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突围 隋末之大夏龙雀

    李煜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是狂喜,虽然不知道宇文述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发起夜袭,显然这并不是一个绝佳的时间,可对于李煜来说,这是一个最佳的逃亡时机。

    “快,通知弟兄们上马,准备突围。”李煜从一边取了自己的大夏龙雀,一边对冲进大帐的李固、庞珏两人说道。

    “是,公子。”两人脸上都露出兴奋之色,李煜能够料到宇文述今夜会偷袭,这就已经占据先机了,好在众人已经做好了准备,凭借着李煜的勇猛,或许冲出去不会太难。

    李煜在外面上了战马,这战马还是李子雄的战马,是上等的战马,虽然不能说千里马,但比以前的战马还是好得多。

    这个时候,外面的喊杀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大营中到处都是喊杀声和惨叫声,可以看的出来,宇文述等人早有准备,而杨玄感却没有做足充足的防备,叛军已经节节败退。

    “公子。”李固喊了一声,对李煜示意了一番。

    李煜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杨若曦也翻身上了战马,她身边的两个侍女也纷纷取了兵器,望着眼前的混战,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走,冲过去。”李煜并没有说什么,这个时候,敌人已经杀入大营,大营一片混乱,或许各个都想着突围,谁也不会注意到李煜的存在。

    “走,跟上去。”杨若曦望着远处,最后银牙一咬,也紧随着李煜身后,大军战败已经是必然,杨若曦留在这里不会给杨玄感带来任何用处,还不如冲出去,或许还有点作用。

    李煜手执战刀,冲锋在前,他避开隋军正面,而是朝另外的一个角落处飞奔,他早有离开杨玄感的念头,时刻想着如何离开大营,所以对大营中的布置很清楚,大营的南角落就是一个漏洞。

    四百精锐骑着战马,紧随在李煜身后,最后甚至将杨若曦也护卫在其中,毕竟杨若曦还是李煜未过门的妻子。

    此刻大营中一片混乱,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到处都能看见溃兵,大营之中火光冲天,喊杀声震天,李煜手执战刀冲锋在前,凡是在前面敢于阻挡大军者,都丧命于李煜之手,在他左右,李固、庞珏两人,一个手执铁锤,一个手执战刀护卫左右,就好像是一把匕首一样,在乱军中飞奔。

    “杨姐姐。”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就见一个帐篷中,探出一个美女来,身上披着一件锦衣,体态婀娜,美目中还有一丝慌乱之色。

    “晴儿!”

    杨若曦面色一愣,忍不住收了战马,就准备上前打招呼。

    “还不快走,在这里等死吗?”李煜看的分明,面色阴沉,大声喊道,眼见着前方就是栅栏了,外面一片漆黑,只要杀出栅栏,就能逃出生天,这个时候,大家的主要目标都是在中军大帐。正是逃跑的好机会。

    “晴儿,快走。”杨若曦粉脸上露出一丝挣扎来,最后还是伸出玉手,就准备拉那女子。

    “快走。”李煜忽然看见远处有一队人马杀来,面色一变,猛的一巴掌打在杨若曦战马之上,战马发出一阵嘶鸣,驮着杨若曦就朝远处飞跑。

    “啊!坏人,你想干什么?”那叫晴儿的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李煜抓上了战马,接着眼前景色在不断的消失,吓的大声叫了起来。

    “住口。”李煜将对方放在马鞍上,虎目望着远处的栅栏,敌人的追兵逐渐靠近,自己只能快速的通过栅栏,才能闯出一条生路来。

    杨晴儿吓的面色苍白,她乃是金枝玉叶,乃是观王杨雄的侄孙女,跟随杨恭道来到叛军大营,没想到会遭遇到眼前的情况。

    “嘿!”一声怒吼声传来,就见眼前刀光闪烁,接着就听见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儿臂粗的木桩瞬间就被大夏龙雀战刀所毁,杨玄感费尽心机才打造的营盘,一下子就被李煜几刀毁的一干二净,露出一个巨大的缝隙来。

    “走。”李煜手执战刀,一声大吼,率先冲出了大营。在他身后,庞珏、李固护卫着杨若曦和两个侍女紧随其后,四百骑兵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身后不远处,一队骑兵很快就出现在缺口处,为首的一个校尉望着黑暗处,对身后的亲兵说道:“快告诉宇文大人,数百骑兵从这里逃走了,里面有几个女人,怀疑是叛逆的家眷。”

    “是。”亲兵领命而去。

    宇文述无疑是一个厉害人物,在进攻杨玄感的同时,也担心会有漏网之鱼,在大营的四周,仍然是布下了重兵,用来拦截漏网之鱼,第一序列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宇文智及。

    黑暗之中,李煜猛然之间停了战马,身后众人也都停了下来,纷纷望着李煜,等待着李煜的命令,现在四处都是黑暗,谁也不知道黑暗之中到底存在着什么。

    “公子,下一步,我们去哪里?”李固忍不住询问道。

    “宇文述此人阴险狡诈,肯定会防备有人会趁乱逃走,在四面八方肯定是埋伏的,我们现在从这个方向走,必定会中了对方的埋伏。”李煜指着远处,那个方向是宇文述大营的左右两翼,一片黑暗。

    “那公子的意思是?”庞珏面色一变,惊恐道:“公子不会想着是进攻中军吧!”

    杨若曦听了粉脸一变,宇文述的中军可不是那么好闯的,龙潭虎穴也不为过,这个时候进攻中军几乎就是在找死。那个还趴在战马上的杨晴儿更是睁大着眼睛望着李煜,猛然之间想到自己还趴在战马上,顿时在战马上挣扎起来。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啊!唉哟!”杨晴儿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出一阵惨呼声。

    “这里是战场,收起你的小姐脾气。”李煜看也不看对方一眼,而是望着远处,说道:“宇文述的大营若平时肯定是戒备森严的,但现在却不一定,三军都是去进攻国公了,能留下来的大概也只是宇文述的亲兵,只要冲破他的亲兵,就可以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相信宇文述也不会想到我们敢直面进攻他的大营。”

    “对,公子厉害。”庞珏脸上露出兴奋之色。万军之中,直面对方的中军,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