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李密 隋末之大夏龙雀

    “谢叔父。”李煜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来,想攻入长安是何等困难,现在叛军已经处在敌人的四面埋伏当中,能不能逃脱都成一个问题。

    “走,回去,卫玄这个老东西,这次又让他逃走了。”杨玄感刚刚取得一场胜利,神情得意,心情很好,让人收拾战场,自己领着李煜朝大营而去。

    “恭喜父亲,贺喜父亲,再次击败卫玄。”众人刚刚到了大营,就见一个年轻人领着十几个锦衣公子站在那里,一见杨玄感,众人纷纷上前恭喜。

    “大郎。”杨玄感扫了众人一眼,不经意间皱了皱眉头。为首之人是自己长子杨巍,剩下的多是关中世家的子侄辈,这些人都是前来响应自己的。只是这段时间以来,这些人除掉每日沉迷于酒色之中外,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

    “国公雄风依旧,朝廷大军如何是国公的对手,卫玄那个老匹夫真是自不量力。”人群之中又有人大声说道。

    “今日还要多亏李三郎,若不是李三郎神勇,恐怕这次我们要吃败仗了。”杨玄感笑呵呵的说道:“大郎,李三郎都已经建功立业了,下次上战场,你也要去,身为杨家儿郎,岂能不上阵杀敌?”

    “李三郎李煜?”杨巍看见人群之中的李煜,顿时失笑道:“父亲,你不会说笑吧!”李煜以前是什么货色,他不是不知道,虽然有些武艺,但距离神勇还是差了远,连自己都打不过,如何能算是神勇。

    “阴世师的儿子就是败在三郎手中,怎么,叔父还骗你不成?”杨玄挺不满的看了杨巍一样。

    杨巍等人面色一变,这些都是世家子弟,李煜虽然是李子雄的儿子,官宦之后,但只是出身渤海,并不是世家出身,更不是关陇世家的一员,在杨巍这些二代眼中,并不值得重视,甚至还是排挤的对象,猛然之间,听说李煜居然得到杨玄感的夸赞,顿时有些不舒服了,只是连杨玄挺都为之作证,众人虽然有些怀疑,也不敢说什么。

    “国公。此番小胜,当以歌舞庆祝,为何聚集在这里?”这个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就见远处一个中年儒生站在不远处,笑吟吟的望着众人。

    “李密!”李煜脑海里闪过一个熟悉的脸孔,眼前的中年人就是李密,是杨玄感的军师。

    “法主。”杨玄感看见李密,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了,他走上前,笑道:“卫玄老儿也不过,他的四万大军如今没有多少了,只要击败了卫玄,洛阳城内的人肯定没有战斗之心,那个时候,攻占洛阳,也会轻松许多。”

    李密连连点头,只是旁边的李煜看的分明,李密脸上虽然有许多笑容,但眉宇之间多了一些忧愁,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果然,众人刚刚进入大帐,分了官位做好之后,就听见李密说道:“国公,刚刚樊子盖攻打尚书省,杀了我们几百人,更重要的是武贲郎将陈棱在黎阳进攻元务本,武卫将军屈突通驻扎在河阳,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发兵尾随其后,右骁卫大将军来护儿的援军即将到来。我们已经陷入重围之中,还请国公早作准备。”

    “啊!”杨玄感听了脸上的得意之色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没想到局势居然如此之差,忍不住询问道:“为何会如此?”

    李密很是无奈,当初他给杨玄感献了三个计策,上策不用,中策也不用,唯独用了下策,大军在洛阳坚城之下,裹足不前,才会有眼下的局面。更让他失望的是,前段时间对自己的疏离,居然相信降臣韦福嗣,这个出身关中韦氏的人岂会帮助杨玄感,让杨玄感错失了许多时间。

    “蒲山公,国公骁勇善战,大军十余万人,声势浩大,而朝廷大军并无战心,根本不敢与我等作战,莫说是宇文述等几个老匹夫,就算是杨广亲自前来,又能如何,绝对不是我们对手。”说话的杨巍,他一脸得意的模样,看着李煜就想上前揍他。

    “国公,末将认为军师所说之事,关系重大,我们之所以现在很顺利,也不过是因为昏君还没有反应过来,无法调集精锐大军对付我们,但现在不一样了,宇文述、来护儿都已经从高丽回军了,说明杨广已经反应过来了,洛阳城我们急切难下,接下来,末将认为,应该直入关中,夺取关中,封锁潼关,才有一线生机。”李煜已经上了贼船,自然是不希望这艘船被摧毁,赶紧出言说道。

    “放肆,李煜你这是危言耸听,洛阳就在眼前,我们随时都能攻克,只要攻下了洛阳,天下必定会纷纷响应,那个时候颠覆大隋江山,不过挥手之间而已。”杨巍忍不住反驳道。

    “这个?”李煜还想说什么,却见李子雄朝自己使了一个眼色,只能是按下心中的焦急,退了下来。

    “国公,虽然诸路大军即将到来,但末将认为,只要能将屈突通、宇文述等人挡在黄河以北,我们困死卫玄、樊子盖,就能解决黄河以南的事情。”李子雄建议道。

    杨玄感听了连连点头,摸着胡须,环顾左右,说道:“李尚书所言甚是,只要我们能快速解决卫玄等人,将宇文述和屈突通挡在黄河以北,我们还是高枕无忧的。”

    “末将愿意领军一部,抵挡屈突通。”李子雄出言说道。

    “上阵父子兵,末将愿意协助父亲,抵挡屈突通。”李煜眼珠转动,赶紧说道。李子雄看上很受杨玄感的重用,但实际上,也仅仅是这样的,和李密一样,也只是表面上的尊重,手中一点兵马都没有。

    李子雄送给李煜防身的一百名精锐,还是李子雄的私兵,本部兵马不过两百人而已,根本不算什么。叛军之中,所有的兵马都是掌握在杨家人手中,这次若是能独领一部,抵挡屈突通或者是宇文述,最起码手中有兵马。

    只要手中有兵,李煜就不慌了,打不过难道不知道跑吗?杨玄感虽然会失败,可天下也不知道有多少草头王,活下来还是很轻松的。

    “恩,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也罢,明日李尚书就领军五千,抵挡屈突通。”杨玄感看了人群之中的李煜,罕见的说道。

    “谢将军。”李子雄拱手听命,李煜心中也十分高兴,手中总算有兵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