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杨若曦 隋末之大夏龙雀

    伤兵营是在大营的后方,李煜刚刚进入大营,就闻到一股恶臭,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看见地面上到处躺着不少的伤兵,或是断臂,或是断腿的,这些伤兵发出一阵阵惨呼声。还有一些士兵躺在那里,好像是死了一样。李煜看见他们的伤口上已经有不少蛆盘旋其上,恶心无比。

    李煜摇摇头,任何时代,当兵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眼前的这些士兵多是青壮组成的,孔武有力,但同样,没有经过训练,根本不能称之为一个合格的士兵。

    “抬出去吧!”忽然一个疲惫的声音传来,声音柔和,让李煜一愣,因为这个声音是一个女声,在这个伤兵营里,居然还有一个女子,这是什么概念。

    “少爷,是若曦小姐。”身边传来李固的声音,声音中还有一丝尊敬。

    李煜猛然之间,想到自己那个未过门的妻子杨若曦,没想到,身为杨玄感的女儿居然会出现在伤兵营中,而且看这架势,恐怕在伤兵营中呆了不少时间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李煜忍不住出言问道。

    “若曦小姐曾经拜孙神仙为师,擅长医术。自从楚国公兴兵后,若曦小姐一直在伤兵营中治疗伤兵。”李固低声解释道:“若曦小姐深受伤兵营的爱戴。”

    李煜点点头,在这个人命贱如狗的时代,这些青壮加入军队,一方面是因为杨广的暴政,但最根本的还是为了活下去。但上了战场,生命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一旦受伤更是如此,那就是等死。

    但没想到杨若曦居然深入伤兵营,为这些伤兵治病,这些伤兵肯定对她敬若神明。

    “李公子。”一股刺鼻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李煜看着眼前黄衫女子,温婉淡雅,清新脱俗,这是一种美,而且是越看越好看的美,就算是见多了后世无数美女,但李煜还是认为眼前的杨若曦美艳超过了许多人,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没有世家子弟高高在上的模样。哪怕此刻衣服上沾染了鲜血,甚至有些鲜血已经结痂,也没有任何高贵的气息,甚至连普通的世家女子都不如。

    但李煜却感觉到这个时候的杨若曦是最美的,甚至远超后世的明星。在这个世家纵横的时代,寒门的命运根本就没有被那些世家放在心上,杨若曦能为这些伤兵治疗,无疑是一件震惊世家贵族的事情。

    就冲着这一点,李璟也认可这个杨若曦。

    “杨小姐辛苦了。”李煜朝杨若曦拱手说道。

    杨若曦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熟悉又陌生,她已经知道杨玄感将自己许配给李煜,以前也曾经派人打探过李煜的消息,得到的信息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李子雄的三个儿子,典型的是老子英雄儿子狗熊,三个儿子都是十分普通的人,在官宦子弟之中也仅仅只是中人之姿。

    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样的,就冲着眼前的平静,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杨公子为何来这里了?”杨若曦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杨府缺少一些下人,想在伤兵中挑选一些家丁。”李煜苦笑道。这就是他来伤兵营的目的,这些伤兵对于杨家兄弟来说,是累赘,但对于手中没有兵权的李煜来说,却是宝贝。经历过战场,受伤不严重,能够恢复正常,而且挂着一个家丁的名头,不会被杨玄感所忌惮,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家丁?”杨若曦迟疑了一阵,才说道:“父亲同意了吗?”

    “某只是选一些受伤不易再上战场的弟兄,若曦在伤兵营中时间比较长,不知道可能帮我选一些。”李煜毫不客气的找上了杨若曦。

    杨若曦看着李煜,银牙轻咬,低声说道:“不知道公子要多少人?”家丁和士兵不一样,家丁只要你有钱,就能得到许多。

    “这里有多少?”李煜眼珠转动。

    “重伤者三千五百二十一人,轻伤者一千三百二十一人,其中能够快速参加战斗者不过三百余人而已。”刘若曦迟疑了片刻,说道:“你不知道公子要多少人?”

    “将那三百人给我吧!”李煜想了想还是说道,不是他不想残忍,在这个时代,杨玄感随时会撤军,离开洛阳,自己也随时会败亡,手中需要的兵马最好都是精锐,只能选这些人。

    杨若曦脸上露出一丝失落来,最后说道:“还请公子出示兵曹的文书。”

    “兵曹的文书。”李煜一愣,说道:“这个还需要兵曹的文书。”

    “当然,这些人虽然都是青壮,但既然加入大军,就算是士兵,杨公子需要他们,就需要到兵曹那里交一些钱财,才能将他们变成家丁。”杨若曦见李煜不理解,又解释道:“杨公子还需要到杨大人取一份文书来。”

    “兵曹?杨恭道。”李煜脑海里一个中年人。朝杨若曦拱手,说道:“多谢小姐相告,某这就去见杨大人。”

    说来也奇怪,杨玄感造杨广的反,杨恭道却来投奔他,还被授予兵曹的重任。那杨恭道是谁,是观王杨雄的儿子,观王杨雄曾经和高颎、虞庆则、苏威在隋朝初年并称四贵,是隋杨的宗室,这样的人居然来投奔叛贼,一方面可以看出杨广在贵族之中是何等的不得人心,也能看出杨恭道的愚蠢。

    不过,作为前来投奔杨玄感的关中贵族们,杨恭道自己就拥有一个单独的营帐,李煜赶到的时候,就见一个中年人,面色俊雅,坐在那里,手上还拿着一本书,好像是沉浸在诗书的世界里。

    “小侄拜见杨大人。”李煜心中不屑,但脸上还是露出恭敬之色。

    “李煜,李尚书大人的公子,不知道来本官这里做什么?”杨恭道看着李煜一眼,目光深处还有一丝不屑,作为关陇世家,皇家子弟根本就看不上李子雄这个官宦之后。

    “小侄奉家父之命,到伤兵营中买一些家丁,所以前来求一份文书。”李煜心中不满,还是强笑道:“至于钱财,家父稍后会奉上。”

    “放肆,军中士卒岂能买卖?你不懂事也就算了,难道他李子雄难道也不懂事吗?还不与我退下。”杨恭道大声训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