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李子雄战死 隋末之大夏龙雀

    杨积善率领的大军已经冲入左翼,叛军脸上尽是兴奋之色,他们已经看出了朝廷大军的虚实,这些朝廷大军根本就不敢与自己等人相抗衡,只要摧毁了左翼,然后直接杀入中军,必定会导致朝廷大军的崩溃。

    “万胜。”然而,这个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声。

    李煜和杨积善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远处传来一阵阵鸣锣声,他们回头望去,只见叛军左翼出现大批敌人,敌人已经杀入中军。

    “不好,快走,援救中军。”杨积善面色大变,大声吼道:“杨玄奖到底是干什么的?”杨家大军都是掌握在杨家人手中,大军的左翼是杨玄奖统领的,眼见着大军在敌人的左翼有突破的可能了,没想到敌人直接冲破了叛军左翼大军,杀入中军。让一场大战就这样功亏一篑。

    李煜深深的叹了口气,碰到这种情况,就算李煜再怎么凶猛,恐怕也没有任何作用,中军突破,杨玄感的后路就有影响,最后就会导致全军的崩溃。

    真是猪一样的队友。李煜调转马头,汇合李固,领着麾下士兵赶紧后撤,在他们身后,桑显和得了一条性命之后,毫不犹豫的率领大军掩杀。

    随着叛军后撤,宇文述等人纷纷驱动大军随后掩杀,若不是杨玄感断后,拼死力战,叛军能回到大营的不足十之一二,饶是如此,大军也损失大部,战将更是损失了不少。

    “公子,尚书大人。”李煜刚刚回到大营,就见李家的一个家将飞奔而来,脸上露出沮丧之色,李煜听了面色一阵大变。

    “尚书大人怎么了?”李固抓着亲兵的肩膀大声喊道。

    “尚书大人指挥作战的时候,不慎中了流矢。”家将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该死。”李煜大踏步的朝李子雄的大帐而去,虽然自己来自后世,但到底是占据了这具身体,而且李子雄对自己很不错,短短数月的时间,李子雄教导自己武艺,教导自己兵法,并且,散尽家财,为自己征召兵马,可以说已经尽到了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李璟还没有进入大帐,就听见大帐中传来一阵哭声,他微微皱了皱眉头,掀起大帐,只见大帐中间,李子雄躺在地上,周围几个亲兵跪在地上痛哭。

    “杨家没有派人来?”李煜忍不住询问道。在现场,除掉几个亲兵之外,并没有其他人,杨家一个人都没有前来,这让他心中窝火。李子雄好歹也是民部尚书,而且这个时候来为杨家效力,杨玄感冲锋陷阵的时候,李子雄指挥大军作战,现在战死,连一个人都没有派来,这有些过分了。

    “公子,听说这次大战死了不少人,连杨玄奖、杨万硕都已经战死了。”李固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低声对李煜说道:“或许国公是因为此事,才没有前来。”

    李煜听了嘴角一扬,露出一丝冷笑,做事情不是这个样子,李子雄战死杨玄感第一时间恐怕就知道了,并且尸体都收拾干净,受伤的脖子上也扎了白色的绸布,但这个时候杨玄感还没有来,这就说明其中的问题了。

    “父亲,孩儿不孝,现在不能将你风光大葬,您放心,等到日后,孩儿必定会让你风光于地下。”李煜跪倒在地,磕了几个头。心中却是默念道:“虽然我李煜并不是您的儿子,但既然占据了你儿子的身体,那就是您的儿子,日后肯定为你李家光宗耀祖,绝对不会辜负您的一片教导之恩。”

    说实在的,他昨天都在想着如何安置李子雄,李子雄是肯定会跟着杨玄感一条路走到黑的,但李煜却不会,他时刻想着离开这里,想着逃走。甚至他还想着将李子雄打昏,然后趁乱带走,但现在不需要了,李子雄被战场上的流矢射杀,这一切都不用考虑了,李煜现在想的就是如何逃走。

    “公子,现在该如何是好?”李固为首的亲兵看着李煜,这个时候,李子雄战死,渤海李家就是以李煜为首了,李固这些亲兵就成了李煜的亲兵了,生杀掠夺都掌握在李煜手中。

    “将父亲找个好地方,就地安葬,等日后我们杀回来的时候,再给父亲风光大葬。”李煜低声说道:“不要让人发现了。”

    杨玄感必败无疑,作为杨玄感大军中的主要人物,曾经得罪过杨广,就算是战死,宇文述这些人也不会放过李子雄的尸体的,将李子雄隐秘下葬是最关键的。

    “公子放心,在大营后面有一个小山,小山之中有一个山谷十分荒凉,属下等下就去安排一番,晚上就能将将军下葬。”李固身后一个年轻人低声说道。李煜认得他是李子雄的亲兵庞珏,是一个非常机灵的一个人。

    “好,就有劳你了。”李煜点点头,看了周围众人一眼,说道:“今日我们大军算是战败了,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宇文老贼恐怕要偷袭我们,楚国公必败无疑,但这也是我们的机会,我准备趁机杀出去,以图未来,诸位也可以跟随我一起,也可以留在这里,等朝廷大军杀进来之后,投降他们,我也不会怪你们。”

    李固和庞珏等人相互望了一眼,纷纷跪倒在地,大声说道:“尚书大人和公子对我等恩重如山,我等愿意追随公子左右。”

    这些人对李子雄感念李子雄之恩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因为现在的隋朝,民不聊生,宇文述那些人对这些投降的人恐怕也不会好生对待的,甚至还会将这些叛军就地斩杀,要知道,这些叛军可都是功劳,岂能放弃?既然如此,还不如跟着李煜身后,或许能够逃出生天,毕竟,李煜的武艺大家是看的很清楚。

    “很好,既然如此,我们先将父亲的遗体安葬好,然后好生休息,等到敌人进攻的时候,我们从敌人的左翼突围,白天我们都能击败对方,晚上我们同样能够击败敌人的左翼。”李煜大喜。自己身边这数百人,说人多也不多,说人少也不少,只要自己小心一些,未必不能逃跑,毕竟,敌人主要的目标是杨玄感,而不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