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下韩城 隋末之大夏龙雀

    宜阳,开皇初,废宜阳郡为宜阳县,属于河南郡,当初杨家众人建议杨玄感进攻弘农,若是不能克,就占据宜阳,这只能说明宜阳城内的军队稀少,防守薄弱。可惜的是,杨玄感并没有来得及攻占宜阳,就被宇文述堵在皇天原。

    “恐怕韩城不好过。”杨若曦并没有反对李煜。

    现在的洛阳周围,已经云集了宇文述等将所统领的几十万大军,这么一个狭小的地方,若是一个不留意,必定会发现这数百叛军,那个时候必死无疑。

    “放心,我们不是有人的吗?”李煜扫了不远处的马车一样,嘴角露出一丝得意之色,说道:“韩城虽然属于冯翊郡,但我们的太守大人不一样,他是宗室,冲着这一点,韩城令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只能是恭恭敬敬的打开城门。而且,我们向东就是渑池,就是新安驿,然后就是洛阳,我们向南,去韩城,也能迷惑敌人一二。”

    杨若曦点点头,粉脸上露出一丝疲惫之色。

    李煜并没有说话,杨若曦无疑是坚强的,跟随大军奔波不说,到现在都没有询问杨玄感的结局,大家都知道,若真的有追兵千里,说明杨玄感的结局并不好。可杨若曦连问都没有问,只是将心中的悲伤藏在心里面。

    “太守大人,再过上两个时辰,我们就能到韩城,到时候还需要太守大人配合一番。”李煜驱赶着战马,来到杨智积马车边,笑呵呵的说道。

    “逆贼,你休想。”杨智积面色阴沉,他盘坐在马车中间,恶狠狠的望了李煜一眼,倒是他身边的两个女儿脸上露出畏惧之色。

    “杨太守,不要忘记了,现在你跟在我们身边,就算不是叛军,也是叛军了,你的幼子可就在后面的马车中了。啧啧,听说杨太守到现在只有一个儿子,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不知道太守大人日后可有面目到九泉之家,见杨家列祖列宗。”

    “你。”杨智积面色更黑了,忍不住对李煜怒目而视。他感到十分憋屈,因为他就生了一个儿子,叫做杨道玄,这一次,连自己的独子都被李煜给抓了,一时间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杨大人,你放心,现在楚国公已经战败,甚至现在恐怕都已经战死了。我们这些人也只是为了活命而已,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李煜自然会放了大人一家。这个时候,大人送我们一程,只要操作的好,世人也不会知道这一切,不是吗?”李煜笑呵呵的说道。

    “狡辩,再怎么说的光明正大,也难掩你们叛逆的事实。”杨智积冷哼哼的说道。

    “大人若是不配合,那就不要怪末将了,嘿嘿,就算是死,恐怕我们这些弟兄们临死之前也会享受一二,到时候,太守大人不但身死族灭,甚至全天下都会传扬着大人一家的遭遇。”李煜双目在杨智积两个女儿身上扫过,吓的两女一声惊呼。

    “你,李子雄虽然是叛逆,但为人正直,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杨智积忍不住对李煜怒目而视。

    李煜听了顿时哈哈大笑,他知道杨智积已经同意了自己的建议,任何人都是有私心的,杨智积同样是有私心,他的私心就是自己的儿子。可惜的是,杨智积还是太天真了,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实际上,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等过了韩城,事情就不会如此简单了。

    “走,去韩城。”李煜调转马头,催促众人朝韩城而去。

    韩城城外,马蹄声响起,就见一股烟尘冲霄而上,数百骑兵护卫着两辆马车飞奔而来,韩城之上,守城的士兵早就将城门拉起。

    “蔡王殿下驾到,还不打开城门。”李煜手执战刀,飞奔而来大声喊道。他身后的李固等人也只是静静的护卫在马车身边,宛若是侍卫一样。

    “蔡王?”城上的士兵听了不敢怠慢,赶紧通知县令和县尉不提。他们并没有做出任何防御,因为城下的士兵穿着盔甲,面色刚毅,骑着战马站再那里,给众人极大的压力。这绝对不是叛军。

    “城下可是太守大人,下官韩城令郑元武见过太守大人。”城墙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中年人,正是韩城令郑元武,荥阳郑氏的旁支,在韩城做了县令,在他身边分别是韩城县丞和县尉。

    车门打开,杨智积面色不好看,站在马车上,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前面的李煜一眼,然后朝上面拱了拱手,说道:“杨智积见过诸位了。杨某已经辞官,准备前往江南,路过宝地,还请打开城门。”

    “啊,真是蔡王殿下。”郑元武见过杨智积,见对方的模样,心中一喜,赶紧对身边的县丞和县尉说道:“真的是蔡王殿下,快,两位随我去迎接。”说着就朝城下走去。

    “大人,蔡王殿下为何辞官?”县丞忍不住询问道。

    “人家是宗室,一个太守之位他也不放在眼中,太守哪里有蔡王威风,看看周围的护卫,啧啧,宗室亲王可与我等不一样啊!”郑元武忍不住说道。言语之中多有羡慕之意。

    “那是,看蔡王殿下身边的护卫亲兵,极为不俗,一看就是上了战场的老兵。他们若是要攻城,一个回合就能攻下韩城。”县尉也忍不住赞叹道。他也是曾经上山剿过匪患的人,自然认出杨智积身边的士兵不同凡响。

    李煜骑着战马回到马车边,看着韩城城门缓缓打开,才对杨智积说道:“太守大人,您还是留在马车中好,这外面的事情还是交给某来应付吧!”谁知道杨智积脑子会不抽风,万一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呢!这个时候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可就不妙了,厮杀他不怕,他担心的是身边的四百精锐,损失一个,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哼!”杨智积冷哼了一声,甩了甩袖子,只能进了马车。面对李煜这样的兵痞,杨智积也没有任何办法。索性的是,当初的杨玄感没有重用李煜,否则的话,现在的杨玄感恐怕已经进入关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