵,居然杀的难分难解。

    李煜手中战刀飞舞,他的招式很少,不过是劈、挡、劈、挡,来来回回就两招,但禁不住对方的力量强大,一刀劈过去,要么将对方的兵器击飞,要么直接将敌人砍杀,手下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不到片刻,就杀入敌人军阵数丈范围内。

    “好一个李三郎,我杨家有幸。”杨玄挺看着不远处的李煜,脸上露出满意之色。他的兄长杨玄感也是猛将,猛将出战,就能使得士气高涨。面前的李煜就是如此。

    李煜并不知道杨玄挺心中所想,这个时候,他只知道自己若是不击败眼前的敌人,杨玄感就会失败,连带着自己父子两人都会死。

    叛军在李煜的带领下,居然挡住了卫玄重甲骑兵的进攻,双方战线一直呈现胶着状态,邙山脚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远处大纛之下,卫玄身着穿着一件皮甲,手执令箭,望着对面的战阵,眉宇之间皱了皱,对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说道:“阴将军,为何到现在还没有突破叛军的军阵,我大隋的重甲骑兵难道是纸糊的不成?”

    阴世师面色也不好看,重甲骑兵是他带来的,一开始就想着能起到重要作用,能够直接冲开敌人的军阵,随后大军就能掩杀过去,可是到现在重甲其中受到敌人的疯狂阻击,还没有实现实现自己的作战计划,这让他很郁闷。

    “杨玄感很快就会发现我们的秘密,他的军队一旦压上来,我们可就不妙了。”卫玄双目中闪烁着一丝畏惧之色,从黎阳到邙山,卫玄和杨玄感交战过多次,可是每次都是被对方打的狼狈而逃,前不久,两万大军进攻对方,最后只有八千人逃了回来。这简直就是卫玄的耻辱。

    阴世师忽然看见了什么,笑道:“卫大人放心,小儿已经亲自带领重甲骑兵冲锋了。相信一定可以击败敌人的,小儿的武艺大人也是知道,杨玄挺绝对不是对手,只要击败了杨玄挺,面前兵马肯定会退兵。”

    卫玄望了过去,果然看见乱军之中,有一个银白色身影,手执长槊,来回冲锋,每次都能看见一个叛军为对方所杀,顿时摸着胡须,点点头,说道:“弘智神勇,老夫是知道,咦!”卫玄忽然面色变了变,右手一抖,差点将自己一根胡须扯了下来。

    阴世师顺着目光望去,阴弘智正在和一个年轻人在厮杀,手中长槊的他,居然面对年轻人毫无反抗之力,长槊使起来,好像是有万斤之力一样,根本就没有刚才那样的流畅。

    “好一个猛将。”阴世师忍不住说道:“虽然刀法不行,但力量很大,弘智力量不如他,所以不是他的对手,杨玄感手下怎么会有如此勇猛的将军,弘智的武艺丝毫不在杨玄挺之下,现在居然毫无还手之力,此人真是一员猛将,可惜了,这样的猛将却不能为国效力。”

    “老夫认识他,他是李子雄的幺儿,叫做李煜,没想到武艺如此高强,不过武艺再高,不知道忠义也没有任何用处,命令全军压上去,斩杀此人,赏万钱。”卫玄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悬赏的命令。

    周围的亲兵赶紧将卫玄的命令通告全军,全军大哗,纷纷望着李煜,就好像是一座金山一样,不由分说的朝李煜杀了过去,李煜一时间压力大增。

    “霸王,霸王。”猛然之间,一阵阵欢呼声传来。

    李煜正在惊讶的时候,远处一骑呼啸而来,骑着朱红色战马,手执长槊,身材高大,卷起一阵呼啸,就朝敌人大军中冲了过去,所到之处,无人敢挡其锋芒。

    “不好,是杨玄感,快撤。”卫玄看的分明,面色一变,最后十分不甘的调转马头,转身就走,阴世师也不敢怠慢,只能下令鸣金收兵,万余大军纷纷撤退,杨玄感又领着三军冲杀了一阵,这才撤军。

    李煜看着眼前的中年人,手执长槊,身披红色大氅,骑着高头大马,还没有靠近,一股气息扑面而来,这是上位者的气息。

    “三郎!很好。”杨玄感看着李煜,双目中难以掩饰的是赞赏之色,虽然不知道李煜为何一改以前,得如此神勇,但到底是自己的女婿,如此神勇,可以帮助自己。

    “叔父!”李煜拱手说道。他并没有受到杨玄感的气势所影响,甚至捏紧了战刀,目光深处隐藏着一丝同情,这个杨玄感无疑是一个厉害人物,自己造反不算,还吸引着朝中不少大臣的亲戚都来帮忙,连虞世基这样大臣之子也前来帮忙,他身边聚集了一群的官二代,可惜的是,对方还是失败了。

    “不错,早知道你如此神勇,就应该让你来做先锋,你父亲还将你藏起来。大好男儿,就应该冲锋陷阵。”杨玄感微微有些不满的说道。

    “叔父,我李家现在只有小侄一个独苗了,父亲不让小侄上战场也是情有可原。还请叔父明察。”李煜赶紧说道。他这个时候还需要杨玄感,自然不会得罪他。

    “大哥,刚才三郎还救了我呢!”杨玄挺也跟着说道。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杨玄感听了更加高兴了,扬起手中的长槊,指着李煜说道:“等入了长安,某将让你娶若曦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