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想要我的命,我就先要你的命 隋末之大夏龙雀

    县衙后宅,杨秋和夫人赵氏正陪着杨若曦,赵氏只是宜阳当地豪强之后,虽然生的不错,但哪里和杨若曦相比较,以前每次拜见杨玄感夫人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唯独现在变的不少,看着杨若曦的眼神,充斥着一丝怜悯一丝不屑。

    “若曦,族长虽然战败,但毕竟是出自我弘农杨氏,就算陛下要找国公算账,也不会牵连到你的,等过段时日,叔父亲自送你回华阴,这段时间你就好生住在这里吧!”杨秋笑呵呵让人撤了饭菜,对杨若曦说道。

    “是啊!弘农杨氏天下闻名,谁还敢放肆?”赵氏矜持道:“你叔父在朝中也认识不少人,帮国公脱罪或许有点困难,但帮助若曦还是很容易的。你先住在这里,等上几日,就送你回华阴。”

    “父亲已经将侄女许配给李公子,接下来一切,都是李公子做主。”杨若曦摇摇头,她冰雪聪明,虽然杨秋和赵氏看上去十分和善,但她总感觉,那和善的笑容下面,总是掩藏着什么。

    “哼,提到李煜,我就不明白了,那大夏龙雀乃是我杨氏至宝,岂能送给他了。”杨秋顿时有些不满了,在城下的时候,他就看到李煜手中的大夏龙雀了,身为弘农杨氏的人,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个大夏龙雀呢?只是当时在城外,不好动手而已。

    “因为我能保护若曦。”杨若曦正待回答,忽然外面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就见李煜手执战刀大踏步走了出来。

    “你,你什么东西,居然来后宅放肆!啊!”赵氏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眼前寒光闪烁,顿时捂着脖子倒了下来。

    “你!”杨秋面色一变,指着李煜说不出话来,没想到李煜一言不合,就斩杀了自己的妻子。

    “哼,就你这样的废物,也想着算计本将军,本将军数百人就敢冲击宇文述的大营,夺取宇文天宝的战马,你算是什么东西,倚仗着楚国公的名声,才做到宜阳县令,现在楚国公刚刚战败,你就想谋算他的女儿,猪狗一样的东西。”李煜冷哼道。

    “你,你胡说。”杨秋面色一阵慌乱,双目中尽是惊恐之色,没想到自己的一切居然被李煜知晓,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叔父,真是这样吗?”杨若曦冰冷如霜,凤目生威。虽然她不喜欢杨秋刚才的话,但没有想到,杨秋居然敢谋算自己。

    “若曦,怎么可能,这家伙分明是看在国公战败,另有阴谋诡计。若曦,你要相信你叔父才是啊!”杨秋不知道自己哪个环节出错了,赶紧辩解道。

    可惜的是,杨若曦以她的行动表示自己的态度,她静静的走到李煜身边,凤目冷冷的望着杨秋。

    “嘿嘿,你的幕僚朱玉已经招了,怎么,需要对峙吗?”李煜不屑的望着杨秋,说道:“像你这样猪狗不如的家伙,留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对了,还要多谢款待。告辞。”

    李煜拉着杨若曦的玉手就出了大厅,在他身后,一声惨叫声传来,李煜的亲兵毫不犹豫的执行着李煜的命令。将杨秋斩杀。

    “公子。”杨若曦声音中充斥着一丝疲惫,显然是被杨秋的所作所为打击了。

    “杨姐姐,不要理会这些人,这些人眼中只有利益,哪里有什么亲情。”杨晴儿罕见的劝说道。倒是让李煜心中啧啧称奇。

    “世人多是如此,没什么可奇怪的,你得势的时候,这些人蜂拥而来,阿谀谄媚,当你失势的时候,这些人恨不得都在你身上咬一口,都在你身上踩两脚,杨秋就是这样的人。”李煜摇摇头,说道:“走吧!我们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连夜离开这里。”李煜已经习惯这一切,在离开杨玄感大军的时候,对这一切就有了预感。

    “走吧!公子,我知道了。”杨若曦深深的吸了口气,看了李煜一眼,又低头说道。任何人经历了一次背叛之后,就成长了许多。

    “公子,县衙。”身后庞珏面色阴冷。

    “留在这里,让宇文老贼看看,也让那些敢算计我们的人看看,谁想要我们的人头,我李煜就先要了他的人头。走,连夜离开宜阳。”李煜目光闪烁。

    四百骑兵护卫着李煜、杨若曦连夜离开了宜阳,带走的还有县里面的几十匹战马,现在李煜的骑兵还不能做到一人双骑,但李煜相信,迟早会做到这一点的。

    第二天一早,宜阳县丞就发现杨秋被杀,县尉杜春被擒的消息,赶紧派人禀报关中和东都,一时间掀起了轩辕大波。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在韩城,宇文天宝好不容易等到了白天,他迫不及待的率领大军来到城下,看着城墙的守军,顿时气得暴跳如雷,没想到自己堂堂的镇殿大将军,居然在一个小小的韩城城下被人挡在外面,兵马都损失了不少。

    “让韩城令出来答话。”宇文天宝大声吼道,到底是中气十足,瞬间就惊醒了城墙上的守军。这晚上看的不清楚,可到了白天的时候,城墙上的士兵顿时感觉不大对了。

    城下的士兵盔甲整齐,手里面拿到都是制式兵器,为首之人高大健壮,手上拿着的是一件奇形兵器,身上穿着金甲,非同一般。

    郑元武很快就赶了过来,看着城下整齐的军队,还有宇文天宝手中的凤翅镏金鎲,顿时感觉有些不妙了,他对身边的韩浩说道:“听说宇文大将军的孙子宇文成都手上的兵器,叫做凤翅镏金鎲,不会是真的吧!”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都说对方是假的,唯有如此,才能脱罪。”韩浩也有些担心了。昨天晚上他们也看见了凤翅镏金鎲,但到底是夜晚,看的不清楚,生怕出了问题,加上李煜的一番话,更是让两人提心吊胆了。

    “对,对,我们并不认识什么宇文成都,也不认识什么凤翅镏金鎲。”郑元武赶紧说道:“我们只认识兵符,只认识宇文大将军的命令。昨天,天宝大将军好像什么都没给。”郑元武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脸的得意,他为自己的急智感到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