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纸扎人二货 深夜出租屋

    邢安斯帮十六乙把旅行箱子搬到了他的房间,然后,他们马上洗干净了手,跑向了宾馆里的饭店去和卡尔他们汇合……

    十六乙开始和二货他们打招呼,一起点菜又点了一些啤酒,开始吃起了牛肉萝卜馅儿的大包子。

    导演左卫星过来和十六乙打招呼,他告诉十六乙,明天再补一天镜头,他跟他们一起回京北,拍警猫卡尔。

    十六乙并没有惊讶,肯定是二货把他整到京北马腾龙的剧组了,美工邢安斯也是他整进来的……

    十六乙没有和二货他们去跟马腾龙签协议,当时是万宝路跟他们去的,他并不知道那时候,二货就把导演左卫星整进警猫这个剧组了。

    这时,一帮动物正围着卡卡听他讲故事呢,香香的牛肉包子他们都不吃了,邢安斯也混在这帮动物们的中间。

    十六乙猜测:卡卡肯定再给他们重复他回来路上讲的故事呢……邢安斯正坐在卡卡旁边补充呢,这回二货又有素材写剧本了!

    十六乙知道,后天他们就可以回京北了,可是徐多多明天能回来了吗?他的悍马是不是也开到通化去抓人了呢?

    他正边吃包子边想呢……手机电话突然响了,接起来一听,正是徐多多打过来的:“老铁,到春城了吧?”

    “到了,想曹操,曹操就到了,你们抓人顺利吗?”

    “顺利,你现在快过南湖公园大酒店的红缘酒吧来。”

    “是喝酒吗?我正吃牛肉包子呢……都吃饱了,你们先喝,我一会儿再过去。”

    “不是喝酒,有案子了,需要你和二货的帮忙。”

    一听说有案子,十六乙的眼睛立刻就亮了,旅途的劳累,瞬间一扫而光……

    他从盘子把剩下的几个牛肉包子用塑料袋一装,叫上正听得渐渐有味的二货和讲得鸟嘴已经冒出吐液的卡卡,就往饭店外面跑去打车。

    “喵呜呜……”怎么了?卡卡还没有讲完呢……

    “出现场,怎么……二货,你不想去吗?”

    “喵呜呜……”太好了,卡卡快打车。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十六乙和二货的身边,三个立即钻进了车里,开车师傅问:“去哪儿?”

    “南湖公园酒店的红缘酒吧。”十六乙告诉他。

    “去喝几杯,动物能喝吗?”开车师傅又问。

    一看开车师傅就是一个比较爱说话的人,十六乙并不想陪他聊天,回头看了一眼卡卡,向他挤了一下眼睛……

    卡卡已经明白了一切,立即说:“我们虽然都是好孩子,可是我们都非常能喝,我和这只猫喝一箱啤酒基本没问题。”

    “哇,你这只鸟怎么这么会说话呢?”出租车师傅瞪大眼睛惊讶地问。

    “因为我是一只智慧的鹦鹉,他是一只智慧的猫咪!”

    “妈呀,第一次见到过这种鸟,不但话说的好,竟然还会喝酒,我今天可大开眼界了!”出租司机又特别惊讶地看着十六乙说。

    “成天叨叨,吹牛皮,反正他就是一只鸟,怎么说都不犯法。”十六乙笑着说。

    “要特别会说,别人才信啊……我就信了,这要花多少钱,才能养好这一猫一鸟啊?”

    “好养活极了,我吃啥他们吃啥,从来不挑食的。”十六乙自豪地对司机师傅说。

    “难道是人重生的吧……动物都是有自己的食物的,我家养过猫,只吃猫食品。”

    “师傅,你也不简单啊……重生的词你都知道,你信吗?”

    “听多了,我就信了,天天在宾馆的电影电视剧组等活儿,闲着没事我就听网络小说,听着听着就感觉这世上肯定有这么回事儿……”

    十六乙一听出租车司机都相信重生了,那么二货和卡卡可能都是特别聪明的人重生的呢……

    “聪明的鸟,我们到了,进了宾馆左侧拐弯就是你们要去的红缘酒吧……”

    十六乙给出租车师傅从钱包里拿出100元钱递给他。

    “这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多警车呢?”出租车司机边给十六乙找钱,边看着宾馆门口说。

    十六乙接过司机找的钱,打开车门扛起二货,三个家伙就往宾馆里面跑,让门口的两个警察叔叔给拦截住了:“里面发生案件了,你们暂时不能进去了。”

    “我找刑警队的徐队长,是他让我们来的。”十六乙对警察叔叔解释着。

    这时,二货已经给徐多多发了微信:“徐叔叔,我们在门口。”

    徐多多正拿着手机在酒吧里转悠呢,等着十六乙他们,一看二货的微信说,他们已经到了宾馆门口,他转身就往酒吧的门外面跑。

    警察叔叔看见徐队来了,立正敬礼说:“徐队……”他转身指着站在身后的十六乙和二货又说:“他们来找你。”

    “六乙,二货……快跟我进来!”徐多多拽着十六乙的胳膊就往酒吧里急速走去。

    酒吧的门已经用胶带隔离了,徐多多在外面的警用装备的箱子里,拽出一大一小两件白色防护服,递给十六乙说:“你先穿上,小的防护服让二货先对付穿。”

    十六乙几下就穿完了,边向酒吧里走边对徐多多说:“你给二货穿上吧……”

    徐多多从兜里掏出一把军用刀子,把小帽子前面用绳子收紧了,然后用刀子在帽子上割开了三个洞,两只眼睛一张嘴……

    徐多多割完抻开了小防护服上下左右仔细看了看,这时二货正像人似的,站在徐多多旁边看着他的杰作呢……咧了一下猫嘴想:穿上它,肯定特别像一个纸扎人。

    徐多多看着二货咧嘴,上去就给他套上了:“唉,还正好呢……你先进去吧,我也要穿一身。”

    因为两个死者都是被犯罪嫌疑人,用一种巨毒物质毒死的,法医要求:凡事走进死者的任何人,都要穿上防护服。

    当二货穿着小小的防护服,像人一样用二条猫腿走进酒吧的时候,望京抬头看了他一眼问:“你们怎么放进来一个小孩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