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无能 隋末之大夏龙雀

    杨玄感见事情已经吩咐完毕,就吩咐亲兵上了酒宴,李煜见手中得到了兵马,也喝了几碗酒,没什么味道。只是看着眼前的酒肉,想到外面的将士,一点高兴顿时消失无影无踪,现在大军陷入围困之中,杨玄感还有心情喝酒,也真是佩服。

    酒宴一直到了傍晚,李子雄才带着李煜回到自己的营帐。

    “父亲,明日点了五千精锐,立刻离开大营,前往黄河边,看看能不能渡过黄河,直接进入并州。”李煜并没有喝多少酒,这个时代的酒度数也不高,李煜头脑十分清醒,当下迫不及待的说道。

    “进入并州?”李子雄一愣,说道:“为何要进入并州?若是能进入关中,此战必胜。”

    李煜忍不住叹了口气,李子雄什么都好,甚至军事才能也不错,但对大势却不知道,而李煜恰恰最擅长的就是大势。

    “分兵抵挡朝廷大军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实现,无论是五千乃至五万大军,都不是朝廷大军的对手,宇文述、屈突通的兵马都能击败我们。”李煜赶紧解释道:“杨玄感必败无疑,我们跟在后面必定会失败。”

    “不要忘了,我们已经和杨家荣辱与共,杨家若是失败,你我也会跟着后面倒霉。”李子雄有些不满的瞪了李煜一眼。

    “所以我们才要进入并州,并州山林众多,只有进入并州,我们才有机会逃脱性命,寻找一个地方,坐等天时。”李煜目光中闪烁着光芒,野心毕露,说道:“父亲,天下大乱在即,我们只需要等待机会,迟早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李子雄好像不认识李煜一样,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有如此志向,这是他没有想到的。若不是他再三确认,恐怕认为眼前的李煜根本就是一个冒牌货。

    “以后这种事情不要说了。”李子雄指着一边的一个箱子,说道:“没事的时候,多看看兵书,这对你有些帮助的。”

    李子雄是一个兵法大家,连杨广也不得不佩服他,这具身体可以说是看着李子雄的兵书长大的,只是看看,想要融会贯通也不知道等到什么。

    “是,父亲。”李煜点点头,他心中叹了口气。想要做通李子雄的工作十分困难,现在看来,只能是见机行事了,这次若是能趁机渡过黄河,李煜绝对不会回来,直接杀入并州,钻入深山,等待机会,进攻河北大地。

    第二天一早,战鼓声响起的时候,李煜正在练武,骑着战马,手执战刀,在眼前的阵地上冲锋,一个个草人都被李煜劈成粉碎,直到李固前来催促的时候,才跟着李煜前往李子雄的大帐。

    李子雄端详了李煜一眼,点点头,最后目光落在李煜手中的战刀上,微微有些不满的说道:“战刀虽然锋利,但哪里有长槊好。日后要多练习长槊。这才是骑兵之王。”

    “孩儿力气大,手握战刀更容易发挥孩儿的力气。”李煜分辨道。

    李子雄摇摇头,并没有说什么,在亲兵的护卫下,领了五千精锐朝黄河岸边行去。五千人马浩浩荡荡,李煜打量着眼前的五千人马,心中微微摇头。

    背后的精锐只能说穿上盔甲的青壮而已,行军的时候连军人的样子都不是,一上战场,恐怕一触即溃的模样,根本就不是杨玄感手下的精锐。

    “父亲,楚国公也不是干大事的人,为人太小气了,看看我们身后的兵马,根本不算什么精锐。”李煜冷笑道。

    李子雄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脸上的脸色很差,显然也同意李煜的话。

    望着远处的洛阳城,李煜心情很差,依靠眼前的五千兵马,自己能够走多远,他并不知道,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并不是自己的兵马,并不是听命于自己。

    必须要有自己的兵马,只能听命于自己的兵马。

    “尚书大人,请留步,尚书大人,请留步。楚国公有令。”

    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李煜父子两人不得不停下脚步,调转马头,只见一队骑兵飞奔而来,靠近李子雄的时候,才从马上跳了下来。

    “尚书大人,洛阳城敌人已经出动了,大队人马即将杀到,楚国公命尚书大人回军。”传令兵挥舞着手中的令旗。

    “回师?国公手中兵马十余万人,樊子盖才多少人?难道国公的兵马还抵挡不住樊子盖的兵马吗?”李子雄还没有回答,李煜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他还准备找机会将这五千兵马据为己有,这个时候回去,也不知道可还有机会独自掌军。

    ?“这个?小人也不知道。”传令兵哪里知道这些。

    “可惜了。”李子雄更加了解杨玄感,顿时化成了一声长叹。

    “竖子不足与谋。”李煜却不客气,当场就骂道。一方面是因为杨玄感错过了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自己失去了掌握五千人马的机会。

    “走吧!”李子雄心中也有些不满,却只能领着李煜和五千兵马踏上回去的路程。

    让李煜更加郁闷的是,五千大军回到大营的时候,他又得到消息,樊子盖又缩回了洛阳城,这让杨玄感的一番准备再次失去了作用。气的李煜连声大骂。

    李煜索性留在自己的大帐里,一边看着李子雄的兵书,一方面训练手下的一百精锐兵马,谁知道杨玄感什么时候败亡,李煜也需要做好准备。

    “公子,尚书大人让您去伤兵营。”这天,李煜埋头看书,外面传来李固的声音。

    “伤兵营?”李煜先是一愣,很快就爬了起来,冲了出去,说道:“父亲可说了什么?”

    “尚书大人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您去伤兵营。”李固摇摇头。

    “走,去伤兵营。”李煜眼珠转动,他知道李子雄的意思,现在的兵马多是掌握在杨家人手中,唯一没有被杨家人放弃或者说遗忘的只有伤兵营。

    这个时代,士兵一旦受伤,很少能够痊愈的,这些人大多会被抛弃。杨玄感的军队也是如此,就算营中配备了不少的郎中,但多是为军中大将服务的,哪里管那些受伤士兵的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