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弘农 隋末之大夏龙雀

    等到李煜进入大厅的时候,就见杨玄感正站在大厅内,旁边的杨玄挺等兄弟子侄十几个人都聚集在一起,而李煜注意到的是杨玄感面前的一柄战刀。

    和寻常的战刀不一样,这柄战刀周身漆黑,刀身上还有一条大蟒,鳞甲分明,盘旋其上,栩栩如生,还没有靠近,就感觉到一股凶煞之气扑面而来。

    大夏龙雀。

    李煜脑海之中瞬间一个念头一闪而过,眼前的这柄宝刀就是大夏龙雀,是弘农杨家的至宝,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见识到了。

    “三郎,听说你擅刀,来,见识一下这柄宝刀,当年先父收藏的宝刀,大夏龙雀。”杨玄感取了宝刀,扔给李煜,笑呵呵的说道:“可惜了一柄宝刀,却只能放在家庙之中供奉着。”

    李煜接过宝刀,右手一沉,挥舞了一下,空中传来一阵厉啸,刀身上的蟒蛇好像是活过来的一样,一刀挥去,宛若是有滔天气势一番。

    “好刀。”李煜忍不住喊道。和平常的制式战刀相比,这柄大夏龙雀无疑沉重了许多,但对于李煜来说,这样的重量刚刚好,右臂能够承受住,还能有效的斩杀敌人。

    “很好。某是擅长使长槊的,不然的话,这刀也轮不到你了。”杨玄感忽然说道。

    李子雄和李煜闻言一愣,没想到杨玄感居然会将此刀送给李煜。杨玄挺等人也没有想到,纷纷用惊骇的眼神望着李煜。

    “国公,此刀是杨氏至宝,小侄不敢要。”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李煜也相信这些,大夏龙雀是何等宝物,无坚不摧,连杨玄感都喜欢,现在却送给自己,自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抵偿。

    “英雄配宝刀,冲锋陷阵,当有宝刀随行。”杨玄感摇头说道:“弘农宫关系我大军西进是否顺利,今日命令你父子为前锋,领兵马五千人攻打弘农宫。不得有误。”

    mmb,李煜恨不得用手中的大夏龙雀将杨玄感给斩杀了,弘农宫是什么所在,坐镇弘农宫的乃是蔡王杨智积,那是隋朝宗室。

    “放心,弘农宫兵力空虚,五千人马很快就能攻下弘农宫。”杨玄挺在旁边劝说道:“只要攻下了弘农宫,就能断了敌人的粮草,就算攻打不下来,我们还可以夺取宜阳。不过,我相信,兵力不足的弘农,你父子两人很快就能攻下来。”

    “既然国公看得起我父子两人,下官一定会攻下弘农宫。”李子雄正容说道。他原本是前来建议杨玄感放弃弘农宫的,没想到,刚一进来,还没有说话,杨玄感就给了自己父子这么大的好处,将宝刀相赠,倒是让李子雄心里的话给憋了回去。

    “好。”杨玄感看了李子雄一眼,点点头,说道:“到底是一家人,也只有一家人才会如此。”显然李煜和李密的一番话传到杨玄感的耳中了。

    李子雄没有说话,从杨玄感手中接过令箭,就领着李煜出了华阴城,在城外大营中点了五千兵马,朝弘农宫而去。

    “父亲,为何答应国公,那弘农宫这个时候最起码有数千兵马正在等着我们,想要攻下弘农宫可是难上加难。”李煜有些不满的说道:“弄不好这就是杨智积的阴谋,利用弘农宫拖住我们,宇文述那些家伙可是近在咫尺了。”

    “我如何不知道这一切,当楚国公准备进攻弘农宫的时候,我就知道楚国公必败无疑,只是楚国公如此信任我们,你我父子岂能对不起他。”李子雄摇摇头,说道:“更何况,杨智积这个人我是知道的,论治理地方,这个太守还是可以的,但行军打仗却不是我的对手,你放心吧!只要对方的兵马不会超过五千人,我们有足够的把握攻下弘农。嘿嘿,实际上,这是国公送给你我父子两人的功劳。”

    和杨玄感一样,李子雄对杨玄感攻打弘农还是有些把握的,因为这里是弘农杨氏的地盘,杨家人在这里经营了多年,一个小小的弘农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

    李煜并没有说什么,他和李子雄的想法完全不一样,弘农宫若是那样好进攻的话,杨玄感绝对不会将这样的功劳交给自己。

    李子雄看着李煜一眼,并没有说话,而是从怀里摸出一份地图来,上面隐隐可以看见弘农两个字,这是杨家人送给李子雄的,这个时代打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种军事地图可是机密,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的。

    弘农距离华阴并不远,不过一天的时间,父子两人就杀到了弘农城下,等到父子两人到达的时候,弘农城上,旗帜飘扬,一个中年人站在城墙上,剑拔弩张,李煜清晰的看见城墙身后的士兵,正在张弓搭箭,并且还有一股臭气扑面而来,想来这就是传闻中的金汁了。

    “这个时候,楚国公恐怕正在抵挡宇文述的进攻,我们要用最短的时间攻打弘农。”李子雄看着眼前的弘农,这个时候才知道,弘农并不好攻打,城墙上的敌人众多,显然不是传说中的空虚。就算是李子雄也感觉有些棘手。

    “那就开始吧!”李煜从一边接过弓箭手,作为将门之后,李煜的射箭技术虽然不能说箭法如神,但因为力量强大,一箭射出,敌人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利箭射杀。

    他骑着战马小跑了一阵,猛然之间张弓搭箭,利箭破空而出,径自朝杨智积脑袋射去。

    “太守大人小心。”城墙上,猛然之间一个白色身影挡在杨智积面前,只见对方长槊闪烁,一阵金铁交鸣声响起,利箭被挡了下来,白色身影身形晃动不已,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阴少将军,如何?”杨智积额头上都是冷汗,若不是刚才阴弘智挡住了利箭,这个时候恐怕自己已经命丧于此。

    “我认识他,他是李子雄的儿子李煜,没想到,他居然来了,如此就要小心了。”阴弘智面色阴沉,他是奉了阴世师之命来到弘农城,就是为了阻挡杨玄感,没想到来的不是杨玄感,而是李子雄和李煜两人。

    对于李煜,两人在战场上可是较量过的,他不是李煜的对手,所以对李煜十分忌惮。

    李煜见利箭被挡住,心中也不在意,继续张弓搭箭,一箭接着一箭,径自朝城头上射去,虽然大多数都已经落空,但还是有少数的利箭射中目标,将敌人射杀。

    一时间身后的叛军纷纷大声欢呼起来,士气大振。李煜距离城墙的距离远超百步,在百步之外,射出的利箭能够击杀敌人,足见李煜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