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巧渡洛水 (一) 隋末之大夏龙雀

    官道上,宇文天宝率领的三千铁骑在官道上飞奔,很快就收住了战马,身后的三千铁骑也纷纷收住了马蹄,宇文天宝看着眼前的两条道路。

    “这条道路是到什么地方?”宇文天宝看着远处,只见官道上的两处界碑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两个硕大的大坑在那里,显然已经被人所挖。

    “回将军的话,这边是前往新安驿,这边是前往韩城的。”军中的向导赶紧说道。

    “韩城?新安驿?”宇文天宝看着眼前的官道,略加思索,就大声说道:“走,去韩城。”他记得新安驿是属于渑池的,过了渑池就是洛阳,但韩城却是向东南而行,洛阳兵马众多,叛军这个时候前往洛阳,就是必死的局面,也只有前往韩城,才有可能逃脱朝廷大军的追击。

    韩城城中,李煜和郑元武并排而行,也幸亏这个时代,消息传递的实在是太慢了,韩城并不知道杨玄感已经战败,甚至在他们看来,杨玄感已经攻取了洛阳,正在朝关中杀去,杨智积这个时候辞官,表面上是在辞官,实际上,却是在躲避杨玄感的进攻。

    “杨将军,叛军的兵马已经到了弘农城下?”郑元武有些担心的询问道:“难道洛阳真的落入杨玄感之手?”

    “哎!杨逆大军几十万之多,洛阳才多少兵马?不能挡也!”李煜眼珠转动,叹息道:“你也知道,弘农那是什么地方,那是杨逆的老巢啊!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蔡王殿下可是宗室,岂能落入杨逆之手?”

    “是,是。”郑元武眼珠转动,也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不过,虽然攻下了洛阳,但追兵就在后面,杨逆除非击败宇文大人,才能安心夺取关中。”李煜将郑元武的眼神的看在眼中,轻笑道:“这种情况可能性很小,毕竟宇文大人的兵马都是百战余生,杨逆必定会失败,潼关可不是那么好攻破的。”

    “对,对。”郑元武连连点头,神情又恢复了正常。

    李煜看在眼中,心中哑然失笑,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冒充朝廷中人,直接打出杨玄感的旗号,或许还不如麻烦。杨玄感兴兵造反,还真是得到众多人的支持。郑元武乃是荥阳郑氏的一员,也应该是在支持杨玄感起兵的人选之一。

    “蔡王殿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次离开弘农,原本是应该进京的,但我们的人少,路上若是出现杨贼的兵马就不好了,不如绕道前往关东,关东大地可是朝廷势力所在。”李煜忽然说道:“不过,郑大人,蔡王殿下到底是宗室,杨玄感这个时候更需要的是一面旗帜,这样才能符合他的身份,让更多的人跟随在他身边,实际上,当初杨玄感就是请蔡王殿下出来主持大军,反对陛下,蔡王是谁,那是忠于天子的,现在末将担心的是,叛军会来追击蔡王殿下。”

    “好胆,杨贼真是没有将天下人放在眼中,我大隋江山岂能允许叛逆横行的,将军放心,若真是有杨逆派兵前来,下官一定会挡住叛军的。”郑元武等人连连拍着胸膛说道。

    “杨逆嚣张不了多长时间了,现在前有潼关天险,后有宇文大人的追兵,必败无疑,现在末将担心的是,他会走宜阳,传闻宜阳县令是杨家人,日后若是人打着宇文将军的旗号前来,郑大人一定要小心。杨玄感此人阴险狡诈,或许会用这种办法诈开城门,打通弘农和宜阳之间的通道,那个时候,朝廷就要耗费大量的力气,追击杨玄感了。”李煜叹息道。

    “将军,这个时候护送蔡王殿下去宜阳?”县丞韩浩迟疑道。

    “说是去宜阳,实际上是想沿洛水东进,前往洛阳,汇合宇文大将军。”李煜低声说道:“此事关系重大,末将也是担心会被他人知晓,三位大人都是朝廷的栋梁之才,杨某自然是不敢隐瞒。”

    郑元武等人听了连连点头,也只有这种解释才是正理,直接去洛阳,弄不好就能碰见杨玄感的叛军,去了宜阳也是如此,只有从洛水东进,才能避开杨玄感的叛军,直接前往洛阳城下,会合宇文述的大军。

    “将军放心,若是有叛军前来,我韩城必定会将其挡在城外。”郑元武眼珠转动,既然杨玄感尚未进入关中,后面宇文述的大军已经杀到,那就说明杨玄感必败无疑,加上想要擒拿杨智积,也顶多是偏师,韩城人马虽然比较少,但抵挡一阵还是可以的。

    “如此甚好。”李煜大喜,说道:“等蔡王殿下回到洛阳,奏明天子,必定会嘉奖三位大人的。”

    “不敢,不敢,身为人臣,理应如此,理应如此。”郑元武、韩浩等人连连点头。

    “既然如此,还请三位大人早些安排酒食和船只,让蔡王殿下通过洛水东进。”李煜笑呵呵的说道。

    洛水并不宽,但想四百铁骑想要渡过洛水可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只有通过官府征调船只,才能快速渡过洛水。

    “这?”韩浩听了顿时露出为难之色。

    “怎么?征调船只很难吗?洛水周围也不知道有多少渔民,船只就没有?”李煜身后李固忍不住冷哼道:“耽误了蔡王殿下的大事,谁能负责任。”

    “放肆,某与诸位大人说话,也有你插嘴的份。”李煜训斥道,又转首笑道:“某也知道征调这么多船只的确十分困难,但只要有钱财就没有干不成的事情。”说着就从怀里摸出几锭金子来,放在郑元武手上。

    郑元武见状,连连摇头,哪里会收李煜的金子,说道:“使不得,使不得,为殿下办事,那是下官等人的荣幸,韩大人之所以迟疑,那是因为韩城周围没有足够的船只供王爷渡河。”

    “这有何难?先调集船只,横跨在洛水之上,上面铺上竹筏,让我等先渡河,然后王爷乘坐船只东进,我们在南岸护卫王爷,不就是了。”李煜哈哈大笑。

    郑元武等人一愣,心中更是一阵鄙视,这厮看上去高大威武,实际上也只是一个软脚虾,大概是害怕后面你的追兵,先渡过洛水,逃得性命再说。

    “这?”郑元武一阵迟疑。

    “王爷。”李煜忽然靠近马车。

    马车之中传来一阵咳嗽声,很快就说道:“看样子,本王这个辞官的王爷也没有什么用了。”

    “不敢,不敢,王爷说笑了。”郑元武面色一变,赶紧说道:“韩县丞,张县尉,赶紧前往洛水边,征调船只、竹筏,先送王爷过河。”四百骑兵,加上两辆马车,还有一些粮草,想要渡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韩浩嘴角露出一丝苦涩,想要征调这么多的船只和竹筏,只能是找韩城的豪绅们了,只是为蔡王办事,也不敢收钱,这些钱财最后都是落到县衙头上,韩浩扫了李煜手中的黄金一眼,最后化成了一声叹息,骑着战马率先而走。

    “将军,前面就是韩城最好的酒楼,归雁楼,下官已经命人准备好酒菜,不如先去喝上几杯?”郑元武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用了,王爷正病着呢!不想见生人,我们直接去洛水。县令大人可以让人将这些酒食送到洛水。”李煜岂会在这里耽误时间,赶紧说道。话音刚落,马车内又传来几声咳嗽声,隐隐还有女眷的声音。

    “也好,也好。”郑元武听了咳嗽声,还真的以为杨智积身体不好,只能连连点头。当下就让人通知归雁楼,将酒菜送到洛水边,供大军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