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9章 当铺门前 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

    “他怎么也死了!他可比那个蠢货要谨慎得多!”

    仙子脸色大变,神色与神子一般无二。

    “加紧先去咸阳!”

    仙子暗道一声,随后不准备休息了,连夜赶往咸阳。

    东海沿岸。

    已经不是东海海边了。

    这是一处密林。

    似乎密林和死亡,总是挂钩的。

    圣子的尸体倒在林中,就像普通人被击杀了一般无二,并未有什么奇特的变化。

    魔子那一瞬间的五子同元,着实是要了圣子的命,否则,他或许还能再多逃两天。

    毕竟他的轻身功夫,要比盖聂和卫庄都要好上那么一些。

    “中原似乎乱了。”

    卫庄说道。

    “有当铺在。”

    盖聂到。

    “入岛吗?”

    卫庄淡淡开口。

    盖聂没有说话,却是已经往回走了。

    邯郸城外,遍地尸骸。

    被小林吸光内力直接死掉的魔人不多,大多数都只是苍老得倒在地上,难以站起身来。

    但是此时他们都死了。

    玄翦就那么一个人,走在偌大的战场上,凡是有活着的,便被一剑杀死。

    黑白双剑杀了三天三夜,终于不再有一个活口了。

    医家的人在老林的尸体上涂抹了草药,能够保持尸身不腐,另外,小高也死了。

    雪女未曾哭泣,只是癫狂的在高渐离的尸身前舞了整整一夜。

    “老林,我带你回去……”

    玄翦回到了邯郸城,身后竟跟着数千道虚影,一声煞气犹如九幽的魔神。

    那些虚影,都是玄翦杀死的人。

    传闻玄翦的剑能够吞噬人的灵魂。

    这件事儿,是真的。

    当铺的人带着老林的尸体回去了,小林依旧是昏迷的状态,而巴韶也昏了过去。

    一日间接连使用六次金刚不坏神功,加上体内的内力狂暴,就算是他的身体强韧,也撑不住了。

    他甚至以为自己要裂心而亡了。

    好在,他的呼吸还算平稳,似乎只是力竭睡了过去。

    当铺的门口,一个青年面无表情的站在老乞丐的前面。

    老乞丐知道,这是当铺的老板。

    看起来没有什么非凡之处,像级了一个富家公子。

    他已经站在这里十天了,似乎在等些什么。

    远处,三道身影走了过来。

    从天上走过来的,横跨了好几条街坊。

    三人落在了杨宇的面前。

    为首的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子。

    端庄,秀丽,不食人间烟火,像极了传说中的仙子。

    可是杨宇却未曾看他们一眼,眼神只是静静的看着远方。

    “你是当铺的人?”

    仙子开口了,语气中带有无上的威严和高傲,仿佛是在审问犯人。

    杨宇仿佛没有听见。依旧定定的看着远方。

    风起了,吹动了杨宇的衣摆。

    傍晚的斜阳总是落的很快。

    咸阳的山多,斜阳很快就坠进了山谷,只剩余晖。

    面前三人的影子也被无限的拉长了。

    仙子皱起了眉头,眼神却是看见了在大厅中搬桌子准备吃饭的老段。

    “断回影?”

    仙子认识的仙将不多,断回影算是其中的一个,即便是现在的模样,也能认出。

    “过来。”

    仙子淡淡的开口,断回影却也似乎是聋了,自顾自的生火做饭了。

    当铺门口的老乞丐轻笑一声:

    “这当铺有些魔力,能够让一个仙人,变成一个牲口。”

    老乞丐实在是不起眼,导致知道他说话了,仙子菜看见他。

    顿时仙子的瞳孔便是一缩。

    若说仙子极少认识先将,那么这五座岛屿中,射艺最强的一位仙尊,她便不可能不认识了。

    她甚至曾经想过招揽,可惜这家伙是神子的死忠派。

    “毕瑕罗?你怎的落入如今境地?”

    仙子开口,就在这是,当铺大厅中的老段开口了:

    “没水了……”

    老段的声音不大,却是刚好能够让老乞丐听见。

    老乞丐慢悠悠的站起身来,伸手拍了拍屁股,走到当铺里面,去拎水去了。

    仙子目光一寒,看着老乞丐,忽然双目中爆发一阵精芒。

    顿时老乞丐的身形便顿住了,并不住的颤抖起来。

    然而就在同时,仙子忽然感觉到了浑身一阵颤栗。

    那是一种恐惧。

    可是她不明白,她为何会莫名其妙的恐惧,恐惧什么?

    她扭过头来,正好看见目光一直平视远方的杨宇,不知何时,一双冷漠的眸子已经看向了她。

    双目对接的一瞬间,仙子便猛然尖叫一声,随后伸手捂着双眼便蹲在了地上,喉咙中发出痛苦的哀嚎。

    而她身后的两个仙尊却根本没有管她。

    杨宇的头又扭过去了,仙子墩子地上,手捂着脸,逐渐的也不在哀嚎了,然后平静的站了起来。

    双手放下,两颗圆滚滚的球状物体,同时从脸上滚落了下来,在地上弹跳了两下便不动了。

    仙子的眼睛依旧睁着,只是原本明亮的大眼睛,此时却只剩下了两个空洞。

    里面布满血丝的息肉在向外翻着,能够隐约看到连接眼球的血管。

    但是没有鲜血流淌,干干净净的,只是两个眼睛已经成了空洞而已。

    “咔哒……咔哒……”

    远处传来了马匹的声音,和车轮滚动的声音。

    夕阳余晖下,一辆马车挡住了不少的夕阳晚照,让很大一块地方,都变得漆黑了。

    马车上放着棺材,两边有人,一步步的跟着马车走,护着马车走。

    没有人愿意碰触这晦气,所以老远的看见了,也便都躲开了。

    “你在等他。”

    仙子开口说道,仿佛刚刚丢掉两只眼睛的,并非是她一样。

    杨宇自然依旧没有开口。

    “那些,都是当铺的人?”

    仙子再问。

    其实已经不用杨宇回答了,仙子已经完全明白了。

    只是不知,她的两颗眼球在地上,是如何看见远处有马车来的。

    马车拖着棺材,停在了当铺的门前。

    原来不止一辆马车,还有两辆。

    一辆是带顶的马车,一辆则是农家拖运米粮的大长板车。

    巴韶躺在上面,三匹马在前面拉着,双腿还拖在地上。

    最后面是小林的马车。

    大林……此刻已经还是玄翦,他的黑白双剑未曾收起。

    他静静的站在棺材旁边,默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