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丁一可又飘进来 深夜出租屋

    十六乙瞪了万宝路一眼。

    “不承认就当着大伙的面,听听万宝宝说啥了?”

    “好!我现在打开微信,你们听吧……”

    万宝宝在微信里留言说:“下班了吗……帅哥!我哥说咱俩同岁,同岁有共同语言,咱俩就交个男女朋友呗……”

    万宝路一听,脸先红了,这个万宝宝,做为一个女孩子,也不矝持点儿……尽给我掉链子。

    “怎么样……时代变了,现在都改成女追男了,阴盛阳衰了,快回应啊!”

    吉吉沉默半天了,这回抓住话柄了,看着十六乙说。

    “什么跟什么啊……路路哥,你们俩不是龙凤胎吗?怎么能跟我同岁呢?”

    十六乙疑问着。

    “是啊!宝宝应该也是23岁吧?比十六乙大三岁呢……”

    卜太白不解风情地说。

    “不是说,女大三抱金砖吗?宝宝刚好比六乙大三岁,多好哇,绝配。”

    “就像卜太白比吉吉小五岁一样,女大五最有福。”

    万宝路边往嘴里扔水煮花生米边瞎扯着。

    “路路,这话我爱听,我都追到家里来了,卜太白还没答应呢……”

    “火候还不到,时间长了,自然水到渠成……就像我和甲醛,早晚都要成为好朋友,你们大家说,是不是啊?”

    甲佳佳的脸上顿时袭来一片红晕:“胖子,你又在胡说八道,还要让二货再揍你一顿。”

    她说完就给了万宝路一拳。

    “你们俩快别打情骂俏了,说十六乙跟万宝宝呢,怎么又拐向我们这些人了呢?”

    卜太白看着吉吉说。

    “那我得先告诉万宝宝,我比她小三岁,不能骗她,你们说是不是?”

    大家都点点头。

    “对了,甲佳佳,问你一个正事儿,明天晚上是周末,你们乐队在木庄酒吧里的演出,我们可不可以带其他的朋友去给你助兴啊?”

    万宝路用胳膊肘碰了一下甲佳佳问,他想起今天下午十六乙的那个领导白毛说,他要认识一下甲佳佳。

    “当然可以了,人带的越多越好,撑场子吗……”

    “对了,吉吉小姨,你明晚上也去看我们乐队的演出吧?”

    甲佳佳邀请她,吉吉点点头答应了。

    几个人一直喝到12点多才散场,因为明天是周末,大家都不用去上班。

    …………

    快睡觉时,十六乙突然想起,明天下午一点白毛来接他们去看两个丁一可的住地……

    一个多小时就能看完,三点可以到木庄镇看那些艺术家的工作室,周末刚好公开开放。

    那些艺术家跟鬼魂的生活规律差不多,白天睡觉,晚上在镇子里游荡,为了迎合那些夜猫子的艺术家,那里的商店和超市,还有咖啡馆酒吧,都是下午才开门营业。

    十六乙想到这里,去卫生间冲了个澡就睡觉了,今晚二货不在,他真还有点儿想这只懂人语的猫,但愿今晚还能睡个好觉……十六乙祈祷着。

    因为喝了酒,又睡得太晚,十六乙刚刚粘上枕头就睡着了……大约两点多,他又被一阵高跟凉鞋踩地板的“哒哒”声音惊醒……

    还是前几天那一套,音乐响起,丁一可穿着一袭白衣出现,开始读诗:我带着一种朦胧的感觉/朝着记忆的方向展开思维/每当来到玫瑰花盛开的地方/都有一场血腥的屠杀……

    玫瑰生长在陈年的往事上/它在秋日的阳光下回忆/在各种季节的花坛上/它在品尝情侣口中的糖……

    玫瑰受伤是在一个午后/我抚摸它流血的伤口/谁能为它找到死亡的证明……

    悬官携着它阴险的微笑/等到玫瑰的到来/预示一个生死存亡的季节(这是作者原创的诗歌,不是水文)。

    十六乙蒙上头装做没醒,一直把诗歌听完,实际上这首诗歌只有14行,但这14行的诗歌却写清楚了一个人的死亡时间,就是玫瑰盛开的季节。

    丁一可好像又在地板上转了一圈,她又开始朗诵……

    十六乙蒙着被子问着自己:抓不抓?好像正是时候,如果抓,她又摆我一道怎么办?

    今天虽然不上班,但下午一点还要陪白毛师傅去看丁一可的墓地,晚上还有演出。

    算了,让她折腾去吧!今天如果没事儿,他肯定又上去抓她了。

    十六乙使劲翻了一个身,砸的床板子都响,丁一可有可能听见声音了,立即就消失了,房间里一下子又寂静了。

    十六乙睡着了,这次居然梦见了大眼睛的万宝宝,我并没有答应她做男女朋友啊……只告诉她自己比她小三岁,她还回微信管十六乙叫小屁孩呢!

    她晃着脑袋管他叫小屁孩,竟然一连喊了不知道多少声,一直把十六乙喊醒了,他睁眼一看,已经八点多了,必须马上起床。

    他跳下床拉开窗帘,二货竟然趴在落地窗前,他立刻打开了与落地窗子相连的房门,二货看了十六乙一眼,冲他“喵喵”地叫了一声,抖抖毛站起来,跟着他进了卧室。

    十六乙边换睡衣边问二货:“你是怎么到我家里来的?是不是从楼上的阳台上跳下来的呢?”

    “喵喵……”

    到你家来,对于我太小儿科了!

    就是还没有找到进你卧室的通道;我早晚会找到的。

    “不行,我还听不懂你说啥?”

    二货上去就把十六乙的手机从枕头底下拿到了爪子上,打开手机就开始上网。

    此时,十六乙已经换好了衣服愣在了地板上。

    二货在网上找到了宠物翻译器的消息,把手机递给了十六乙,然后,还用爪子往耳朵上指指。

    十六乙点点头,找了一款能放在耳朵里比较隐蔽的宠物翻译器下了网购订单。

    “好了,后天就能送到,我就能听懂你讲话了!”

    “对了,二货,我昨天发工资了,昨晚上听甲佳佳说:你最爱吃白饭小鱼干……我也可以下单给你买一些,请你吃!”

    二货居然点点头答应了,十六乙开始搜索,妈呀……一盒100克就77元,先买5盒吧……够吃一个月了吧……这可是零食啊!

    他刚刚下完单,就听有人敲外面客厅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