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夜袭 隋末之大夏龙雀

    中军大帐,杨玄感、杨积善、杨民行三兄弟站在一起,在三兄弟之后,是杨巍等为首的杨家二代,对面摆放的是杨玄奖、杨万硕的尸体,加上杨玄挺,六个兄弟已经死了三个了,杨玄感心中十分悲痛。

    “大哥,李子雄也被流矢所杀。”杨积善低声说道:“是不是应该派人前去看看,毕竟是为了杨家之事。”

    “哼,今日若不是他,中军也不会出什么问题,我们也不会战败。”杨巍忍不住说道:“都是李子雄无能,累及三军,没有找他算账已经很不错了,难道还想去感激他。”

    “住口。”杨玄感瞪了自己儿子一眼,低声说道:“今日之败,并不在于李子雄身上,朝廷大军兵马众多,若不是李子雄谋划,我们这场战争早就败了,更不要说今日李煜冲锋陷阵,差点就击败屈突通,可惜了,玄奖没有挡住敌人的进攻,否则的话,我们这次就能击败敌人了。”杨玄感还是知道今日战况的,对李子雄多有维护之意。

    “一切都是天数。”杨玄感忽然发出一声长叹。虽然他勇猛盖世,以前从来就没有将朝廷大军放在心上,但这个时候,也感觉到自己已经大势已去。

    “天数,什么才是天数,父亲,现在关中的那些世家大族们都期盼着我们去关中呢?只要击败了眼前的敌人,我们必胜无疑。”杨巍面色大变赶紧说道。

    “若曦呢?”杨玄感并没有理会自己的儿子,眼下局势是什么情况,别人不知道,杨玄感岂能不知道,可以说现在已经回天无力,自己也只是在垂死挣扎而已。

    “哦,若曦去了李子雄那里了,虽然是未过门,但大哥毕竟将其许配给李煜了。”杨积善赶紧说道。

    杨玄感点点头,对杨积善说道:“宇文述阴险狡诈,今日战败,我军丧失了锐气,恐怕他今天夜里会来袭击大营,我们要做好准备。不能让对方得逞了。”杨玄感到底也不是什么简单货色,提防之心还是很重的,尤其是在战败的时候。

    “哼,我们虽然战败,但敌人也未必比我们好到哪里去。他若是不来偷袭也就算了,一旦前来偷袭,我必杀他一个片甲不留。”杨巍大声吼道。

    “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等过了今日,明日再战,我们未必会怕了宇文老贼,等击败了宇文述,我们就直接去潼关,只要过了潼关,进入关中,我们转手之间,就能得到十万大军,那个时候,天下无人能挡。”杨玄感面色红润,双目中闪烁着光芒,他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

    杨积善等人也纷纷点头,能支撑杨家人到现在的,就是关中兵马,只要杨玄感率领大军进入关中,关中的世家大族肯定会支持他的。

    杨玄感猜测的不错,对面的朝廷大军中,宇文述、卫玄、屈突通、来护儿、阴世师等人纷纷聚集在一起,商讨着刚刚结束的战争。虽然大军最后获得了胜利,但左翼损失惨重,屈突通兵马死了数千人,大帐中的气氛并不十分热烈。

    宇文述坐在上首,摸着胡须,扫了众人一眼,忽然笑道:“没想到今日战场,叛军居然有如此猛将,一柄战刀杀得我们损失惨重,卫老大人,你可知道,那李煜手中的战刀是什么来历?”

    卫玄先是一愣,忽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说道:“相传当年杨素老儿得到一柄宝刀,号称是天外之石锻造而成,名曰大夏龙雀,莫非李煜手中的战刀就是大夏龙雀?”

    众将听了纷纷睁大着眼睛,望着宇文述,为将者都喜欢宝刀、宝马,猛然听说了大夏龙雀,就想着了解的更清楚。

    戌时三刻,李煜一身泥土,刚刚进入大营,就见一个亲兵迎了上来,低声说道:“公子,若曦小姐在大帐中等候了许久了。”

    “杨若曦?”李煜面色一愣,这个时候,都快已经是晚上九点,按照李煜的推测,宇文述在晚上十二点左右就会对大营进行偷袭,他回去还要准备一番,养精蓄锐,等到宇文述发起进攻的时候,就开始突围。没想到杨若曦这个时候来了,这就意味着,身边的亲卫们的动作已经被杨若曦察觉了,搞不好,此事就要被杨玄感知晓。

    他想了想,就领着亲兵朝自己的大帐走去,他掀开大帐,果然看见杨若曦一身黄衫,静静的坐在那里,身边还有两个侍女,身着劲装。

    “若曦小姐。”李煜迎了上去,拱手说道:“劳烦若曦小姐这么晚还在这里等候,是李煜的罪过。”

    “国公听说叔父遇难,心中十分惭愧,所以让若曦前来慰问,公子节哀。”杨若曦美目中闪烁着一丝惊疑,她在大帐之中并没有李子雄的遗体,她看了李煜一眼,见李煜身上多有泥土,似乎有所悟。

    “战时时间紧急,先找个地方安葬,等日后再做计较。”李煜也没有隐瞒,叹息道:“相信先父也不会怪罪我的。”他朝身后摆了摆手,自己找了马扎坐了下来。

    “公子可是想离开这里了?”杨若曦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或许就是自己未来的夫婿,只是坐在那里,就好像是一汪深潭一样,让她看不透。

    李煜目光闪烁,死死的望着杨若曦,双目中杀机毕露,只是杨若曦面色平静,粉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异样,好像没有看见李煜双目中的杀机一样。

    “公子。”帐外庞珏和李固闯了进来,他手上还拿着一柄战刀。杨若曦身边的两个侍女见状,纷纷抽出腰间宝剑,将杨若曦护在其中。

    “退下。”李煜摆了摆手,让李固两人退了下去,望着杨若曦,说道:“虽然你我还没有成亲,但楚国公已经将你许配给某,你也就是我李煜的妻子,今夜情况紧急,你暂时就留在这里吧!我李煜不想杀你。”

    杨若曦也让两个侍女放下手中的利剑,望着李煜说道:“公子认为我们要败?更或者说,认为今夜就会失败?”

    李煜打量着杨若曦一眼,见她面色平静,气定神闲,显然根本就没有被李煜所恐吓,他迟疑了一阵,才说道:“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不过按照我对宇文述的了解,今天晚上肯定会突然袭击的,但,显然国公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他看着远处,虽然士兵们都在正常巡逻,但实际上,都没有做好敌人突袭的准备,这足以说明,杨玄感并没有想过宇文述会偷袭。

    这也很正常,因为白天的战斗,实际上宇文述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晚上连夜偷袭,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可越是如此,这种可能性就越大。

    杨若曦正待说什么,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接着火光冲天。

    宇文述真的发起夜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