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李密 隋末之大夏龙雀

    大夏龙雀。

    李煜看着眼前的李子雄,他总感觉李子雄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目光中充斥着诡异的气息。

    “你擅长使刀,刀乃兵中之王,大开大合,很适合你使用,你练的刀法实际上是大家所留,现在你唯一缺少的就是一柄宝刀。”李子雄望着远处,面色平静,好像是在叙说着一件简单的事情一样,说道:“大夏龙雀啊!传闻是来自天外之铁,锻造了许久才打造而成,炼成之日,刀斩巨蟒,巨蟒灵魂被捕捉于刀身之上。”

    李煜双目中闪烁着精光,很快光芒又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样的宝刀不是自己能拥有的,最起码现在不是,他看着远处巍峨的大宅,低声说道:“父亲,宇文述、屈突通他们都在后面,很快就能追上我们了,这个时候不离开这里做什么?”

    “粮食,大军没有多少粮草了,华阴杨家的粮食很多,国公留下来的是为了得到一些粮草。”李子雄摇摇头,不屑的说道:“不过,恐怕国公要失望了,杨家虽然有不少的粮草,但绝对不会给国公的。这就是世家。”

    “不给粮草?”李煜听了面色一愣,忍不住说道:“若是国公能够得到足够多的粮草,可以很快的攻入关中,这个时候没有粮草,那如何了得?国公和弘农杨家都是荣辱与共,这些粮草应该主动送到国公手中才是,为何还要上门讨要。”

    “国公是国公,弘农杨氏是弘农杨氏。”李子雄不屑的说道:“锦上添花容易,但雪中送炭却很难。国公若进入关中,这粮草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但若没有攻入关中,那就不行了,杨家还是杨家,国公还是国公。”

    “哼,这个时候还不想着攻入关中,却想着留在这里,活该失败。”李煜冷笑道。无论杨玄感或者是弘农杨家都是短视之辈,大难临头,大家不同舟共济,还想分了你我,简直就是找死。

    “国公或许会死,但杨家绝对不会有事的。”李子雄幽幽的说道。

    李煜先是不解,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他听明白了,他记得杨玄感兵败之后,杨家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到了唐朝的时候,还有不少的人当了宰相。想来,弘农杨家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又是关中世家的一员,杨广想要除掉他们,也是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的。

    “这些该死的世家。”李煜摇摇头。

    “相信任何人,都不要相信世家,世家是虚伪,随时都会将你出卖。”李子雄看着自己的儿子,认真的说道:“看看楚国公都是如此,”

    “楚国公有令,出兵弘农宫。”

    李煜还待说什么,忽然威严的杨氏大门打开,杨玄感亲兵传来命令,进攻弘农宫。弘农宫是杨广兴建的一座行宫,虽然是在西汉遗址上兴建,可也是耗费了许多的钱财。

    “败亡之战终于开始了。”李煜化成了一声长叹。

    “弘农宫,为何去弘农宫?弘农宫易守难攻,就算我们现在进攻,好几天都攻不下来,不是白白的耗费了力气吗?”李子雄更加知道弘农宫周围的地理情况,弘农宫易守难攻,短时间内根本打不下来,这个时候,对弘农宫动手,基本上就是找死。

    “父亲,这个时候不能再有任何幻想了,必须做好准备了,靠着楚国公,必死无疑。”李煜正容说道。

    李子雄点点头,这个时候,他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了,杨玄感这个时候还想着进攻弘农宫,那就是必死的局面,当下对李煜说道:“走,去见楚国公。”李煜并没有说什么,只能是跟着李子雄身后,进了眼前的大殿。

    两人刚刚进入大门不久,就见李密从从里面冲了出来,见他儒雅的面孔涨的通红,双目中尽是愤怒之色,隔的很远,都能感觉到他心中的失望。

    “蒲山公?”李子雄上前打招呼。

    “败了,尚书大人,我们失败了。”李密看着李子雄,仰天长叹道:“楚国公居然想夺取弘农宫,这就是取死之道,弘农宫有没有粮草我不知道,但这个时候进攻弘农宫,必死无疑。走吧!大家都散了吧!再呆下去,恐怕我们都要被昏君一网打尽。”

    “蒲山公,恐怕是因为弘农杨家不给粮草,楚国公不得不进攻弘农宫,夺取其中的粮草吧!”李煜忍不住出言说道。

    “你就是李煜吧!某听说过你,你从韩兆手中抢走了三百精兵,组成了家丁,这段时间,你倒是躲在营中训练兵马,啧啧,你大概也是看不上楚国公吧!你很不错。”李密深深的看了李煜一眼,冷哼哼的说道:“趁着现在还有机会,你们父子不如跟我一块离开这里,如何?”

    李煜面色一变,没想到李密居然能够看穿自己,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看的如此清楚,难怪这个家伙能在隋末搅动风云,天下争霸中有他名字,就冲着这份眼光,也是不简单的货色。

    “蒲山公说笑了,小侄是楚国公的女婿,和楚国公荣辱与共,不知道蒲山公在说什么。”李煜赶紧说道。开玩笑,现在还是在华阴城,李密名声大,杨玄感不敢将他怎么样,但他李煜不行,就算他勇猛,也不敢说能够硬生生的冲开杨玄感的进攻。

    李密看着李煜一眼,又扫了一眼李子雄,双目一收,点点头,说道:“你很不错,比你的父亲厉害。以后若是有几乎,可以来找我。”然后转身就走,他没想到李煜这个家伙居然说出这样的一番有深度的话,显然是一个小狐狸。政治觉悟比他的老子李子雄也不知道好到哪里去。

    “走,不要理他,去见楚国公要紧。”李子雄皱了皱眉头,进攻弘农宫也不能硬拼,尤其是在后路大军即将到来的时候更是要小心了。

    “李煜,以后可以来找我。”李密忽然转身说道。

    “此人志性轻狡,不可与之共事。”李煜还没有回答,李子雄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倒是让李煜惊讶的很,没想到李子雄对李密居然是如此评价,这句话可不是什么好的评价。李煜还想再问的时候,李子雄已经去见杨玄感了,李煜不敢怠慢,也只能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