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狗咬狗 隋末之大夏龙雀

    宇文天宝手执凤翅镏金鎲,一道道金光闪烁,将眼前的利箭挡在一边,但他身边,其他的士兵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纷纷被利箭所射,坠落在地,发出惨叫者不计其数。

    “可恶,可恶。”宇文天宝好不容易率领大军退了出去,俊脸气得通红,虎躯一阵颤抖,他从来没有受过如此憋屈的,居然被自己人挡在城外。

    “哈哈,你这逆贼,还想在诈本官,也不看看本官是谁,荥阳郑氏岂是你这样的逆贼可以欺诈的,本官若是你,此刻就应该退出百里之外,不然的话,等到宇文述大将军大军到来的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郑元武哈哈大笑。

    “大人没想到军功从天而来,这些叛军还想着欺骗我们,哪里知道杨将军临去之前,早有告诫。”身边的韩浩哈哈大笑道。

    “哈哈,叛贼就是叛贼。”郑元武连连点头,对着宇文天宝大声吼道:“叛贼,你若是不退去,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该死的家伙,本将军就是宇文成都,朝廷的钦封的镇殿大将军,陛下册封天宝大将军,还不与我打开城门。”宇文天宝声色俱厉,他扬起手中的凤翅镏金鎲,大声吼道:“这是本将军的凤翅镏金鎲,天下之大,还有谁是这样的兵器?”

    火光之下,凤翅镏金鎲金光闪闪,加上宇文天宝浑身金甲,英武不凡,说实在的,天下之大,如此装扮还真的只有宇文天宝这一号。

    城墙上的郑元武等人面色一愣,脸上露出一丝疑虑来,郑元武迟疑了一阵,说道:“哼,一件兵器而已,谁都能打造,你说你是天宝大将军就是天宝大将军吗?如今已经入夜,谁也不知道,万一你是叛贼当如何是好?等明日再来看看。”

    郑元武底气有些不足,但最后还是没有打开城门,谁也不敢保证对方到底是谁。万一如同李煜所说的,眼前的大军是敌人所扮,那就不妙了。

    “可恶,现在打开城门,本将军要去追杀叛军。”宇文天宝哪里能忍受这样的屈辱的,被阻挡在城下不说,更会阻拦他追杀叛军的时机。

    “胡说,这里哪里有什么叛军?我看你就是叛军。”宇文天宝没有想到,自己不说这句话还好,说了这句话,顿时让郑元武大怒,心中更是怀疑城下就是杨玄感的兵马了,从韩城过去,哪里有什么叛军?若是有叛军,岂不是说明他郑元武是瞎子吗?这让他哪里能忍受。不管是他,就算是韩浩等人也忍受不住。

    “放箭,他们是叛贼,放箭,射死他们。”韩浩勃然大怒,不待郑元武说话,自己就大声吼道。城下的叛军实在是可恶了,居然把自己等人当做傻子,还去追杀叛军,看样子杨将军说的要道理,这些叛军是想将蔡王生擒活捉,从而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实在是太可恶了,难道自己这些人都是蠢蛋吗?连对方是不是叛军都不知道?

    “放箭,放箭,射死他们,他们都是骑兵,不擅长攻城,射死他们。”郑元武大声吼道。能阻挡这些叛军一时片刻,那也是战功。加上他看出来宇文天宝等人是叛军,根本不会攻城,黑暗之中,想要夺取韩城更是困难,所以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攻城了。

    城下又传来一阵惨叫声,显然又有士兵中箭。短短一刻钟,居然有数百人被射杀,可怜这些人,没有死在战场之上,反而死在自己人手中。

    “将军,韩城县令不会让我们现在入城的,不如等过了今夜,明日再来找他算账,晚上攻城,必定会让兄弟们死伤无数。”身边的亲兵赶紧说道:“相信凭借我们的速度,叛军跑的再远,也不可能逃脱我们的手掌心。”

    “可恶。”宇文天宝听了恶狠狠的挥舞着手中的马鞭,自己本身就落后李煜身后很久了,现在再拖延一个晚上,想要追上李煜就难上加难了。想到这里,对守城的郑元武心中更是愤怒了。

    “走。”宇文天宝看着城墙的火光,面色阴沉,狠狠的抽了一下战马,转身就走,在这种情况下,宇文天宝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暂时忍受屈辱,离开韩城。再在这种情况下,大军继续进攻,只能是损兵折将。

    城墙上的郑元武看的分明,不由的哈哈大笑。不管怎么样,敌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撤军。

    “大人,若城下的军队?”韩浩低声询问道。

    “那又能如何?城下谁知道对方是谁,若真是叛军,这个时候打开城门,不是开门揖盗吗?若真的是宇文将军的话?”郑元武面色阴晴不定。若真的是宇文天宝亲自领军前来,事情就有些不妙了。他拍着城墙垛说道:“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叛军,蔡王殿下怎么可能是叛军呢?”

    韩浩等人也纷纷点头,这个时候也只能是如此,谁不会认为蔡王是叛军,天下之大,谁都知道,蔡王对陛下忠心耿耿,又怎么可能叛变呢?

    而此刻,在宜阳城,宜阳令杨秋在大厅内走来走去,他是弘农杨氏的旁支,所以才能做到宜阳令,若是以前,他这个宜阳令还是很舒服的,背靠弘农杨氏这颗大树,莫说是在宜阳,就算是东都附近,也不会将他怎么样。

    但现在的情况不妙,杨玄感居然兴兵造反了,近二十万大军西进进攻关中,这下可是将整个弘农杨氏推向了天下的浪潮之上,杨秋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恐惧,因为他也是杨家的人,若是胜利了,自然跟着后面鸡犬升天,若是失败了事情恐怕有些不妙了。

    “先生,你认为楚国公真的能成功吗?”杨秋看着身边的中年人,他是杨秋的幕僚叫做朱玉,是宜阳城内的教书先生,倒是有些智谋。

    “大人不是知道了吗?若是成功了,小姐岂会来宜阳?”朱玉低声笑道。

    若是成功了,杨若曦只能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唯独只有失败了,才会来宜阳。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杨秋双目灼灼生辉,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无非两条路,一条路迎接杨若曦,辅佐杨若曦,另外一条路,就是斩杀杨若曦,用来保住的安全和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