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冲突 隋末之大夏龙雀

    “你。”李煜大怒。

    购买士兵为家丁,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他李家一个人干,军中的其他将领也都是这么干的,甚至杨玄感都默许此事,家丁和士兵一样,那些将领们可以不武装士兵,但肯定会武装家丁,这些家丁都是在最后关头保命用的,将领们十分看重这些家丁,给这些人配备各种铠甲、兵器,若是有可能,还会将这些人武装到牙齿。

    杨玄感也可以在关键的时间,让将领们将自己的家丁、私兵让出来,组成精锐,起到扭转战局的作用。所以,李子雄也因此能从杨玄感手中求到增加自己私兵的机会。只是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行不通。

    “你什么你,还不与本将军退下。”杨恭道训斥道。

    “很好。”李煜深深的望着杨恭道一眼,点点头,缓缓退了下去。

    “一个有几分勇力的家伙,仗着父亲的势,居然想要私兵,真是笑话。”杨恭道看着李煜的背影,冷哼哼的说道。家丁谁都想要,尤其是那些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青壮,经历了厮杀之后,若是编练成家丁,可以增加自己的力量,那伤兵营中的伤兵,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盯上了。

    李煜前来寻找自己索要文书,杨恭道早就猜到了,只是那三百多人早就被其他人预订了,就算李煜钱财再多,也没有任何用处。

    李煜回到自己的营帐中,思索了片刻,顿时感觉事情有些不对,招过李固,说道:“你去找个机灵人,到杨恭道那里去看看,看看杨恭道将那三百多的伤兵送给谁了。”

    杨恭道敢冒着得罪李子雄的风险,也不将三百多人的伤兵让给自己,绝对不仅仅是钱财的问题,恐怕是因为身后必有其他的缘故。

    “是。”李固一愣,赶紧退了下去。

    半响之后,就见李固闯了进来,大声说道:“公子,打听清楚了,是杨巍,是杨巍去了杨恭道那里,还有韩兆他们,他们已经去了伤兵营。”

    “好胆子,居然敢抢我的人。”李煜勃然大怒,从一边取了自己的战刀,朝后营而去,李固不敢怠慢,赶紧紧随其后。

    伤兵营中,杨巍身披盔甲,手执长槊,身边跟着十几个年轻人,各个穿着华丽的盔甲,神情倨傲,簇拥着杨巍,甚至杨恭道也侍候在一边,杨巍旁边的一个年轻人,神情得意,笑呵呵的说道:“少将军,这次多谢少将军了。小弟一定会好生训练这三百精锐士兵,日后好为少将军效力。”

    “是啊!韩贤弟家风遗传,当年韩擒虎将军可是我朝名将啊!这三百精锐放在韩贤弟手中,必定能给少将军训练出一支精锐之师来。”杨恭道出言说道。

    “好说,好说。”杨巍哈哈大笑,他正待说话,忽然面色一变,好像是看到了什么。

    “李煜!”

    “李煜!”杨恭道看见前方的李煜,脸色微变,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碰见了李煜,不过看见一边的杨巍,脸色又恢复了正常。

    “看样子,原本属于我李家的家丁被杨大人卖掉了?”李煜手执战刀,缓缓而行。

    杨巍等人顿时感觉一股煞气扑面而来,面前好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猛虎,杨巍心中生出一丝畏惧之色,双脚忍不住后退。

    “李煜,你想干什么?什么你李家的家丁,这些都是楚国公的兵马,若是没有楚国公,你李家又算什么,恐怕你的父亲李子雄都被昏君所杀。”杨恭道忽然说道。

    “是啊,是啊,李煜,做人要感恩图报,这些伤兵都是少将军赏给我的。”韩兆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军中到处都在传言你神勇,但若是论家学渊源,你李家如何能和我韩家相比,冲锋陷阵或许你能行,但若是训练大军,你还是差了一些。”

    “是啊!三郎,我也知道你的神勇,冲锋陷阵还是可以,但训练军队还是差了一些,我看,先将这三百人交给韩兆训练,等训练成功,再交给你,让你统领,如何?”杨巍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强笑道:“左右不过三百人,等日后再还你三千,如何?”

    李煜一阵冷笑,扫了众人一眼,说道:“按照道理,少将军既然做出了决定,某也不好反对,但军中强者为尊,想要这三百家丁,就看你的本领如何?少将军想来,这一点你不会反对吧!韩擒虎号称擒虎,勇猛非常,韩兆,你既然是韩家子孙,家学渊源,想必武艺也不俗,来吧!看看你的武艺如何,你若是能胜我,这三百家丁让给你,若是不行,这三百家丁,我先收着。”

    战败在即,李煜需要的是一批忠诚的手下,逃脱灾难,乃至东山再起。这三百人就很重要了。就算是杨巍反对,他也必须要做下去。

    “你。”杨巍听了勃然变色。

    “少将军,这三百家丁原本就是国公赏赐给家父,现在就这样随意丢弃了,国公若是知道了,必定会埋怨家父。”李煜抽出战刀,指着韩兆说道:“总得找一个理由不是。若是韩公子说他不如某,某可以将这三百家丁让给韩公子,韩公子以为呢?”

    “李煜,怕了你不成。今日就让你心服口服。”韩兆听了大怒,猛然之间从身边的侍卫手中抓过一柄长槊,一声厉吼,手中的长槊猛然之间刺出。

    快若闪电,李煜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样,身形闪烁,手中的寒光出现在面前,只听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胸口传来,身形连连后退。

    “好厉害。”李煜还没有反应过来,对面的韩兆得理不让人,长槊连连击出,宛若雨打芭蕉,噼里啪啦,快若闪电奔雷,让人目不暇接,寒光笼罩着李煜周身穴道,稍不留意,就会被长槊所击。

    李煜振奋着精神,手中的战刀舞的飞快,精神提高到了极致,韩兆的力量并不强大,但他出槊的速度很快,稍不留意,自己身上就会被他留下一个硕大的血洞。

    幸亏,这几日翻了李子雄的收藏,倒是得到一本刀法,也不知道是何人所做,加上李煜力量强大,否则的话,莫说抵挡不住韩兆的长槊,甚至连手中的战刀都不能使出来,能将战刀使出来像一朵花一样,就不是一般的武力可以做到的。

    “当,当”一阵阵金铁交鸣声传来,李煜的身体不断后撤,帐篷之中一片狼藉。

    表面上看去,李煜已经落入下风,但没有人发现李煜目光闪烁,越来越亮,手中的战刀越来越快,原本一直处在防守位置的他,逐渐有反击的机会。

    “该我了。”李煜的声音响起,就见战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寒光,强大的力量撞击在长槊之上,挡开长槊,战刀顺手朝韩兆的胸口斩了过去。

    “贱种,敢尔!”韩兆面色大变,赶紧将长槊收了回来,挡在战刀上,韩兆顿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长槊上传了出来。他忍不住发出一阵闷哼,身形连连后退三步。

    “来。”李煜刀随身走,寒光闪闪,朝韩兆劈了过去,吓得韩兆面色苍白,只能是将手中的长槊迎了上去,仍然是一声金铁交鸣之声。韩兆面色一白,身形朝后退了几步,最后一屁股坐了下来,双手颤抖着不停。

    “再来。”李煜却是不管,手中的战刀刀芒闪烁,当头就朝韩兆斩了过来。

    “我命休矣!”韩兆这个时候哪里有力气抵挡李煜,感受着面前的寒光,顿时闭目等死。

    “住手。”杨巍也忍不住大声喊道:“李煜,你赢了。”

    “呸!”李煜手中刀光一闪,顿时收了战刀,不屑的看了地面的韩兆一眼,冷哼道:“也不过如此而已,就你这样,也想抢我李家家丁,今日看在少将军的面子上,饶了你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