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直取中军 隋末之大夏龙雀

    “来者何人?”隋军大营前,一队人马呼啸而来,辕门之上,有士兵大声喊道:“报上姓名,否则弓箭伺候了。”

    “放肆!屈突将军帐下校尉桑显和奉大将军之命,前来禀报战况,还不打开营门。”为首的猛将,手执战刀,大声喊道:“找死吗?耽误了战事,谁来负责?这个时候,大军正在围剿叛军,这个时候谁能到这里来?还不给老子开门。”

    “等着!”箭楼上的隋军不敢怠慢,赶紧让人下去打开营门,先别说此事会影响宇文述指挥大军,而且这个时候,大家正在围剿叛军,叛军逃命尚且来不及,又哪里有胆子来直闯中军?

    辕门终于缓缓打开,数百骑兵顿时呼啸而出,径自朝中军飞奔而去。

    大帐之中,宇文述坐在椅子上看书,外面不时的闯入传令兵,向宇文述讲叙着叛军大营中发生的事情,以方便宇文述指挥大军。

    “祖父,不如让孙儿去见见杨玄感,听说杨玄感号称乃是天下第一武将,有霸王之勇,军中恐怕无人能抵挡。不如让孙儿前往,孙儿必定斩其人头献于帐下。”一个年轻人孔武有力,生的虎目浓眉,猿臂蜂腰,只见他戴一顶双凤金盔,身穿一件锁子黄金甲,手执凤翅镏金鎲。正是宇文世家第一猛将,大隋镇殿大将军宇文成都。

    宇文述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孙子一眼,叹息道:“成都,你勇猛盖世,但行军打仗,哪里是凭借个人勇猛,当年项羽盖世神勇又能如何,最后还不是败在刘邦之手,再看看杨玄感,又盖世神勇又能如何,不照样败在我老夫的手中。”

    宇文成都听了脸上顿时露出满不在乎的神色来,忍不住说道:“祖父说的有道理,但杨玄感号称我大隋第一猛将,若是不与这样的人交手,孙儿是在亏的很。”

    “大隋第一猛将?那是鱼俱罗,是你的师傅,杨玄感算什么东西。”宇文述摇摇头,正待说下去,忽然看见大帐外一队人马缓缓而来,面色微微一变。

    “什么人?敢靠近中军大帐?”大帐外,有亲兵上前阻拦。

    “奉卫老大人之命,驰援中军,还不让开。”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

    “卫玄?需要驰援中军?”宇文成都一愣,忍不住笑道:“有孙儿在此,谁敢进犯中军,卫老儿真是老糊涂了。”

    “快,阻止他们,他们是敌人。”宇文述双目收缩,忍不住大声喊道。宇文成都一愣,忍不住朝对面望去。

    “杀。”这个时候,对面传来一声怒吼,就见夜空之中,一道寒光闪烁,一个硕大的头颅飞起,然后就见数百骑兵径自朝大帐冲来。

    “该死的家伙。”宇文成都面色阴沉,他没想到居然还有骑兵敢冲锋陷阵,直接冲入中军大帐,更是没有想到,自己布置的防线如此薄弱,敌人居然大摇大摆的冲入中军大营,距离大帐不过数十步的距离。他大踏步而出,手中的凤翅镏金鎲拿在手中,出了大帐后,翻身上了战马,身边跟着紧随百余名大帐亲卫。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好手段。”宇文述面色平静,他面前早有十余名宇文世家的亲兵,护卫其左右,甚至自己还能出了大帐,看着对面呼啸而来的数百骑兵。

    李煜也发现了宇文成都,看着他手中的凤翅镏金鎲,顿时知道对方的来历,普天之下,除掉宇文天宝之外,再也没有人会使用这凤翅镏金鎲了。

    “李固,率领大军火速冲过去,我来断后。”李煜振奋起精神,望着冲上来的宇文天宝,这是代表着隋朝顶尖的武力,只要击败了他,就能改变战场上的局势。

    “当!”一道金光朝李煜刺了过来,李煜面色一变,手中的大夏龙雀迎了上去,顿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刺中战刀,李煜身形晃动,正待反击,对面的金光再次刺来,快若闪电,李煜练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用战刀挡在眼前,仍然是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

    他曾经对阵过韩兆,韩兆的速度很快,但眼前的宇文天宝速度更快,而且力量更加强大,若不是李煜手中的战刀乃是天外之铁打造,加上李煜这段时间勤奋练习,恐怕根本不是宇文天宝的对手,几招就被对方击杀。

    宇文天宝目光闪烁,他也感到十分惊讶,他手中的凤翅镏金鎲也不知道击杀了多少人,但今日却是不一样,对面的年轻人,手中战刀不俗,武艺也不俗,让他短时间内根本拿不下对方。

    “天宝将军,护卫大将军。”猛然之间,身后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宇文天宝回头望去,却见宇文家的私兵正在连连后退,显然根本不是叛军的对手,在叛军之中,一个猛将手执铁锤,冲锋陷阵,宇文家的私兵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一锤之下,几乎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硬生生的被对方锤死,还有一人手执长枪,长枪寒光闪闪,宛若有梨花千万朵,眼前的私兵尽数被对方击杀。

    眼见着对方的兵马正在不断的靠近宇文述,宇文述平静的面孔上已经露出惊恐之色,宇文天宝面色一慌,就准备收兵援救宇文述。

    “想走。”李煜哪里会让他离开,战马上前,手中的战刀朝宇文天宝杀了过去。攻守顿时转换,大夏龙雀卷起了一道寒光,将宇文天宝笼罩在其中。

    “当!”宇文天宝手中的凤翅镏金鎲挡在面前。

    宇文天宝浑身晃动,差点跌下了战马,他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就这一下,就感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迎面而来,手中的凤翅镏金鎲似乎也握住。

    “宇文天宝也不过如此而已。”李煜并没有纠缠,而是拍着战马,朝对面的中军大帐杀了过去,他看见远处的宇文述正在逃走。

    “快走。”李煜手中的战刀飞舞,很快就将前面的两个宇文世家的私兵斩杀,杀出一条道路来,庞珏和李固两人顿时夺路而出,其他的诸如杨若曦等人也紧随其后,众人穿过大帐,朝后营杀去。

    那庞珏临走的时候,还将牛油大烛丢在一边,中军大帐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火焰很快就映照了夜空,老远都能看见中军的大火。

    “贼将,哪里走。”这个时候宇文天宝才反应过来,又气又怒,紧随其后,就准备追杀。

    “当!”迎面又是一刀刀光,黑暗之中,李煜冲了上来,手中的大夏龙雀宝刀狠狠的朝宇文天宝砍杀过来。

    宇文天宝哪里曾想到李煜并没有走远,而是反过来斩杀他,猝不及防,只能是将手中的凤翅镏金鎲迎了上来,只是这一次没有防住,战刀狠狠的击在凤翅镏金鎲上,凤翅镏金鎲撞击在胸前的盔甲上,宇文天宝瞬间被击飞,坠落在地。

    “好马,多谢宇文少将军了。”可怜宇文天宝还没有反应过来,耳边就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只见一个健壮的身躯翻身骑上了自己的千里黄花马,身形很快就隐入黑暗之中。

    “可恶。”宇文天宝忍不住一拳头击在地面上,心中说不出的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