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5章 阿房宫废墟 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

    内力流窜别处,这意味着,妖子在重伤垂死的情况下,还要遭受一次走火入魔的痛苦。

    “轰隆”一声,妖子暴体了。

    他只能选择自爆身亡,趁着他还有力气自爆的时候。

    这爆炸自然是波及到了站在一旁的巴韶,可是巴韶却如同那狂涛中的礁石一般,连晃动都未曾晃动一下。

    一把抹掉脸上的血肉,巴韶扭头走了。

    少司命去齐国临淄了,这可是二师母。

    听说二师母以前是阴阳家的人。

    这个曾经支配了诸子百家的恐惧名词,对于巴韶来说,当真和名家杂家,甚至是小说家之流没什么区别。

    同样是诸子百家而已。

    半年之前,项少羽刚拜入杨宇门下没多久的时候,那时候,老林还没死。

    楚国的军队发生了些许的动乱,不过很快便平复下去了。

    不过半日的时间。

    不过这很快被平息下去的变乱之后,楚军的军队士兵们,忽然发现他们曾经有幸远远见过那么一两次的首领,忽然续起了胡子。

    满脸的胡子,看起来更加威风了许多。

    身边也一直跟着一名娇美的主母,人称虞姬。

    “亚父,你不必劝我,这子婴乃是秦皇室最后一丝血脉,只要斩了他,秦王室才算是彻底断了根。”

    楚军已经入了咸阳皇宫了。

    续了胡子之后的项少羽……哦不,现在是项羽,那少字,已经被丢弃了。

    他现在,似乎变得异常霸道。

    项羽和刘季做了赌约,谁先进入咸阳王宫,谁便是这天下的主人。

    楚军的实力自然是远超汉军的,这个赌约,项羽十拿九稳。

    然而最终的胜者,却是汉军的刘季。

    秦王子婴知晓自己大势已去,并且刘季给的条件的确是不错,所以便打开城门投降了,迎接了汉军入驻咸阳皇宫。

    但是项羽怎会甘心失败,等他到了咸阳王城,直接兵临城下,楚军大军围城,气势压迫得天空的云彩都成了黑色。

    楚军毕竟比汉军强大太多,刘季知晓,自己不可能是项羽的对手。

    于是天下便都知道,那赌约不算数了,汉军算是给楚军打下了天下。

    楚王项羽进驻咸阳城。

    “大王不可冲动,那刘季为何不杀子婴,并将子婴留给大王?大王若是杀了子婴,只怕要中了那刘季的圈套。”

    “哼,亚父,你不必再说,那子婴竟敢投降了那刘季,本王定当斩他,一个子婴而已,他刘季能留什么后手?”

    项羽自信的说道。

    项羽身边的那些弟兄们一个个的也是站在项羽这边。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楚军阵营,谋士似乎已经边缘化。

    于是子婴被杀了,设计杀了一代大太监赵高的子婴,被楚国的王,项羽给杀了。

    天底下都知晓了这件事儿。

    没过多久,秦二世胡亥劳民伤财建立起来的阿房宫,被项羽付之一炬。

    大火烧了半月有余。

    是时,当铺,夜。

    当铺里面的几个人看着那远处的火光,心中都是露出了些感慨。

    “哼,胡亥奴役民众,修建这阿房宫供自己享乐,早就该毁了。”

    小林怒气冲冲的说道。

    大林没说话,他心中似乎有两种想法在纠结。

    老林倒是开口了:“这都是钱啊!”

    杨宇呵呵笑了笑:“这便是贵族与民众想法的不同了。那阿房宫虽然劳民伤财,但现在终究是建立了起来,乃是一个不小的工程,花费更是无数。如今被项羽付之一炬,什么都没了,在民众看来,其实是遗憾伤心,多过于大仇的报的。”

    “唉……”

    大林叹了口气。

    他就说他心里怎么会有两种想法,现在被杨宇这么一说,便都明白了。

    “所以这贵族组织的军队,始终是不太适合掌管这天下的,他们不懂民众之疾苦。”

    大林叹气到。

    “可是汉军还能反攻吗?”

    老林说道。

    “项羽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儿,就是没有将汉军赶尽杀绝,而是将蜀地留给了汉军。”

    杨宇淡淡笑道,随后回头喊了一声:“巴韶,走了!”

    夜,月正圆。

    一个巨大的身影跟在当铺老板的身后,一步步的走向了远方。

    “大林老林,为什么每一次你们回来,掌柜的就会离开啊。”

    小林问道。

    “因为有些事儿我们没有办法做到,掌柜得到只能亲自出手了。”

    大林和老林有些无奈的说道。

    “哦,这样啊……”

    小林看着远处在月光下的人影,撅着嘴巴回房间去了。

    ……

    杨宇站在阿房宫了的废墟上,回想着那夜。

    老林是第二天走的,再回来,便在棺材里了。

    在杨宇的身后不远处还有三具尸体。

    海外五岛上的三位巡天使,仙岛主人在人间行走的替身。

    这意味着,只要五位岛主不出岛,那整个天下便都可是他们的,他们能够为所欲为,无尽的牲口用之不尽。

    然而如今,十个死了八个,两个不知所踪了。

    杨宇往前慢慢的走着,很快走到了阿房宫的废墟中心。

    不过短短的半年时间而已,阿房宫的灰烬还有很厚的一层。

    不过也只有灰烬了。

    其余的东西,哪怕是一段被烧的焦黑的木头,也被人抗走了。

    阿房宫的用料没有不讲究的。

    就算是那些没有完全被烧毁的木头,将外面一层去了,里面的心,依旧是能够卖不少钱的。

    还有许多漂亮的瓦片。

    至于里面的宝物,项羽的楚国大军搜刮了一些,剩下的,也被闻风而来的权贵们,大盗们,以及一些江湖人士搜刮走了。

    一层层的搜刮下去,此时这阿房宫的旧址倒算是非常干净了……除了色彩是黑色的之外。

    大火将阿房宫中的湖泊都给烧干了,半年的降雨,也不过填起了大半。

    湖上的石桥早就倒塌了。

    被烧过的石头,也是阿房宫中,极少数真正没什么用的东西。

    杨宇走到了湖边,湖里的水浑浊无比,水汽都透着一股焦糊的味道。

    杨宇在湖边慢慢的蹲了下来,伸手在漆黑的泥土里面刨了刨……

    一把青铜小壶被杨宇掏了出来,上面已经有裂缝。

    杨宇在浑浊的湖水中将壶上的泥土洗去了。

    这是一尊方壶,不过巴掌大小,上面有龙纹,和上古尧舜禹之前的原始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