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末路 隋末之大夏龙雀

    李子雄看的分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对于自己这个幺儿,李子雄还是很惊讶的,以前李氏三子都不错,但李煜并不是特别突出,但现在不一样,李煜的才能和武艺远超前面的两个兄长。

    “只是不知道,楚国公能不能击败敌人。”李子雄有些担心。

    “进攻。”李子雄挥动手中的令旗,趁着李煜占据上风,士气大振,指挥手下的军队对弘农城发起进攻。

    一时间,叛军纷纷抬着云梯朝弘农城杀了过去,甚至还有巢车、抛石机等物纷纷准备妥当,随着李子雄的一道命令,攻打弘农城的战斗终于打响。

    这个时候李煜的作用也仅仅只有射箭而已,在敌人滚木礌石、金汁等防御手段没有消耗完毕之前,李煜是不可能依靠个人勇武进攻城墙的,那就是找死的行为。敌人的滚木礌石暂且不说,就算是金汁一旦浇到自己身上,那就会形成感染,最后必死无疑。

    攻打城池固然很重要,但李煜不可能将自己的生命随便交付在战场之上。唯独利箭才能在这个时候建功立业,一箭射出,就有敌人坠落在城下。

    “可恶。”阴弘智躲过了一支利箭,忍不住发出一阵怒吼。敌人进攻不怕,唯独担心的就是随时射来的利箭,偏偏敌人站的比较远,城墙上的弓箭根本射不到对方,反而自己这边不时的传来一阵阵惨叫声。甚至就是自己,也要小心翼翼。

    “调集弓箭手,对城墙发起进攻。”李煜对身边的亲兵说道:“臂力强大者,不管射箭厉害不厉害,只要将利箭射上去,最起码,我们也能帮助弟兄们攻上城楼。”

    在这个冷兵器时代,想要攻打城池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攻城的士兵将会遭受多重进攻,就算是侥幸攻上城楼,也会面临敌人的多重剿杀。尤其是现在,弘农城的城墙本身就高出地平线,叛军想要攻上城墙,还要爬上一定的陡坡,这就给叛军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城墙上的杨智积可不管身边将士的生命安全,甚至连他自己的生命安全都已经抛之脑后,以前弘农城的兵马并没有多少,现在阴弘智好歹也带来了数千兵马,抵挡叛军他还是有把握的,他不停的命令士兵射出自己的弓箭,将进攻的敌人射杀。隋军居高临下,射杀起来十分轻松,若不是李煜的狙击,这些士兵根本就没有多少危险。

    李煜身边很快就调集了不少的弓箭手,这些弓箭手跟随在李煜身边,纷纷射出手中的利箭,可惜的是,这些人的利箭并不能有效的射杀敌人。能够威胁到城墙上的敌人,也只有寥寥数人而已。而其他的弓箭手,将进攻距离缩短的时候,很快就迎来敌人的打击,很快就出现了死伤。

    当叛军费尽千辛万苦,将云梯搭在城墙上,战争的残酷性这个时候才体现出来,敌人用长枪推开云梯,或者直接将滚木礌石随着云梯滚滚而下,直接将下面的叛军击杀。

    无论是什么,首先进攻的叛军纷纷死在滚木礌石之下,有些士兵刚刚爬上数步,就被滚木礌石击中脑袋,鲜血横流,摔倒在地,死的不能再死,有些云梯根本就不能承受这些滚木礌石,被砸成了两段,根本不能使用,侥幸逃过一劫的士兵,被烧的沸腾的金汁从天而降,或是浇在脸上,或是浇在身上,叛军就发出一阵哀嚎,从云梯上坠落在地。

    这种情况四处可见,叛军一时间死伤无数,若不是后面有督战队的存在,恐怕有些士兵都开始逃走了。李煜也忍住心中的恶心,只能是射出自己手中的利箭。

    而此刻,李子雄身后,杨玄感亲自率领大军抵挡隋军的到来,宇文述、卫玄、屈突通、来护儿等将率领大军缓缓而来,不断的逼近杨玄感的大军。

    杨玄感亲自率领大军冲锋陷阵,饶是如此,杨玄感的大军根本不是四将的对手,无论是宇文述、还是屈突通、来护儿等人都是厉害人物,无论是冲锋陷阵,或者是指挥大军,丝毫不下于杨玄感之下。杨玄感虽然勇猛盖世,但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是连连后撤,缓缓向弘农而来。

    十几万大军在宇文述等人的进攻下,损失惨重,甚至杨玄挺也被来护儿所杀,叛军的失败似乎已经成了定局。

    等到了下午的时候,李子雄下令撤军,大军缓缓而行,距离弘农三十里处落下大营,李子雄也不顾自己大军损失惨重,就招呼李煜进了大帐。

    “国公已经战败了,已经朝弘农而来。”李子雄低声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李煜面不改色,杨玄感必败无疑,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就是如何离开这里,前有敌人挡路,后有追兵,似乎眼前没有任何出路了。

    “帮助楚国公,击败宇文述。”李子雄虎目放光,说道:“现在楚国公手上还有不少的军队,后面就是潼关、弘农,想要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是拼死一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不仅仅是楚国公知道这些,下面的将士们也都知道。”

    李煜并没有说什么,李子雄想的太简单了,宇文述若是这样好对付的话,杨玄感也不可能失败了,而且,宇文述等人所统帅的都是天下精锐,想要击败对反是何等的困难。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乱军之中,未必没有机会能够冲破重围,当下说道:“等到决战的时候,还请父亲跟在孩儿身边,或许击败宇文老贼的可能性很小,但护卫父亲,冲出重围还是有可能的。”

    李子雄听了之后,露出欣慰之色,拍着李煜的肩膀说道:“若是真的如此,你自己一个人突围就是了,不要担心你父亲,只要你能逃出去,剩下的就好办了,为父在朝中还有一些人缘,就算是宇文述和我也有几分交情。看看国公麾下,有多少人都是世家之后,为父这段时间,也没有为国公建功立业,至于你,这段时间,都没有出现在战场上,恐怕也是藏拙吧!”

    李煜并没有反驳李子雄的话,这段时间,他没有出现在战场上,的确是为了藏拙,只有藏拙才不会引起宇文述等人的注意,才能方便自己逃走,对于杨玄感,他没有任何的归属感,哪怕是将杨若曦嫁给自己,哪怕是送给自己大夏龙雀这柄宝刀也是如此。

    雇佣兵李煜现在只是想为自己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