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解案和调查 深夜出租屋

    受害人的妹妹又留言,她说姐姐叫夏宝宝,她叫夏贝贝,妈妈现在已经哭晕过去了,救护车已经在来家里的路上了。

    姐姐没有男朋友,因为她们俩今年还不到21周岁……”

    姐姐夏宝宝是东北师范大学油画系2年级的学生,她是吉林艺术学院影视学院制作专业2年级的学生……

    因为姐姐从小就爱交朋友,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很多,现在的这些人,有的也是她的微友。

    过时,夏贝贝突然说:“救护车来了,我要陪妈妈去医院了,过一会儿我们再联系。”

    电脑上又发进好几条贴子,徐多多也正在打开看呢……二货和卡卡也趴在电脑上看呢!

    他们看到其中一条上写着:男受害者长的有点儿像我的狗狗大耳朵……哈哈哈……

    十六乙也看见在微信上的另一条留言:男受害者,长得太像我的表哥,现在他正在意大利米兰的一个艺术学院留学呢,他还不太确定是不是他表哥?

    他这几天也没听说过表哥从意大利回北京啊……

    说话的是一个男生,微信上的名字是:见面一家一半。

    十六乙给他回微信问:“你表哥叫什么名字?”

    见面一家一半回:“叶乔。”

    十六乙又问:“那你叫什么呢?”

    “微信上有,见面一家一半。”说完,他还对着手机“哈哈……”笑了几声。

    卡卡又忍不住插嘴:“完了,脑袋又被驴踢了……”

    十六乙对卡卡用手“嘘”了声,又回头问:“他身上有什么最明显的特征吗?”

    “脖子后面有一块像5分硬币那么大小的胎记。”

    十六乙立即让徐多多给法医打电话确定。

    法医回话:“男死者的脖子后面还真有一块五分钱大小的胎记。”

    十六乙让法医拍照片发过来确定。

    最后,确认男死者就是叶乔,海关和民航也已经确定了,他是五天前从意大利飞回北京的,他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转机来春城找夏宝宝的。

    怪不得,服务生唐卡说叶乔说的外语单词他听不懂,原来他是说的意大利语或者是法语啊!

    叶乔的家境很好,父母都是在北京做生意的,因为他们盼子成龙,才把他送到意大利的米兰读书的,儿子坚决要当艺术家,父母只好依着他读了艺术学院。

    徐多多带着十六乙和二货去了夏家,查看了女受害人夏宝宝的电脑和手机上的聊天记录。

    男死者叶乔今年才22岁,比夏宝宝大一岁,两个人是在一个艺术网站上认识的,都是学油画的人,俩人一聊就特别投缘,就开始了交往和视频聊天。

    他们一共聊了两三个月,叶乔就给夏宝宝在意大利买了一身大牌子普拉达的衣服,带回来做为见面礼送给了她。

    受害前,他们住在春城的师大宾馆,这里主要是离夏宝宝上课近。

    这也是一些在网络上看见受害人的照片……由师大艺术系夏宝宝的同学们反映的。

    他们有好几个同学,看见夏宝宝和叶乔在师大宾馆出双入对的。

    徐多多和十六乙还有二货,在夏宝宝家看完她的手提电脑,又和夏贝贝聊了一会儿……

    因为她们的妈妈已经住进了医院,她的高血压和心脏病同时复发了……在现今的社会生活中……

    如果让一个单身母亲来养一对双胞胎女儿,确实有点儿吃完上顿饭,还有没有下顿饭的那种,心里空落落的感觉?

    诸多问题都是在夏宝宝死亡之后,立即就暴发了,这时候,只有妹妹夏贝贝的坚定意志,才能救了病患中的妈妈……

    她坚决不能倒下,不但要让妈妈有坚持生活下去的勇气,而且也要让妈妈早日康复,同时自己也要帮助警察叔叔早点儿抓住凶手,让死亡的姐姐瞑目。

    但是现在她才知道,她太不了解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双胞姐姐了,成天吱吱喳喳不笑不说话,打扮得时尚靓丽的姐姐,有了男朋友,怎么也不告诉她和妈妈呢?

    别的双胞姐妹都有心灵感应,她们为什么没有?妈妈说她们不是同卵双胞胎,而是异卵双胞胎。

    她们长像一点儿都不一样,姐姐过分的漂亮和聪明,而她却长相平平,性格也比较文静和内向。

    她在艺术学院的影视学院,学的是影视剪辑和影视制作,看来这个行业真的是非常适合她的。

    可是就这么一个平凡的姑娘,却一眼就被徐多多看上了,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所以徐多多就陪着这个他喜欢的姑娘夏贝贝去医院慰问她妈妈,顺便他在了解一些情况……看看夏妈妈知不知道女儿平时都和一些什么人来往?

    能不能捕捉到一些犯罪嫌疑人的信息……

    只有十六乙扛着二货,还有卡卡边向师大女生宿舍里走着边不停地感叹着。

    为了早点儿破了红绿人的案件,今天二货和卡卡都没去拍戏,反正《大脸猫探长》也拍完了……

    补镜头就让蓝猫王子和猴子他们去补吧,无论补什么镜头……只要是动物的,人们都会爱看的,现在的世界,有些动物们比人可厉害多了。

    十六乙带着一猫一鸟走进了夏宝宝住的607号寝室,此时,整个大楼都很寂静,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

    因为门没锁,三个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卡卡突然说:“世界末日来临了,人呢?”

    十六乙用手敲了一下鸟脑袋:“你别胡说八道,哪有那么多世界末日……现在是上课的时间,可能还有五分钟下课,他们就吃午饭了!”

    “我也有点儿饿了,要不然,我们跟他们一起去学校食堂吃吧?”卡卡看着二货说。

    二货摇摇大猫头,十六乙接下说:“二货不去,我们都不能去,这帮学生看见你们俩,还不把你们撸秃了毛啊?”

    卡卡又对十六乙说:“也是……一会儿我们谈完,你就请我们吃饭吧!”

    “卡卡,你又想斩我,你怎么不请我和二货吃饭呢?”

    “我没有你钱多啊!”卡卡振振有词地说。